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段子-第十年的固粉直播

悠悠堇:

偶曾经也是一个傻白甜滴小学女生段子写手。李们还记得窝吗。


不算是前篇叭:


男主播教你如何月入百万(八亿中国人都在看)


(两篇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只是窝想起以前也写过叶主播,插播一次冷饭)


很久没写箭头明显滴all叶段子了,希望大家以温暖的目光注视这个lo主并且以对待新人的姿态给她些许掌声。


 


 


***


 


第十赛季决赛结束的第四天,叶修退役。


上至职业圈下至粉圈都因这个消息而产生了震荡。


微博上出现了一次大型脱粉现场。


陈年老粉因为他第二次退役又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而感到愤怒,大喊老子不粉了,粉不起这种常年失踪爱豆,爱得好辛苦,再粉下去算我脑子有毛病。


新粉热恋期间不容许任何人对自家爱豆进行诋毁,反弹极其严重。


一时间新粉旧粉掐作一团。


而平时总在强势围观的别家粉丝因为世界邀请赛的消息流出都在专注自家分析世界各国荣耀水平以及竞技局势,一时之间叶粉最为晚景凄凉,只能靠粉群内部斗争来维持一种叶修这个人还在的错觉。


可等到世邀赛参赛人员名单由官博公开之后,所有人都盯着那位1号选手括弧领队的名字看了好几秒。


你别说,还真有点眼熟。


这个叫叶修的,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脱粉人员迅速回粉,留守粉丝表示不服:当初是你要脱粉,脱粉就脱粉,现在想要爬回来大门不给开。


陈年老叶粉不服气了:我粉叶修的时候你还光着屁股呢,loli粉真是搞笑,我粉叶修还需要你允许了咯。


于是又开始一场混战,这下吃瓜路人多了起来,毕竟叶修其人,自带话题效应,再加上他的确有足够强的实力,这次世邀赛有他带队着实是一剂强心针。


这时候有新入路人粉问了个让叶粉痛心疾首的问题:


“为什么叶修没有直播间?”


两年前荣耀自成了一家直播平台,也算在这个收益不小的行业分了一杯羹。荣耀的直播平台中有各大平台都不少见的美女主播也有素人高手,更有一些平日里休息时间直播个半小时到处给粉丝福利的知名选手。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算直播时间或多或少,但是电竞选手都在直播平台上有自己的直播间。除了叶修这个比较特殊的存在。


有粉丝说:要不是他是个打电竞比赛的,我真的怀疑他不会用电脑。


叶修算是一个比较奇怪的职业选手,前七八年不露脸这事暂且搁一边,光说他微博不更新,从来不直播,也根本不和粉丝进行友情互动,更别提什么空降粉丝群给粉丝发福利这种梦中才会发生的事了。


那么问题来了,常年荣耀粉丝内部都在讨论这样一个大疑问:叶修究竟是如何固粉的?


的确,这件事很奇怪,像叶修这种比赛时间之外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的选手竟然拥有众多十年忠粉,这点真的太令人匪夷所思。


甚至不少明星偶像公司都想钻研学习叶修的固粉模式。


营销,一定是营销了。


有人这样说道。


然后被喷得狗血淋头:


营销个鬼,我们叶修穷得住储物间,还营销,饭都吃不饱了怎么营销!


这话被陈果看到后可把她气得不轻:他有时候一顿能吃三碗饭!怎么吃不饱了!


总之叶粉的这次大型脱粉现场过后的大型回坑现场再次将一个被讨论了好几年的议题摆上桌面:


真人不露相的叶修选手究竟如何固粉,这个问题的解决将直接带领人们走进电竞圈的真相。


这天,星期三,国家队在B市集训的第三天,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边吃北京烤鸭一边直播,直播间不断有粉丝刷礼物。


方锐和叶修这时候经过,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叶修把他拉到镜头前,自己配了一段重要人物登场时的BGM后道:“让我们欢迎今天的神秘嘉宾叶修选手。”


叶修懵了一秒,喻文州包了个卷饼递他嘴边,他顺势就吃了。


吃了一口酱汁从嘴角溢出,喻文州用食指揩掉后很自然地嘬掉了。


“好吃吗?”喻文州问。


“还行。”叶修咽下去才说,语气间还有些埋怨,“你放太多酱了,腻。”


喻文州把手边喝过的雪碧递给他,叶修接过喝了两口。


黄少天:“……”


直播间内的观众弹幕里表演大型ktv现场: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配有姓名。


我看透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他的电影。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黄少天:“你们够了啊,在我的直播间里绿我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不要面子的啊。”


方锐忽然探出头:“你们吃播啊。”


黄少天:“哎呦喂,我都忘了还有你。”


方锐:“……”


所以说食物链的底端是他吗。


“你们干嘛呢……”张佳乐从外边进来,“我真是靠了,别老是在训练室里吃东西,有味道!”


叶修:“就你事多。”


张佳乐:“我就事多,你作为领队在休息时间和三位男选手抱团有什么企图。”


叶修:“我看黄少天直播呢,挺有意思的。”


黄少天:“我直播间里进了不少你的粉丝诶,快跟人家打招呼。”


弹幕里不少一看名字就是叶粉的人在不断狂嚎,还刷起了价值不菲的礼物。


叶修立刻抠门起来:“我们家粉丝别给黄少天刷礼物,浪费钱,乖,别刷了,黄少天可有钱了,不缺这点。”


“我们家粉丝”这称呼太甜了,甜到让人想打钱。


于是留言区又是一片鬼哭狼嚎。


黄少天翻个白眼:“那你自己开个直播间呗。”


叶修:“怎么开?”


张佳乐大惊小怪:“你这都不会?来,手机拿来。”


叶修掏出新买的手机,张佳乐一解锁,屏保是叶修的西装照:“我靠,你可真够自恋的。”


叶修:“这是我弟。”


张佳乐:“你还有弟弟?”


省略无意义的对话若干,张佳乐帮叶修用手机开了个房间。


叶粉:我在黄少天直播间看张佳乐手把手教叶修如何直播。这太玄幻了。


叶修:“好了好了,房间号888888,大家有时间的捧个场呗。”


顺便发了有史以来第二条微博。


两分钟后,荣耀官方直播平台迎来了创建以来的第一次服务器瘫痪。


叶粉:……


干。


就知道叶修这人贼不可靠。


粉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习惯了。


自己粉的爱豆,哭着也要粉下去。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评论

热度(9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