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叶中心】非典型损友

悠悠堇:

陶轩在拆卖完嘉世后在一个外国的小镇久居。


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附近有繁多的葡萄酒庄园。


陶轩像是远离了曾经的一切,融入了生活节奏缓慢的中部小镇。


但他还是有一个习惯。


每个星期六都会看荣耀联赛,且只看兴欣的比赛。


第十赛季,属于兴欣的第一个赛季。


在风口浪尖上开始的一个赛季。


陶轩作为一个过去成功的商人,他的理性分析总是很正确,以一个绝对理性的角度来看,叶修的那句“在保席的基础上力争总冠军吧”,荒谬并且可笑。


这理应是可笑的。


但是陶轩心中隐约有所不安。


陶轩的生活日趋规范化,自己有田地,有藏酒,周六看比赛,周日祷告。


祷告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不清楚,与信仰无关,但求心中安稳,实为自我安慰。


嘉世为陶轩带来的财富足够他的后半生寝食无忧,甚至是活得很滋润。


可他的心脏衰老得太快,附于一具看似光鲜的皮囊之中。


他每周都会看兴欣的比赛,看着这支初生的队伍忽上忽下的状态,开始时被舆论所打压,又渐渐以破釜沉舟般的坚定扶摇直上。


即使如此,也没有人相信这支队伍会如叶修所言成为冠军。


这不是傲慢,也不是偏见,而是兴欣这支队伍根本没有任何依凭能让人有信心相信他们将成为冠军。


陶轩为何要关注兴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正如同他想不明白对于叶修其人,他自身究竟抱持着怎样的情感。


最早的时候,陶轩也满心赤诚,心怀梦想,自认实力不强,就集结起身边那些强大的年轻人,以嘉世为名,壮志轻狂,势要做出一番成绩。


他将这几年开小网吧的积蓄全都作为赌注,赢了就是荣耀,输了就是涂地。


最终他赌赢了,一时风光无限,随着竞技胜利带给他的是无限的金钱和人脉。


陶轩渐渐地忘了最初他也是凭着一腔热爱进入了这个圈子。


他开始横竖看叶修不顺眼,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上道,一副除了比赛胜利之外万事不上心的样子。


每支战队的队长都配合战队安排,作为战队门面,广告代言接满手,凭什么就你不配合。


陶轩对于叶修是爱恨交织,他们曾经也有过肝胆相照的时期,叶修对于陶轩而言便是实现梦想所必需的那块原石,哪怕宝石成堆,他也是最亮的一颗。


然而后来,陶轩渐渐忘记了最初组建战队的目的,他已经不需要最亮的原石,他只想要最值钱的那颗。


于是叶修的不配合触怒了他。


陶轩总是觉得叶修假清高。


他不愿意承认叶修的身上本来就有股子和普通人不同的味道,或者说是不融于俗世的风度。


陶轩被世界推动着转变的时候,叶修却还是不曾改变。


这种感觉十分糟糕,陶轩不愿承认是自己输给了时间,便总是一副“我本将心照明月”的宽厚模样,让周围的人觉得是叶修辜负了陶轩的一片苦心。


嘉世渐渐成为了由资本堆砌的帝国,而为它立下汗马功劳的先驱却因再无剩余价值而被丢弃。


叶修离开嘉世的那天,陶轩并没有回去。


他说不清也道不明,大概是不愿再看到叶修那副从容不迫的表情。


相处久了,多少会发现叶修这人有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包容。


陶轩从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后来见到了一次,倒是挺新奇。


现在想这些也再无用处,那个充满胜负血汗的战场已与他无关,他后来所在意的仅是利益而已,再后来连利益也与他无关,他选择了一个安静的小镇度过余生。


陶轩不否认他是恶人,也许以后的日子这种恶会终生伴其左右,做多少祷告都没用。


但是在他内心隐秘的深处,他又觉得人生在世,谁不作恶,你看那不作恶的叶修,浪费了多少本应盛大璀璨的年华,蹉跎在一个将其置于孤立无援的嘉世。


他痛恨叶修的纯粹,衬得他如此逼仄卑劣。


可又因此而感到莫名畅快。


因为过于纯粹的人在复杂的世界中难以立足,他也许要受许多的苦,也无法到达心中的目的地。


陶轩因自己的自私浪费了叶修作为职业选手的黄金时期,于是也能够用悲悯的眼光看着现如今的叶修带着东拼西凑的兴欣,在严峻冷酷的职业圈中闯荡。


他坐在沙发里,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摇头说叶修还是看不清楚局势。


以现在职业圈的格局,怎么可能有新战队能够一战成名,直接拿下总冠军。


不可能的,你们兴欣那是什么配置,这样的配置想拿冠军,怕不是贻笑大方。


所以陶轩能够发自内心地对着兴欣说一句加油。


加油噢。


反正你们也无法到达。


那么姑且加油吧。


可意想不到的是,兴欣居然进入了总决赛。


陶轩在看到第三场决赛,苏沐橙倒下,叶修一人对上周孙江三人的时候忽然松了口气。


他才发现自己手心已全是汗,指甲嵌入了手心里。


他再次端起了悲悯的架子,准备欣赏叶修的落败。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六点五秒的奇迹。


他的身体冰冷僵硬,却可以听见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


陶轩终于承认,他从来都不曾放下。


他的内心一直在害怕,不是害怕叶修到达不了,而是太害怕叶修真的达到了。


他害怕自己向现实低头也不曾换来的东西,一直昂首挺胸的叶修却能够得到。


陶轩一直以为世界上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普通人。


有着寻常感情的,有着嫉妒憎恶的普通人。


因此他并非恶人,只是普通人。


可叶修的存在却像是一面锃亮的明镜,让所有用普通来粉饰自身恶念的人无处遁形。


世界上的确有特殊之人。


陶轩看着叶修在兴欣选手的簇拥下捧起奖杯,内心荒凉,道不出一句恭喜。


 


***


 




最近会多写些粮食向短篇,草稿箱里其实一直有不少,但因为我懒,一直攒着没写。


现在忽然就想全部写出来。


我永远喜欢叶修。

评论

热度(5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