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

[韩叶]本土狼人传奇

去往无风之地:

给塔塔 @一个摸鱼的 的《半生缘》二刷新写的G,本宣点我 。


马上要忙到没空上线就发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塔了!!!❤




本土狼人传奇




叶修在等待零点。


即将到来的不是一个寻常的零点。叶修站在酒店的小阳台上抽着烟,三月底青岛的夜晚的凉风嗖嗖往领子里灌。离零点还有不到五分钟,烟还剩半截,而韩文清争分夺秒地在浴室里洗澡。


若不是临出门的时候韩文清因为一些公事在霸图俱乐部被拖住了,他们也不至于如此赶忙。然而两位缠斗了十年的荣耀宿敌,特意在韩文清31岁生日的前一天狼狈“出逃”,匆匆选了间气氛暧昧的酒店共度周末,可不是为了谈情叙旧的。叶修瞄了一眼手表,饶是万能如他也要轻叹一口气:自己本来是来度假的,怎么就变成了帮老对手解决燃眉之急!


 


叶修这次真是误打误撞。自第十赛季退役后,他除了担任世邀赛期间要担任国家队的领队,平时就是到体育局打卡坐班,帮着有关部门做做电竞这一块的工作,日子整体也自在。


——除了开春那阵子。


叶修恐怕是太久没有在B市待了,这两年回来竟离奇地发现自己开春时对满城柳絮有些过敏。去年戴个口罩能忍则忍,今年觉得实在不爽,碰巧他又得闲,便跟上头打了报告要年假出去“避难”了。


刚过了春节没多久,叶修能拿到的假期也不长,他又是一天不碰荣耀手痒的主儿,自然不想跑太远,最好就是有吃有住有网有熟人。这么一想,叶修出发前就在职业选手的群里喊了一嗓子,叶神免费的荣耀表演赛哪队要?在连串嘲讽和问询中叶修接连回了微草免谈、蓝雨太远、轮回得排在兴欣后面……最后决定的是Q市的老对手霸图,如果大海能够带走他的哀愁,就让海风把他吹个够。


 


韩文清提议叶修来霸图没在闹哄哄的群里,而是选择了与他私聊,言简意赅表达了需要叶修的帮忙。韩文清这时也已经退役,在霸图当起了教练。从赛场上下来后他们终于没有那么针锋相对,有时候还能就队伍建设联盟前景聊上好一会。既然十年宿敌兼老友开口,加上Q市挺近的,叶修便满口答应,迅速订了机票、等他爆手速解决完一切回头看一闪一闪的QQ对话框,才傻了眼。


——“我今年生日可能要狼化了,想要你帮忙应付。”


 


这可不是什么奇怪PLAY的邀请函,叶修一瞬间就想起18岁那年印象深刻的两天,同样是三月底韩文清的生日前夜。那会儿荣耀职业联赛初兴,一批小有名气又有野心的玩家陆续签约职业战队进军职业联盟。二十岁前后的年轻人们纷纷为自己的未来打点盘算,平时游戏外的闲谈主要话题也成了秋天就要开始的职业联赛。叶修和苏沐秋当时已经基本敲定与陶轩组建嘉世战队,郭明宇魏琛也先后传来消息,倒是在神之领域就跟叶修较上劲的大漠孤烟操作者韩文清迟迟没有消息。叶修偶尔想起这事,问一声,韩文清总是简单回他两个字:在谈。


叶修心领神会。想想韩文清的实力,有点眼力的老板肯定十分乐意招贤,这个“在谈”恐怕是指与家里意见不合。叶修想了想自己的离家出走前几次因为他打游戏而动怒的老爸,倒是瞬间感同身受了。不过自己现在已经没人能管了,他立马就将这事抛之脑后了,直到韩文清问他住在哪里。叶修没多想,给韩文清留了地址。一天半后,他正和苏沐秋、苏沐橙俩兄妹吃着泡面作宵夜的时候,韩文清敲响了他们家的门。


之前没见过真人,开门的苏沐秋正想问是谁,叶修探了个头出来,愣了下,试探着说:“大漠孤烟?”


“是我。”韩文清点点头,苏沐秋一让身,他就不客气地走了进来。


叶修上下打量他。韩文清的行李就一个书包,身上穿着件卫衣,一只手搭了一件挺厚的外套。三月底的H市逐渐转暖了,他的样子像是从更冷的地方来的。叶修结合之前的蛛丝马迹和自己的经历迅速得出个“离家出走”的结论,但是被韩文清轻描淡写一句“来S市夏令营顺便就过来了”带过。真假难辨,倒是作为“出卖”地址的源头,叶修理所应当被罚了明晚的泡面,转而拿来给韩文清接风洗尘。


当时年纪尚小的苏沐橙吃完夜宵就早早去睡了。三个线上的老友聚在一起吃了匆匆忙忙的第一顿,倒是风平浪静,转头就决定上荣耀各自办正事。苏家没有多余的房间,韩文清作为叶修的“客人”自然也是要跟他挤一张床。谁能想到之前叶修才爆走了韩文清的拳套,两个人在神之领域出了名的水火不容?


“喂喂老韩,你今晚不会把我踹下床吧。君子报仇,也要取之有道啊!”叶修一边在衣柜里找备用的被子枕头,一边摇着头道。韩文清靠在床头给笔记本布电源线,只是轻哼了一声表示不回应叶修的垃圾话。叶修好不容易把一床被子抱出来,多嘴问了句:“衣服你带了吧?”


然而在转头的一刻,他看到颠覆了十八年的世界观的一幕:一匹巨狼正坐在他的床头,用前爪把账号卡推进手提电脑上的荣耀读卡器。


“你你你你……”一向不怎么信怪力乱神的叶修一时惊得说不出话,还好他没叼着烟,否则这会儿已经掉下来烧他的脚趾头了。


“嘘。”巨狼挥了挥手爪子,“是我。”


是韩文清的声音。只是他挥爪的动作比起示好更像是威胁,倒是跟他人形态的时候笑起来反而让人更想交钱包的形象十分符合了。叶修看着那一晃而过带着尖锐指甲的毛茸茸大爪子,脑里唰地闪过一条社会新闻:爪难志坚!为打荣耀,四脚巨兽隐姓埋名潜入人类社会终成网游高手。


 


他晃晃脑袋赶走了这个念头,谁知道莫名变成狼的韩文清是不是还有读心技能。叶修揉揉太阳穴让自己冷静一下,思考着怎么开口,韩文清却主动跟他解释起来了:“十二点到了,今天是我十九岁的生日。我有狼人的血统,在生日的时候会有至少一夜时间变成狼。”


韩文清口气极为平静,叶修听得云里雾里,消化了一下,扯出了一个写满“我还是不信”的笑脸道:“人家过生日都是朋友送惊喜,就你过生日给别人惊吓……”


韩文清,确切的说是狼化的韩文清此时正万分认真地练习用他毛爪子按笔记本的按键。听了叶修的话,他有些不舍地抬起头:“抱歉,我也没办法提前告诉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狼化。”


叶修有那么一刻特别想把小点的狗绳套在他宿敌的头上。


“不是说生日的时候就会变吗?”


“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岁的生日,上一次狼化发生在我7岁的时候。”


“可是你不是狼人吗?!”叶修抓抓脑袋,仍然不敢过分靠近韩文清,拼命搜刮着脑海里对“狼人”这种神话物种的认识,“一般的狼人不是月圆之夜才变身的吗?”


“那是国外的狼人。”


“狼人还分进口和国产?”叶修被他逗笑了。


韩文清被噎了一下,认真地回答:“至少我们这一族只会在生日的时候变身,变身后也能保持理智。”


“就是说你不会把我吃掉?”叶修听到这个就大胆了起来,甚至伸手过去摸了摸韩文清的后背,深灰色的两层毛厚重温暖。


韩文清从鼻子里低哼了一声表示抗议,但还是回答了叶修的问题:“不吃。”


叶修像是得了特赦,忽地就大起胆子来,直接把手伸向了韩文清柔软的肚子。韩文清显然没料到叶修会如此不按常理出牌,愣是白白被他摸了三四个来回才举爪抗议。想着现在自己锋利指甲和难以控制的力道,他还是没把爪子往叶修身上招呼。


叶修哈哈一笑,收回了自己的“魔爪”:“我们家小点以前很喜欢让我摸肚子啊,他看起来特别舒服,还冲我摇尾巴。”


韩文清的大尾巴现在正被他坐在身下。叶修估计他现在脸很黑,这张狼脸虽然威严,却不像人形的时候容易表达喜怒哀乐。韩文清有些气恼地哼了几声,说道:“你把我当狗?”


“你现在确实长得像狗……的祖先嘛!”叶修大大咧咧地拍了拍狼兄的肩膀,“不过我还真没听说过本土的狼人神话,你祖上该不会是哮天犬的亲戚吧?”


韩文清摇摇头,心想他最多是土狼而不是土狗,但怎么说名字都不好听,干脆不理会叶修的问题。叶修看他这幅样子,笑着说我自己查查好了,便要借用韩文清的笔记本电脑,正巧这时候苏沐秋敲了敲他的房门:“叶秋,还没好吗?琉璃峡谷的野图BOSS刷新了。”


听到这话,叶修唰地蹦了起来,冲到书桌前开电脑道:“坐标发我,马上过来。”


苏沐秋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叶修一边等开机一边暗叹好险,差点就要被苏沐秋发现了。——发现事小,影响刷BOSS事大。这么一想他又觉得自己对老友太没良心,转头一看,才发现韩文清顺手扯了叶修的被子从头把自己囫囵盖住,可惜太匆忙,大尾巴晾在了外面。他笑一声,扯了扯韩文清的狼尾巴:“甭藏了,他走了。”


韩文清应声手脚并用从被窝里出来,重新把自己的笔记本摆好。叶修见他这样子,问道:“你这样还能打荣耀?”


韩文清此时已经登陆了荣耀的页面,对话框里不断传来公会朋友们的生日祝贺,连世界频道也被刷了屏。韩文清用爪子小心翼翼地敲击着键盘,大概用了此生最慢的手速,才打出几句道谢的话。他的心情顿时犹如一匹来自北方的孤狼:“估计打不了了。”


叶修头也没回,操纵着一叶之秋前往指定坐标,挑衅地说:“那你琉璃峡谷的野图BOSS,要不要来观战?”


韩文清试着移动大漠孤烟,说:“坐标。”


叶修没想到他就这么答应了,便顺手给了坐标。哪知道他这边刚加入苏沐秋拉BOSS,就看到嘉王朝的频道里传来了信息:“霸气雄图也来了。”


叶修专注着手上的操作,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老韩你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把坐标泄露了!”


叶修背着韩文清,也不知道他在捣鼓什么,只有缓慢敲击键盘的声音。韩文清不急不缓道:“给你一点挑战。”


叶修听完倒是更来劲了:“那你等着!”说完便大爆手速加强了攻击。叶修赶来得晚,本来BOSS已经接近红血,霸气雄图又在外围虎视眈眈,他这一加速,嘉王朝的局面顿时有些乱。好在做指挥的苏沐秋与他配合已久,也早就料到韩文清能住到叶修房间里,这波螳螂捕蝉肯定会来,很快他们就找回了攻击节奏配合输出,直把BOSS的血线压到了5%。谁知这时候侧边迅速冲出来一个ID没见过的满级拳法家,直接一套霸皇拳接伏虎腾翔使得行云流水,力求短时间内高输出。叶修没被这中途打断乱了阵脚,为防止他OT手下也加快了攻势,战斗不到30秒BOSS就在连番攻势下被削得只剩一层薄薄的血皮。叶修一眼看到那个陌生拳法家即将使出最后一招,而他正打算用的招式还有2秒的CD时间。千钧一发之刻,苏沐秋远处及时攻到的一枪顺利结束了战斗,系统判定野图BOSS由嘉王朝斩杀。


料是叶修也捏了一把汗,那个名字里顶着霸气雄图的陌生拳法家似乎对最后一刻的失利有些不甘,但还是迅速离开了。叶修看到这一幕,便想转头去跟问韩文清,结果一瞬之间看到韩文清身影恍惚了一下,又从人变成了狼。


叶修立马明白了:“刚才那个拳法家是你?!”


“是我。”狼化的韩文清冷静答道。


“我说怎么操作那么熟悉!”叶修道,“你既然能变回人形装什么大尾巴狼啊?非得跟我玩土狼传奇才开心?”


“我只能选择恢复30秒。”韩文清道,“现在只能静等自然恢复了。”


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宝贵的30秒就用来爆手速跟我抢BOSS?”


“嗯。”韩文清应一声,“手痒。”


叶修笑了笑,设身处地想了想,说道:“要是我也会这么选。”


暂时告别了荣耀的狼人有些不舍地把退出了界面,叶修一边点烟一边道:“怎么,不看了?”


对于他的挑衅行为韩文清冷哼一声,道:“累了,想睡。”


叶修摆摆手,好心地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在四仰八叉的巨狼身上。时隔多年又变回狼的韩文清突然发现人类的睡姿不再适合他,又翻了个身,把他那随时可能会被叶修再度“揩油”的肚子藏了起来。然而叶修也没闲着,伸手就揉了揉韩文清的脑袋,恼得他又咕噜咕噜喉咙里哼了几声。


“真怀念我家的狗。”叶修说完,又继续投入到荣耀里。留韩文清一个人,不,一匹狼耷拉着耳朵,试图靠入睡忘记眼前这糟糕的事实。


 


叶修第二天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半蜷缩着靠在韩文清的身上。韩文清暂时还没有恢复,一夜里他挨着毛茸茸的“巨犬”韩文清,倒是像回到以前跟小点一起入睡的时候,梦里也安稳不少。睡眼朦胧中,叶修下意识又蹭了蹭,忽然惊醒过来:自己昨晚上玩荣耀累了后,就披衣趴在电脑前睡了,怎么会变成靠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意识到他醒了,才终于如释重负伸了伸前爪,说道:“睡得很死啊。”


“嘿。”叶修拍了他一下,“昨天是你把我弄上来的?”


“我只想把你弄醒,给我出去上厕所打个掩护,我还不想半夜吓到人。”韩文清道,“但是你靠在我身上,打雷都喊不醒。”


“这说明哥睡眠质量高!”叶修活动了一下筋骨,“那你现在还去上厕所吗?”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叶修轻轻拉开了一条门缝,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确定苏沐秋和苏沐橙都暂时没有离开房间的动静之后,他小声地招呼了一下韩文清。韩文清一跃从床上下来,变成四脚兽之后单用两腿确实很难前进,他也只能乖乖手脚并用。一人一狼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路轻手轻脚,从卧室到卫生间的路都显得特别长。


两个人刚进卫生间,叶修顺手就啪嗒一下锁上了门。韩文清正用前爪掀开马桶盖子,听到这声,赶紧转过来,就看到叶修正挨在门上。


“你锁门干什么?”


“我们上厕所都锁门。”


“那你难道要在这里待着?”


“免了。”叶修听着头大,发现自己确实是下意识跟了进来,赶紧拧开了门,“我就在门外,完事后叫我,这门不好开。”


 


叶修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听到卫生间里没有大动静了,可是偏偏韩文清却没有敲门。他感觉奇怪,又不好直接闯进去。这时苏沐秋忽然捂着肚子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叶秋?你让让,我拉肚子要上厕所……”


真是怕啥来啥,叶修赶紧站到了卫生间正门口:“韩文清还在里面!”


可是苏沐秋这样坚决排队的样子,韩文清铁定要露陷。叶修正想该找个什么理由哄骗他的室友,这时卫生间门的另一边忽然响起了两声敲门声。叶修借口还没想好,就被前后夹攻,还没等他叫韩文清慢点出来,门就哗啦一下被拉开了。靠在门上的叶修险些摔倒,耳边就听到韩文清道:“叶秋,我恢复了,就是衣服……”


 


时隔过久,叶修已经想不起来那个惊心动魄的早上,他最后和韩文清是如何优雅得体地合伙跟苏沐秋解释清楚“厕所”、“裸男”和叶修守门这个复杂的现场情况的。唯一可以肯定的,那绝对是韩文清最难忘的一次生日。


此时又要应付韩文清不定期在生日狼化状况的叶修,在酒店阳台里抽完了一支烟,回忆着十多年前那匹温柔的“巨犬”。这次周末只有他们两人,定不会再如上次那般出糗。十多年的时间,他们在荣耀的赛场上缠斗,从当年鲁莽的十八九岁少年,长成今日而立之年的沙场老将,也一同保守了这个秘密到今天。


在韩文清给他留信求助的时候,叶修已然是他最信任的人。想到这里,他又对即将见到的“土狼兄”生出一种故友久见之感。在韩文清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零点已过,他倒是愿意给老对手老朋友一个拥抱庆生。


 


“你忽然抱着我干嘛?”


“我以为你狼化了,本来想撸狗。”


“今年也没有。”


“那你抱着我不松手干嘛?”


“你先抱的。”


“那哥松手了。”


“不行。”


“啊?”


“我说,不行。”


 


FIN❤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