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

【韩叶】剧透禁止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

云生结海:



@白水留苍 点的文w叶修为时间旅行者的梗,虽然对我来说爆了字数,但觉得这个梗本来可以超文艺啊结果被我写成这样【哭着




#韩叶only,一发完结,略文不对题,沐橙友情客串,OOC有




 




A.




 




叶修活了十八年,没处过朋友,没暗恋过隔壁的谁谁谁,结果他现在被告知:不愁没人要了以后你准有对象。




 




不过对象性别男的就是了。




 




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废话就在他不远处,未来的自己都被男人摁在墙上亲了!




 




苏沐橙还正等他,结果突然就被传送到不知道是哪个时间点的H市不知道是谁家的房子里。呆在人家屋子里等屋主回来就麻烦了,他在那里摸到了一套衣服走出门准备去找个人少的地方等待这次时间旅行的结束。




 




刚开始他还没事干到低头踢脚下的石子,合计着这次的时间穿越要多久才能回去。




 




他早都习惯了这回事,毕竟他从小就穿来穿去,直到他成人了也没人给他这个体质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因为这个,家里对他一直看得很紧,叶修又是不怎么服管的,终于在三年前,他偷了自家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




 




扯远了。




 




叶修走在不怎么熟悉的街道上闲逛,他凭记忆走到了一条人少经过的小道里,防止自己突然消失吓到无辜的路人。




 




然后他就听到了点动静。




 




“我说你……唔!”




 




他心说这光天化日的,小情侣够有精神,妹子挺热情。但那男的声音怎么听起来略耳熟。




 




妨碍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马踢的。他停下踢石子的动作,打算另找地方磨时间。本来他也没想抬头看那对情侣,只是转身的时候不经意地抬了头,这不抬头还好,在那个瞬间,他视线就挪不开了。




 




“靠!”




 




由于过于惊讶,他一不小心出了声,音量不大。




 




家里规矩严,叶修就算再怎么不喜,有些东西还是根深蒂固的,比如他就极少爆粗口,但这次显然属于这极少的一次。




 




叶.认为自己应该是个直男.其实没考虑过自己性向问题.修正目睹着未来的自己和别的男人在接吻。因为站位问题他只能看到自己露出的小半边脸和那个男人的后脑勺,而且看姿势他似乎还不是处于主导地位的那方。本来他对撞到情侣kiss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当主角之一变成他自己时,心情肯定截然不同。




 




很不巧,在叶修还未回过神时,他在未来的短暂一游已经结束了。




 




好像被剧透了不得了的东西,他想,剧透之神你是在玩我呢吧。




 




B.




 




叶修回来之后跟苏沐橙吃的那顿饭吃得心不在焉。




 




“怎么啦?”苏沐橙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晃。




 




“今天准备出门的时候老毛病又犯了。”叶修答。




 




她了然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这周末你要去面基?和那个大漠孤烟?”




 




“是啊。”




 




荣耀,最近很火的网游,叶修和大漠孤烟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叶修和大漠孤烟的面基的提议起始于他们一次PK,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大漠孤烟的心情似乎特别差,打得比以往都猛都狠,PK结束后叶修就调侃大漠孤烟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自己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火药味,然后说着说着就拐到了大漠孤烟真人是不是也长得很凶上。




 




“那就来见一面。”大漠说。




 




叶修漫不经心地回了个好,反正只是面个基而已,在游戏中他也大致了解了大漠孤烟的为人,还能面出啥名堂。




 




结果还真面出名堂来了,当然对现在的叶修来说,这是后话。




 




C.




 




叶修按照约好的时间站在车站门口附近等大漠孤烟,他倚在一根柱子上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他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大部分人一样有手机依赖症——他甚至老是忘记他的手机被他放在了哪里。




 




“叶修?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有点茫然地回头。




 




面前的人皱着眉,叶修在看清叫他的人的样子之后脱口而出:“大漠?”




 




因为这实在是太符合叶修心目中大漠孤烟的模样了。不过他眼前的人听到叶修说“大漠”的时候脸色变得很精彩。




 




“……你就是一叶之秋?”声音明显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叶修点头,随即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你认识未来的我?”




 




叶修觉得自己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简直要被目光戳穿了,看着眼前的人想发火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又突然觉得很好笑。




 




于是他真的笑出来了,完全不顾某人越来越黑的脸,笑完之后叶修由衷说道:




 




“看来我们以后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我觉得以后的我他大概,”顾及到大漠孤烟的脸色,他咽了咽口水,把他在耍你玩这五个字吞了回去,“跟你开了个玩笑,才没有告诉你我就是一叶之秋。”




 




“韩文清。”




 




韩文清简单地自我介绍了名字就没了下文,他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毕竟在他的记忆里他已经认识叶修很久了,而对现在的叶修来说他们不过是初次见面。




 




叶修比他见过的都年轻,也从来没有用近乎看一个刚认识的人的眼神看他,十年了,叶修看向他的眼神始终暗暗透着我很了解你的信息,像是认识了多年的好友,但似乎又比好友多了一分亲密在里面,但这他不肯定是否是他的错觉。而这些,不去对比,他都没发现。




 




叶修问他:“我应该没有自我介绍的必要了?”




 




“是,”韩文清还是抑制不住瞪了叶修一眼,“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这么长时间。叶修愣了一下,脑子里却飞速闪过两天前他穿越时间看到的场景。




 




WTF?!不会这么巧吧?




 




其实叶修心底清楚还是非常有可能的,叶修不能控制时间穿越的地点和时间,但他会空降到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的附近区域是很正常的事,而空降到过去的概率又会比到未来大得多。




 




虽然叶修对这件事持顺其自然的态度,但毕竟是少年心性,好奇心开始作祟。




 




“那哥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有什么不一样的?”




“都一样不成样子。”韩文清瞟了一眼不好好站着的叶修。




 




a.




 




要问韩文清第一次遇见叶修是什么情况,其实叶修并不是不成样子那么简单,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只披着被单的陌生男人突然从你刚刚呆的房间走出来,还理所应当地抱怨怎么没有看见为他准备的衣服,大概一瞬间就会被当成变态吧。




 




当时除了韩文清以外没人在家,只有七岁的韩文清差点没报警。




 




“你是第一次遇见我吧?”




 




因为韩文清不肯给叶修衣服,他只好裹着被单坐在沙发上,眼看韩文清还是很戒备的样子他抓抓头发,然后清清嗓子,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可是时间旅行者,来到这里是为了执行一个不得了的任务——”




 




叶修心里还在飞速构思一个情节老套的英雄故事准备逗逗年纪小的韩文清,但韩文清毫不给面子地打断他:“叔叔,这个故事很假。”




 




叶修被“叔叔”这个称呼会心一击,他单手捂着脸嘟嘟囔囔:“我居然有一天会被韩文清叫叔叔,不能好了,怎么从没听老韩提过。”




 




虽然他现在这个年龄让韩文清叫叔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后叶修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他朝韩文清招招手:“我的名字是叶修,来叫我一声叶修哥哥听听。”




 




叶修的行为让韩文清又离他远了几步。




 




“不要。”




 




“别这么着急小韩同学,”叶修靠在沙发上,姿势放松,“再等一会你应该可以看到我消失了,我还会再来的,帮我准备几件衣服好不好?你爸爸的旧衣服就可以。”




 




接着叶修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以后看见别的陌生人出现在你家,不要犹豫马上报警或者找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的。”




 




很久之后,叶修说起韩文清这次对韩文清来说他们的初次见面,调侃韩文清没有戒备心,直接就和他这个陌生人聊了那么久。韩文清对此的回应是因为他当时就觉得这个人只是个笨蛋而已。




 




实际上感觉这种事谁能说得清楚呢。




 




像是印证叶修之前的话,说完后他就消失了,沙发上只剩下叶修之前裹过的被单。韩文清眨眨眼,惊讶地看着沙发上叶修刚刚坐过的位置,半天没回过神来。




 




b.




 




正如叶修所说,他偶尔会突然出现在韩文清的房间里,而叶修的出现与消失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韩文清日常的一部分。




 




“怎么我每次来都没看见你去玩,这个年纪就这么老气横秋合适吗?”




 




叶修伸手去捏韩文清的脸,叶修很喜欢这么做,有时则是揉乱他的头发。韩文清一直觉得叶修这么做是在泄什么愤。




 




韩文清往旁边躲了躲,但还是没躲开叶修的手,拍又拍不掉,只好任他捏。




 




“幼不幼稚。”




 




也不知道他是在说叶修的行为还是在说去玩这件事,或者两者兼有。




 




叶修听到这句话捏得更狠了,不过他一直很有分寸,从来没捏疼过韩文清。




 




“小孩子就应该多跑动。”叶修边捏边说。




“我跑的时候你不在而已,”韩文清指的是早锻炼,“你才是整天不跑的那个吧。”




 




叶修的皮肤挺白的,但很明显是那种成天宅在家里不出门造成的。




 




“我那是工作需要。”他理直气壮,一点都没有自己是在找借口的自觉。




 




“工作?”




 




韩文清反问,他对叶修不是不好奇的,可是叶修故意神神秘秘的,他本人是这样说的:“剧透禁止,想当年哥就是因为被剧透然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对此韩文清不以为然,哪里会有人用一副开心的样子说自己走上不归路的?




 




“小韩同学,你不会以为我成天就待家里什么都不干吧?”




 




“你看起来那么懒。”韩文清说,想了想又问了一句:“我们以后是好友?”




 




叶修一瞬间语塞,于是就胡乱点点头,等到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他已经被传送回来了。




 




他不知道的是,韩文清把这个一记就是十多年。




 




 




c.




 




这天韩文清正在桌子上写作业,忽然听到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来了?”




“别回头啊,我穿衣服。”




 




叶修穿越时是一丝不挂的,但是韩文清不明白为什么叶修每次穿衣服都避开自己。等到叶修穿好衣服凑过来,韩文清回头问:




 




“穿个衣服而已,你每次都这么紧张作什么?”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保证一下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叶修从桌子上拿了个苹果啃了一口,拉出椅子坐下。




 




韩文清只当他在胡说八道。




 




他看了一眼叶修上身的T恤,他父亲的衣服型号比叶修的要大,套在叶修身上不算合身,宽松了点。




 




“衣服反了。”




 




叶修面色不改:“刚刚没注意,反正又不会呆多久。”




 




“你为什么每次都可以准确地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而不是别的地方?”




 




既然已经问了,韩文清索性就把疑惑的地方一起问了。




 




“你要是穿来穿去那么多年,从里面也是可以摸出点门道来的,”叶修还在啃那个苹果,“不过还好,以前的时候我就幸运值破表,从来没被直接传送到大街上裸奔。”




 




苹果不大,不一会就被叶修啃完,他站起身去扔苹果核,因为叶修衣服穿反了,韩文清顺势就看见了叶修背上的红色痕迹。




 




吻痕。




 




刚进入青春期的男生隐隐约约有了这种意识很正常,平常也能偶尔听到男生谈论这些话题。




 




韩文清突然意识到他所了解的叶修不过冰山一角,叶修的生活里不光光只有时间旅行,他有工作有家人有朋友,或许他正在谈一场恋爱,也可能他已成家。而这些,叶修从来没提过,就算偶尔触及,也打个哈哈就带过去了。




 




他们甚至不是生活在一个时空的人。




 




韩文清在分神想这些,只听见叶修那边一句:“这次好快,那小韩同志,下次见。”




 




下次见。




 




又是下次见。




 




韩文清悄悄攥紧了拳头。




 




 




D.




 




那次面基之后,两人的交流开始多了起来,不再仅仅局限于游戏上。当韩文清问叶修他将要去哪所大学的时候,才发现两人报的都是G大。果不其然,两人到了同一所大学。




 




叶修因为自己体质原因特意申请了一个单间宿舍,不仅是这样,他还经常翘课,老半天见不到人影,直到考试他班里很多同学才知道班上还有这么一号人。但这不妨碍到叶修的优秀,别的不说,光是除了体育外全院第一的成绩就很可以说明问题了。




 




到大一结束,叶修已经成为学校的话题人物,作为和叶修针锋相对的韩文清也一样。这两人不仅是在游戏上互不相让,在现实里也差不了多少,从学科成绩到实验再到竞赛,第一和第二就必定是这两位的角逐。慢慢地,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他们宿敌的传言就这么闻名G大。




 




传言归传言,私底下他们的关系好着呢。




 




“叶修,”韩文清敲着叶修宿舍的门,“别装死。”




 




叶修慢腾腾地给韩文清开门,要是不熟悉韩文清的人恐怕已经被他吓到了,但叶修完全无视,开完门就往回走。




 




“我不叫你你就不出门是吧?”




 




韩文清强行把他拽出来,宿舍外面的光刺激得叶修一下眯起眼。在外界看来,叶修不上课是因为他牛逼他天才,叶修自己的理由是怕穿越的时候毁掉别人的三观,实际上韩文清明白得很,叶修的穿越哪里有这么频繁况且是有规律可循的——这家伙根本就是懒得出门而已!




 




“别老韩,”叶修维持着被拽衣领的姿势举起双手,“我认错,我不该开小号去抢你们工会的BOSS。”




 




“我应该直接拿大号上,”叶修一脸诚恳,“这不是不知道昨晚是你带队吗,你说昨晚的无敌最俊朗是我就行,转移仇恨,不会有人怪你的。”




 




“谁说我是来说这事的?”




 




韩文清眉毛都没动一下,他早知道昨晚那个在关键时刻抢了他们BOSS的是叶修。对于叶修的话哪些该听哪些该左耳进右耳出,韩文清也早就摸清楚了。




 




“不是啊,”叶修动了动肩膀,觉得他们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那我回去了。”




 




“去吃饭。”叶修平时的伙食就是泡面和外卖,有时忘记了还会不吃。




 




韩文清锁上宿舍的门。




 




叶修感叹:“小伙子业务挺熟练,但我没带钥匙怎么办。”




 




“上次我配了一把。”




 




叶修才记起这件事。




 




他们并肩走着,一路上认得他们两个的路人纷纷表示今天出门的方式不对,也有人眼睛一亮想要偷拍的。




 




“姑娘,偷拍不太好,我要收费了啊。”




 




举着手机被抓个正着的妹子有点脸红,马上道歉:“对不起!”




 




“我跟你说,我旁边这个家伙看着凶神恶煞,其实很容易害羞的,所以下次这种事不要……”




 




叶修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韩文清伸手按了下他的头示意他闭嘴,只是临了,他也跟那妹子说了一句:




 




“他有一点没说错,偷拍不好。”




 




“是、是!”面对韩文清,妹子明显紧张起来。等她冷静过来,韩文清和叶修两人已经走远了。




 




“你宿舍是不是还有一张床空着?”




“说得你没进去过一样。”




“那好,我……”




 




他们的声音也渐渐听不见了,但只听见这些内容的妹子觉得今天她可以去跑十圈操场。




 




 




d.




 




叶修摸着下巴在看韩文清玩游戏,“那个一叶之秋很厉害的样子嘛。”




 




真是一点都不像在自夸,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不红。




 




“是很厉害。”




 




韩文清操作大漠孤烟进入竞技场,整个过程叶修安安静静地看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打竞技场。




 




“大漠,怕了没?”




 




韩文清戴着耳机,从耳机传来的声音伴着笑意。他回头看了看老神在在的叶修。




 




“怎么了?”叶修明知故问。




 




“觉得你和他很像。”




 




原来不是毫无察觉啊。




 




一叶之秋就是叶修这个事实韩文清迟早会知道,现在告诉他也没什么大碍,可惜叶修已经决定不告诉韩文清,因为那时韩文清见到十八岁的他的脸色实在太好玩了。




 




看来就算年岁增长,叶修对自己还是很了解的,十八岁的叶修得出的未来的他在耍人玩这个结论完全正确。




 




也许这也是韩文清觉得他们像的原因吧。




 




“居然会被认为和一个小鬼像,我认为应该好好探讨一下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叶修整个人跟没事人一样隐藏得太好,韩文清也就没有往一叶之秋和叶修是同一个人上面联想。




 




“没形象。”韩文清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E.




 




一开始韩文清说要搬进他宿舍,其实叶修是拒绝的。




 




拒绝无效,韩文清还是搬进来了,惊掉了一群人的眼镜:逗我呢?说好的宿敌呢?说好的互看不顺眼呢?




 




可住进来之后韩文清发现叶修居然开始往外跑了,课依旧翘掉,但不到就寝时间绝不回来。叶修是学校的名人,认识他的人只多不少,他最近经常去一家学校附近名为兴欣的网吧很快就被韩文清打听出来了。




 




韩文清决定去网吧逮人,叶修这行为明显是在躲他,有事就说清楚,躲算什么?




 




结果他就看到网吧门口附近的公车站,叶修在摸一个姑娘的头,神色柔和地和那姑娘笑着说了句“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回个信”就目送她上了公共汽车。




 




以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这姑娘在叶修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一般。曾经伴随着韩文清的焦虑又一次复苏了。




 




“老韩,还没看够?”叶修走到他跟前,“陪我去吃饭?”




 




这还是叶修头一次提出邀请。




 




他们到了一家大排档,叶修要了个两人的包间。




 




“刚刚那是沐橙,我应该提过的。他们学校来这附近办活动,她偷溜出来看看我。”




 




叶修很少主动去解释什么,甚至面对着恶意的中伤和误会,他也是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




 




“那丫头也够八卦的,跑来看我还神秘兮兮地问我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讲她竟然让我猜,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叶修的话比平时要多,虽然面上还是风平浪静,但似乎有点紧张,而且听到喜欢的人这几个关键字,韩文清的心也不自觉跟着悬了起来,韩文清把疑惑和紧张压下去,继续听他讲。




 




“没等我猜她自己就招了,她说能把你从宿舍逼出来的那必须是真爱啊,”叶修说到这里笑了,他单手托着下巴看向韩文清,在店里偏黄色的灯光下他的眉眼都极其柔和,“喂,那边那个真爱,你意下如何?”




 




韩文清设想过无数种情况,但是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一种。他知道叶修以后会有恋人,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叶修哪一天就拉个人来介绍这人就是他对象的准备了。




 




“那你还跟我说以后我们是好友?!”




 




韩文清这火发得叶修莫名其妙,叶修愣愣地看着他,不过叶修很快就猜到了事情原委,开始拍桌子笑:




 




“哈哈哈老韩不是我说你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鬼吧,你缺心眼吗想想也知道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跟你说我们真正什么关系的,你居然还信了这么久,亏我还紧张得手心都是汗,太逗了我以后干脆说你是我媳妇你也信么!”




 




叶修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再好的气氛也被搅没了。韩文清又气又无奈,但仔细想想可不是吗,那时候他才十岁,叶修对他说的话确实当不得真。只是他过于患得患失,害怕要是真的挑破了他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闭嘴吧你。”




 




韩文清站起来身子向前倾,他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拎起那个还在笑的人的衣领,直接吻了上去。




 




e.




 




“到此为止是什么意思?”韩文清站了起来,他的身高已经足够和叶修平视了。




 




“字面上的意思,我要和现在的你拜拜。”叶修像以前那样拍他的肩,然后替他整整衣领,“你忘记我是来自未来的了?总会迎来这一天的。”




 




“不要迷恋哥,你现在不是也成年了?不会跟人打架打到伤了,不会把成绩单藏起来了,不会……”叶修如数家珍般把这些事报出来,最后他把视线移到韩文清身上,轻轻笑了起来:“也不会仰头看我了。”




 




“我一直总是这么突然就介入你的生活,你不觉得不公平?你总是在等我。高兴点吧韩文清,”这是叶修第一次正正经经地叫他的名字,“你终于可以不用再等了。”




 




他想说你混蛋,还不是要等,等着你出现,像一个陌生人一样从零开始认识,然后只能……只能看着你去跟别人恋爱。




 




他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因为话卡在喉咙口里刚要冲出,叶修消失了。




 




而他还在线上的游戏里传来一叶之秋的消息:




 




大漠,jjc,来不来?




 




F.




 




“回来了?”




 




叶修边穿好衣服边回答:“嗯,又跑去见了一次嫩嫩的小韩同学。”




 




韩文清放下报纸,他们之前说是要出去散步的,等叶修穿好他们就出了门。




 




叶修还在路上说着他这次穿越回去的事:“老韩你以前是死心眼吧,我才知道我根本没说过我们以前是好友啊,我就点头了而……已……”




 




韩文清平静地看过来,叶修知道坏了,韩文清被他坑过蛮多次,这家伙现在记仇得很。




 




“我说你……唔!”




 




看吧,又记仇了。




 




叶修终于喘匀气之后才发现这个场景好像有点熟悉,他扫了一眼周围,发现了摊在地上的他的衣服。




 




“老韩,你吓到正直无比的好青年我了。”




 




“就你?”韩文清嗤笑。




 




“我是说十八岁的我,”叶修用眼神示意地上的衣服,“早知道我当初就该看清你的样子,然后对你退避三舍。”




 




“你敢。”




 




“谁不敢了,”叶修微眯起眼,这个威胁的句子激起了他的反抗心理,“韩文清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怕你太骄傲……哎哎,你拉我干嘛,不要以为这里刚好没人就不算大庭广众了啊,影响多不好。”




 




“我拉我自己的人回家,有什么影响不好的?”韩文清回头对他笑了一下,“你不是说要给我点颜色看看,回家正好。”




 




Z&z.




 




叶修最后一次穿越是穿越到了未来,这次穿越非常短暂,他只来得及看见夕阳下两个老人的背影。




 




从那之后,似乎是老天不想再让他穿来穿去了,他再也没有跨越过时间。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69)

  1. 墨喵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
  2. vffgvmbx8456ccxcv云生结 转载了此文字
  3.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云生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