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叶中心】假如那天雪没下

悠悠堇:

梗来自昨天hdl的微博。


读者问:您能告诉我老叶走出嘉世,来到兴欣的时候,漫天的大雪有什么用意吗!!!
求您解析一下!!好不好!!


hdl答:不大雪他就不会躲雪,不躲雪他就不会进兴欣网吧,不进兴欣网吧谁知道他会上哪去浪啊


又一读者问:那……那老叶还能上哪儿浪去啊?


hdl答:走远点就到了宏泰网吧,然后有一天宏泰去兴欣踢场子,美女老板把美女收银喊下来,得意地挑翻1234,第5个人在门口抽完烟进来说,我要打十个


 


于是我来开脑洞了。


 


六千字爆更了耶~~


 


***


 


十分平常的一天,陈果正在楼上看着没有什么营养的电视剧昏昏欲睡。楼下的收银小妹之一阿宁忽然上楼敲响了她的卧室门,神色犹疑:“老板娘,隔壁马老板又来了。”


陈果正感慨世事无聊,就遇到了上赶子给她送乐子来的人。


三分钟后,收拾了一下的陈果下楼看到了在一楼大门前得意洋洋正在跟另一收银小妹唐柔搭讪的马沉毅,陈果暗暗翻了个白眼,换上营业式的微笑巧妙地跻身唐柔与马沉毅之间将两者隔开:


“这不是马老板吗,稀客稀客。”


“哟——”马沉毅笑出一口不算白的牙,“老陈啊,你可算来了,怎么,最近找到男朋友没有?要不要大哥给你介绍一下?”


陈果忍了忍,不想跟他动气,转移话题道:“马老板,你今天来是有何贵干?”


马沉毅又笑了,一股子油腻中青年男子的气场扑面而来:“还能干嘛呢?当然是来踢场子的啊!”


马沉毅将最后三个字说得很大声,一下子引起了全网吧客人的注目。


陈果心想着果然如此,面上微笑不变:“这样啊,那是现在直接开始还是?”


马沉毅哼笑道:“你不需要做些准备请些高手来给你撑场面?”


陈果和柜台后的唐柔对视一眼,笑着说:“那可不用了。我们网吧实力最强的客人今天正好都在呢。”


暗暗围观的客人们心里一阵激荡,稍有点小实力的都觉得美女老板说得是自己。


马沉毅原本是极沉不住气的性格,看到陈果这副泰然的模样必然是要嘲讽那么几句的,然而今天却将手背在身后踱了几步,再哼哧笑道:“罢了罢了,你也就现在能逞些口头功夫了。”


陈果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她真是顶顶讨厌和这般自以为是的人交流。


马沉毅是兴欣网吧不远处的宏泰网吧老板,因为眼红兴欣网吧处在嘉世对面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没少来踢过场子,一般来说他找来的踢场子的都是他们网吧的常客里实力比较强的,可兴欣网吧的客人中高配玩家也并不少,这么一来二去的,兴欣的胜率倒是高于宏泰不少,因此宏泰在后来踢场子的次数愈发减少,导致陈果都差不多快要忘记这么一个人了。谁想这人忽然就再次跑来踢场子,而且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倒真像是有了什么秘密武器一般。


不过陈果倒是没真当他有什么杀手锏,毕竟马沉毅哪一次不是兴致勃勃而来后败兴而归,陈果早就摸清楚这人不知深浅的套路,所以这次也没有拒绝他的比赛要求。


马沉毅见陈果不以为然的样子,倒是笑得更油腻灿烂了:“这次要不要来些特别的彩头?”


陈果问:“你想要什么彩头?”


马沉毅故作深思的样子,但很快就回道:“要不谁输了,谁就立刻走人吧?”


陈果笑道:“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头了,走人这种说法好像不妥吧。”


马沉毅哟呵了一声:“怎么?不敢啊?我话就放在这边了,今天我就带了五个高玩,他们五个跟你们车轮战,五个里任何一个输一次就下场,至于你们兴欣,就来车轮战吧。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现在整个网吧的人都可以来参赛,只要我们这边五个全输,就算我倒霉,我立刻收拾包袱走人。”


陈果虽然对马沉毅带来的高手玩家没什么兴趣也不太信任马沉毅能找到的高手玩家的实力,毕竟从感情上来讲,陈果经营网吧不仅仅是因为生计,还因为她个人就是嘉世的粉丝,更是苏沐橙和叶秋二人的真爱粉,对于荣耀也痴迷了好几个年头。


可是马沉毅则单纯将其作为生意买卖而已,对于荣耀的喜爱那要真计较起来,倒完全不值得一提了。对于这样的马沉毅,陈果是有些鄙视的。天天因为那些狗屁倒灶的小毛小利计较个不停,也不知道这人到底了不了解荣耀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现在属于一天中的客流淡期,但他们兴欣少说也有六七十位客人,马沉毅光带了五个人,别说是高配玩家了,就算是职业选手都有可能在阴沟里翻船,整整几十场比赛可是相当消耗体力的。


“我都把姿态放这么低了,老陈你还是不敢呐?”


陈果理应是拒绝马沉毅这显然不太人道的赌约,但是最近她的偶像叶秋的退役和一些网上流传的风言风语弄得她脾气很大,心情也糟糕,再看着马沉毅那得意的鸟样更是不爽至极,一气之下竟也是答应了这场踢馆赛。


“果果。”


唐柔皱着眉头碰了碰陈果的手臂,显然是担忧了起来。


陈果安抚她:“你不是说荣耀无聊嘛,今天这五个高手可能会让你觉得有趣一点。”


说到底,陈果还是不相信马沉毅能找到什么真正的高手,而真正的高手应该也不屑于来参加这种小网吧之间的斗争。


马沉毅身后只跟着四个人,看上去都流里流气没个正形,陈果对他们的观感并不太好,但还是笑着把他们领到了兴欣网吧一楼最中央的位置。


兴欣最近新装的设备可以把竞技场的双方视角投射到投影仪上,陈果去打开设备开关,与此同时来看热闹或者跃跃欲试的客人们都凑到了附近。


不少人都听到了陈果和马沉毅的赌约,虽然有些人没当回事还觉得是在开玩笑而已,但是从情感上来说,还是多多少少因为经常光顾而产生了一种共存亡的念头,纷纷主动请缨要和马沉毅带来的四个高配决一胜负。


陈果先感谢了客人们,然后礼貌地请了两三个熟客和马沉毅带来的高手先下了两把竞技场。


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高手还是有些实力,在三轮缠斗之后,第一位高手仍是未尝一败。


这下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可陈果在看过高配玩家发挥之后反而松了口气,先谢过几位客人并给他们了几张免费券之后,便招呼着唐柔来和这些高手一决高下。


马沉毅冷眼旁观:“要这免费券有什么用啊,今天过后这兴欣就关门了,但没关系,等会儿我把宏泰的会员卡分给诸位,算是感谢大家的观战了。”


虽然马沉毅带来的高手的确颇有实力,但这人的行事作风还有语言风格着实让人不喜,和陈果相熟的客人们都给唐柔鼓起劲来,显然不太待见马沉毅。


马沉毅难得大方还撞了一鼻子灰,心有不服,但看在这是陈果的地盘,并没有发作。


而这边唐柔刷卡进场,为接下来的连胜拉开了序幕。


陈果是知道唐柔的实力的,也为她的天赋感到喜悦,甚至鼓励过她去嘉世应征一下可能还能成为职业选手。奈何唐柔觉得荣耀没意思,不能带给她成就感和愉悦感,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玩过。但这下,她虽然刚开始操作有些生疏,但没几招就立刻变得娴熟起来,一举击毙已经连胜三场的高手之一,并在接下来的三场对决中越发流利和顺畅,手速也越飙越快,看得旁边的客人都啧啧称奇,纷纷感叹没想到高手在身边,没想到平日里只是觉得长得好看的网吧小妹竟有这样华丽强健的操作,不少资深玩家纷纷盖章这实力可得有职业水平了吧。


兴欣这边士气大振,心情郁闷的陈果也久违地感到了一阵清爽,但再看马沉毅,带来的四人都已经落败,他脸上的表情却不见丝毫慌乱,反而撸着袖子看了看表,笑得舒畅:“我的最后一位杀手锏马上就要来了。老陈呐,你也就只能开心最后几分钟了。”


这种程度的垃圾话陈果全当没听见,只当马沉毅在垂死挣扎,但是她也没有那么狠的心,就算马沉毅带来的五人全都战败,她也不会强行要求马沉毅关门走人,虽然她觉得就算她要求,马沉毅也大概率会耍赖就是了。


陈果道:“马老板,您的杀手锏怎么还没来呢?我们客人可都还要回去上网呢。”


马沉毅笃悠悠地回道:“别急,这不就来了吗?”


正巧这时候网吧大门被推开,玻璃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所有人下意识往门口一看,看到一个身材略显消瘦的青年人走了进来。


陈果看到他的第一眼,倒是觉得是个挺干净的男青年,可能是因为刚才对着马沉毅这油腻又爱装逼的男人太久,以至于一个苍白清瘦的宅男形象青年在她眼里都显得可爱了不少。


男青年从口袋里拿了包软中华抖了一根出来在嘴里叼着,欲点未点。


陈果皱皱眉,印象分下降了些。


男青年走近到了面前,陈果对其的观感更清晰了一些,他的眼下有着较为深的黛色,显然是没休息好,面上更是带着一脸的倦意,流露出一股刚睡醒的懒散,像陈果几年前喂养过的流浪大猫。


男青年刚从另一侧口袋掏出了打火机,不经意瞥到了神色略不自然的陈果,又把打火机给放了回去,叼着没点的烟看向马沉毅:“老板,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马沉毅没看到男青年刚才的动作,见他叼着的烟随着吐字在唇间一上一下地点头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个骚包打火机想要替他点上,男青年推拒了一下:“这边不是吸烟区,老板。”


马沉毅嗤笑道:“这家店都快关门大吉了,介意这算什么啊。”


男青年不语,笑笑把烟收了起来。


马沉毅哥俩好似地搂着男青年的肩膀:“老陈呐,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网吧新来的小哥叶修。这哥们的实力可是在网上都引起大轰动的,前段时间还有不少俱乐部想要联系他呢。”


这样的形容一说出来,包括陈果在内的网吧所有人都下意识想到一个人。


这两年由于职业战队所属俱乐部在网游中的垄断,每次新开服本应有的百花齐放渐渐变成了各大俱乐部的暗中竞争,各榜单和纪录上永远是各战队公会的分会以及一些可以看出端倪的风格熟悉的名字,可以说新开服的区域原来是忠实玩家们的狂欢,能争上一两个首杀都是极好的。但在职业联盟发展至今越发完善的情况下,各大职业战队附属公会在刚开服之际便会派上先遣精英部队去争纪录抢首杀,总的来说并没有给纯兴趣使然的玩家们太多施展拳脚的空间。


每一次新区开服都是所有职业战队的一次暗性竞争。


可这次第十区却略有不同,有个十分不羁的玩家打破了这个套路,把荣耀玩家都十分熟悉的全地图第一个隐藏boss暗夜猫妖的首杀给收入囊中。暗夜猫妖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隐藏boss但由于是第一个,所以才显得特别。无数玩家和公会都瞄着那第一个首杀会落入哪个职业公会手中来一个开门红,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个叫君莫笑的玩家成功拿下了这个首杀,在全区打响了名号。


之后那个人便在刚开服的第十区掀起了好一阵腥风血雨,操着一个特殊职业——在好几年前便被视为鸡肋废弃的散人——把原本由各大公会各分一杯羹的新区给搅成一团浑水。


陈果依稀记得第十区开服的那天在后半夜下起了漫天的大雪,她没有睡,一个人在第十区游荡,然后忽然看到一排醒目的系统公告:第十区:暗夜猫妖首杀:君莫笑。
当时陈果还琢磨了好久,这君莫笑到底是来自哪家公会,据他所知,要是公会组队猎杀到隐藏boss应该会再多显示出公会名才对,再加上君莫笑这名字和目前比较大的职业公会都不太搭,反而有股已站在绝顶高峰俯视众生的洒脱感。


再后来,君莫笑从第十区小有名气的高手玩家变成了整个荣耀无人不知的神秘高手,再再后来,君莫笑就成为了一个可以吓哭公会小弟的名字,诸如“你不好好打本就让君莫笑来收拾你”这样的都市传说也开始延伸出来。


总的来说,君莫笑所到之处,稀有材料必少一半。


君莫笑成为了第十区所有公会的仰仗,虽然不少次各大公会对其进行了围剿战,但是每一次都被其极其身边偶尔出现的另外一名神秘女高手给玩弄于股掌之间。


昨晚陈果有幸参观了第N次君莫笑围剿战,并欣赏到了君莫笑如何将其发展成反围剿战。


但是令陈果心情复杂的并非君莫笑的强大实力,而是网上已有传言称仅有斗神叶秋才有可能玩转这个散人职业还玩得这么溜。现在的陈果看着被马沉毅称为叶修的青年坐在了唐柔的对面,从口袋里夹出一张帐号卡,陈果注意到他的手非常漂亮,纤长白净,毫无瑕疵,指甲也相当整洁干净,泛着健康的粉润色泽。


刷卡入场,显示的玩家ID赫然是君莫笑。


这下兴欣网吧出现了一次小爆发,毕竟这君莫笑太有名了,只要是荣耀玩家,谁会不知道他呢?


爆发之后又出现了一次小寂静,各位熟客都有些悲悯地看着陈果,毕竟君莫笑的实力可不是刚才那几个勉强算得上高配的业余玩家能够媲美的,任这小唐再有天赋,也绝对不会是君莫笑的对手。


比赛开始。


四十秒后,


比赛结束。


原本神色轻松的唐柔微微皱起了眉,眼中也聚起亮光:“再来一局。”


叶修无所谓地点点头。


第二局,三十秒后比赛结束。


“再来。”


三十五秒。


“再来。”


三十秒。


“再来。”


“……”


叶修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姑娘,你想要再来到什么时候?”


唐柔的眼中满是斗志昂扬:“到我赢的时候。”


叶修笑了:“那可能需要个好几年呢。”


唐柔抿紧嘴唇:“不试试怎么知道?”


叶修点头:“那成吧,再给你三次机会。”


唐柔不服:“三次太少了。”


叶修乐呵了:“你也知道次数解决不了问题,实力的差距可不止一星半点。”


唐柔嘟囔:“不再试试怎么知道。”


叶修问陈果有没有热茶,陈果说有的,然后招呼阿宁给他倒去。叶修才接着道:“再试试也是一样的结果。你的确有天赋,但是你连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少都看不清,可见我们在荣耀这个游戏里,所处的层级就不对等。”


叶修顿了顿又笑道,“不过你可以跟我加个好友,我有空的话还是可以陪你打两把。”


要是其他男人说出这种话,大半像是在泡妹子,但叶修虽然姿态有些散漫可言语间却难得地流露出一股正直,让人很难心生反感。


还没等唐柔说些什么,这边马沉毅先是沉不住气了:“我说老陈呐,你这边还有人没,要是没了那你可得兑现承诺啊。”


气氛瞬间变得微妙地压抑了起来。


叶修后知后觉地问道:“什么承诺?”


旁边的熟客道:“就是马老板说要是在场的人里没有人能打败你,那兴欣就要关门咯。”


之前的高手一二三四已经被人选择性地抛在了脑后。


叶修闻言笑道:“我刚才电话里怎么没听到这种说法啊?”


马沉毅笑呵呵道:“那你不是现在听说了吗,小叶你帮哥干成了这件事,哥少不了你的好处。”


叶修耸肩:“我不要。”


马沉毅当他开玩笑呢:“小叶你别闹脾气,不就是哥在你睡觉的时候把你叫起来了吗,回头给你加工资啊。”


叶修无所谓:“我又不缺工资,钱刚好够花就成。”


叶修的语气一转,眼神也变得有些凌厉:“倒是老板,我觉着你这样不太厚道吧,让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去欺负两个小姑娘,这种行为会被挂的。明天头条就是知名高手君莫笑网吧内恃强凌弱横行霸道打砸抢烧。我还要不要做人啦?”


陈果对于这个人能亲口把自己说成知名高手这一点还是服的,能装逼装得如此流畅且没有剧本,的确是要有点功底。


马沉毅脸上挂不住:“小叶,你今天这是要跟我唱反调了?”


叶修无辜:“这怎么能是我跟您唱反调呢,我也是受害者呀,您看着现在我们也赢了,这店您也就别让人家关了,两个大男人欺负人小姑娘算什么厉害啊。”


陈果多看了叶修两眼,这人清清淡淡地往那儿坐着,第一眼看不算多特别,但现在却让陈果升起了些微妙的好感,无关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只是觉得这人真心不错。


叶修这么一说,跟油腻的装逼型男人完全不同,他十分坦荡地觉得这么做不对,所以不能这么做。而不是揣着糊涂当明白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他很诚恳地让人觉得不是他饶过了兴欣,而是这个赌约本身就不合情理。


马沉毅黑着脸:“这不是你说得算的事,刚开始我们就说好了,要是这边没人能打败我带来的五个人兴欣就必须立刻关门走人。”


叶修举手:“那别把我算进去呗,你再去找那第五个人,反正我不是。我只是凑巧进来玩玩的而已。路人啊,我就一路人。”


马沉毅被他气得面红耳赤,现在上哪儿去找那第五个人?


眼见着所有人都一副鄙夷他的样子,还是要面子的马沉毅瞪了眼叶修:“你被解雇了!”


然后转身带着被唐柔打得死惨的四位高手离开了。


陈果噗哧地笑了,拍了一下叶修的背:“行啊你小子,把你们老板给气走了。”


叶修无奈:“姐姐诶,你的力气可真不小。”


陈果还是止不住地笑,好像自从叶秋不吭一声地退役后她已经许久没笑得那么开心了。


叶修道:“其实那天吧,要是雪下得早一点,我应该就走不到宏泰直接来你们这儿了。那天真冷啊。”


陈果疑道:“那天?哪天?”


叶修转过头,嘴角衔着笑意:“这个另说。倒是老板娘啊,我刚被开除了,现在居无定所的,你们这边招夜班吗?”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


 


这个系列名很妙啊。


谁知道他会上哪去浪啊~


暂时是粮食向,可能有箭头所以打了cptag,要是后来确定没有箭头会把tag删掉。


我想想这小淘气还能上哪儿浪,他可浪的地方太多了叭。

评论

热度(5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