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小祖宗

美酒如刀:

※ “即便是异地恋也要倔强地秀恩爱”系列


※ 欢乐向,一发完


 


“不是我说,队长这一波真的是过分。”黄少天说,“你们也看到了,他每天训练完了抱着手机在那儿卿卿我我就算了,还一脸迷之微笑,毫不顾忌全队上下团结紧张的备战氛围和队友严肃活泼的奋斗心情,我感觉空气里都弥漫着胡椒和孜然的味道。”


郑轩不能更同意:“尤其是这个月!越来越过分了!我们队长年轻没有经验就算了,叶神他也不是小年轻了,难道就不知道克制一点?我认为,这很可能是兴欣的阴谋,试图派出退役的叶神干扰我们的配合节奏,背后隐藏着他们趁乱牟利的险恶用心!”


“就是!”


“说得对!”


“兴欣果然阴险!”


蓝雨众人纷纷附和,一时之间群情激愤,物议沸腾。卢瀚文挠挠头,疑惑道:“可是队长那不是在玩手游吗?和叶修前辈有什么关系?”


郑轩哼哼,“你看到队长玩的什么手游了吗?”


“就荣耀上个月新出的衍生桌宠啊!”卢瀚文说,“可以选全明星角色那个,之前他们给夜雨建模的时候不是还找黄少去扫描了吗?听说挺好玩的呀,我微博下面好多粉丝给我安利。你们要是想玩也可以下一个呀!”


“幼不幼稚,谁稀罕?”黄少天嫌弃道。


“小卢啊!”宋晓意味深长,“你还是太年轻了。”


“你知道队长选的什么角色吗?”郑轩继续哼哼。


“上次看到是君莫笑吧?花花绿绿的账号卡,应该是叶修前辈的君莫笑吧?”


郑轩冷笑,“那你看到队长给他那个桌宠起的名字了吗?”


卢瀚文虚心求教:“队长起了什么名字?不会是索克萨尔吧?难道是蓝雨最强?”


“呵呵。”郑轩说,目光冷酷地一闪,缓缓吐出真相:“三个字,大宝贝。”


呕。人群配合地发出音效。


黄少天拍案而起,“是可忍,孰不可忍?!同志们,这口狗粮你们咽得下去吗!”


“虐狗情侣,宁有种乎!”


“我们要揭竿而起!”


“犯言直谏,清君侧!”


“抢了他的手机!”


“卸了他的桌宠!”


“哔了他的叶修——!”


“……”


徐景熙看着众人黑洞洞的视线,无辜道:“……我是说在竞技场里。”


咔哒,大门打开,走廊上的光猛地照射进来。


“咦,大家都在?”喻文州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怎么窗帘也不拉,在做什么呢?”


“哈哈,随便聊聊,随便聊聊。”郑轩说。


喻文州点点头:“早点回房间午休吧,今天下午有新的配合操作要练习,注意养精蓄锐。”


“队长说得对!”黄少天说。


“队长也早点休息!”徐景熙说。


……


众人一齐含恨目送队长离开的背影。


“揭竿而起哈?”宋晓冷笑。


 


桌宠这件事呢,是上次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喻文州提出来的。叶修其实并不怎么感冒——有那个养桌宠的时间,上神之领域打两个野图不好吗?而且桌宠这种毫无竞技性的养成游戏,不都是妹子喜欢玩的吗?


他们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正在一间日式餐厅的包房吃饭。明明可以宽敞地在桌子两方的榻榻米上对坐,两个人偏要黏黏糊糊地坐在一头,喻文州还用一堆鼓鼓的抱枕把两人包围了起来。叶修看着喻文州揽着自己的腰往另一面认真地叠抱枕,一边觉得十分可爱,一边还是委婉地表达了意见:“我觉得没有必要玩桌宠吧?”


喻文州据理力争,甩出了以下几点理由:


第一,全明星桌宠里的君莫笑和索克萨尔分别是用叶修和喻文州自己的脸建模的,养一个桌宠相当于可以天天在手机里看到Q版的对方,训练也更有动力了呢。


第二,异地恋爱本来就是hard模式,也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时间和话题可以聊的。如果养了手机桌宠,他们就可以利用每天的碎片时间在桌宠平台上一起打打JJC做做任务,约等于约会了呀!


第三,听说这个桌游和荣耀网游有联通,桌游角色的积分和成就可以用于兑换网游的材料和装备,还可以转入到网游的公会里——


叶修当即拍板:干了。


叶修的手机是最近才配的,他也不是抗拒这种联系方式,主要是从前用不上。如今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工作,加上和喻文州开启了这段异地恋,手机就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了。他也懒得研究智能手机那些花里胡哨的功能,里面的APP全是喻文州替他安好的,于是现在也扔给喻文州折腾。喻文州给两个人手机里都装好下载包,一一创建角色:自己手机里的君莫笑,和叶修手机里的索克萨尔。


他把叶修的手机递回去:“起个名字吧。”


叶修端详了一会儿屏幕上小小的索克萨尔,神情凝重地想了半天:“要不就叫索克萨尔?”


“不能和角色重名。”


“你也知道我不会起名字啊,账号卡的名字都是沐橙给起的。”叶修摊手,又想了想,探头去看喻文州的手机:“你起了什么名字啊?”


喻文州翻过屏幕来给他看,上面三个橙黄橙黄的大字:大宝贝。


“……”叶修表情复杂:“我现在感觉你也不怎么会起名字的样子。”


“这个不好吗?”喻文州笑道,黏黏糊糊地搂着叶修,在他脖子上轻轻地蹭了蹭。


“得,你说好就好。”叶修被他黏得没脾气,“你是我的祖宗行了吧?来吧小祖宗,先让我把角色创建完。”


喻文州松开一点,叶修腾出一只手来,单手在索克萨尔的脑袋上面输入:小祖宗。


他学着喻文州的样子,把手机翻给他看,得意道:“怎么样,对仗工整吧?”


喻文州望着叶修,在他脑袋上啪叽亲了一口:“谁说你不会起名字的?”


 


喻文州对于养桌宠这件事是逐渐沉迷进去的,就像他对叶修本人一样。最初,他只是单纯地觉得顶着叶修脸的Q版君莫笑有点可爱。


慢慢地,他发现在这个养成的过程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烦扰:要让君莫笑升到可以开启婚恋系统的级别,就要先攒经验;攒经验的过程中呢,不免要喂他吃东西,让他睡觉,带他JJC;要买食物买装备买药品,就要做任务,要打工;打工呢,君莫笑的健康值和好感度一溜儿往下掉,疲劳值蹭蹭往上升。


如果是别的随便什么游戏,喻文州当然可以随手设计出一套合理的健康值和金钱点数分配方案,以最优化的方式有序分配休息、闲逛、吃饭、工作和JJC,以求最快的升级速度;然而看着叶修脸的小人连轴转工作好几个小时,揉着眼睛昏昏欲睡,他便不由得有些不忍心了。


桌宠版叶修实在是太乖巧了。


平时小小的一只挂在手机窗口上,那双下垂眼好奇一样左右张望,站累了就抱着膝盖坐在APP图像上面,红围巾随便挥挥就是一个桃心的形状。


喂他吃东西,他会PIA叽一下抱住喻文州的手指,在上面软乎乎地亲一口。


让他锻炼的时候,这小人可怜兮兮地耷拉着下垂眼,仍然听话地跑步跑得气喘吁吁,不像真·叶修一样回回都在他去晨跑的时候十足坚定地黏在床上,扒都扒拉不下来。


让睡觉就睡觉,而叶修本人睡前常常要插着账号卡玩几把JJC过过瘾,浪费宝贵的睡前光阴。


被允许打游戏的时候,君莫笑小人就眼睛一亮,神气十足,这倒是和他像了个十足十。


这可大大满足了某人日常生活里隐藏得好好的控制欲。喻文州被这个Q版叶修萌得不行,没事儿就开着手机撸一撸他脑袋上呆呆的叶芽。利用业余时间,喻文州仔细钻研了一番这个游戏的平衡体系,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各种要点,最终总结出一份如何让叶修小人既不需要辛苦地连轴转又可以稳步升级的攻略。其中包含了多种战术搭配,数个调整方案,充满了高度的战术思想和深邃的战略意识。堂堂战术大师,豪门职业战队队长,为一个小小的桌宠手游钻研攻略,他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周末见面时这个写在笔记本上的攻略被叶修看见了,他饶有兴致地把这个和众多职业联赛记录挨在一起的桌宠养成攻略读了一遍,问喻文州:“写得很好呀,发到论坛上面去呗?”


叶修的概念里,攻略这个东西是为人民服务的,只要不是为了类似赚材料的特殊用途,自然要PO出去和大家交流,有交流才有提升嘛。


然而喻文州拒绝道:“不。”


“为什么啊?”


“手写的,输入电脑太麻烦了。”喻文州嘴上说。


才不要分享养老婆攻略呢。喻文州心里想。


 


可惜好景不长,乖巧的桌宠叶修只持续到了15级。


某天,喻文州发现自己的大宝贝开始暗搓搓地不听指挥了。明明让他去睡觉,关上手机屏幕没一会儿,他就悄悄爬起来抢BOSS去了;待到喻文州训练结束一开屏幕,就见这位大宝贝仓鼠似的堆了一仓库材料,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健康值却BIU地降到谷底,一副困到摇摇欲坠的样子。偶尔让他出去溜达溜达,一个不注意这小家伙就顺回来几包烟,悄咪咪地藏在仓库角落里,十分掩耳盗铃,仿佛喻文州看不见似的。


喻文州超凶:“口袋里的烟什么时候买的?我去拿水果就那么一小会儿,你也能顺包烟回来?”


叶修眨眨眼:“哎呀,可能经过货架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了。”


“刚好掉进了你的口袋里?”


“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好凑巧啊!”叶修感慨不已。


新仇加上旧恨,当夜,喻文州一个超凶,折腾得叶修活来死去,神魂颠倒。最激烈的当头,喻文州掐着叶修的下巴问:“还敢不敢背着我悄悄买烟了?”


“不敢了……”


“还敢不敢半夜不睡觉打游戏了?”


“不敢了……”


“还敢不敢把加健康的草药扔掉,用仓库装你那堆材料了?”


“不敢了……”


喻文州称心如意了,终于把叶修如愿以偿地送上顶点,逼出了叶修几滴可怜得不行的眼泪。


喻文州心满意足地吻掉那几滴泪水,又亲亲他湿漉漉的睫毛:“听话,下次再让我抓到你往仓库里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有这么容易过关了。”


扶着老腰的叶修:我巨冤!


 


不论如何,自从看了喻文州笔记本上独出心裁的攻略,叶修好歹是提起了一点儿兴趣,终于把那个被他万年扔到屏幕角落里积灰的小索克萨尔拎了出来,准备要试着养一养。


被他拎出来的时候,这个被遗忘了好长时间的桌宠已经差不多快要狗带了,各项数值降至最低,可怜巴巴,奄奄一息。叶修对着网上的攻略看了看,操作了一会儿就成功让他恢复到健康状态,可以做任务也可以打JJC了。


叶修毫不犹豫,开着小祖宗就进了JJC。


这下事情不太好了。


直到要开战,叶修才体会到了小祖宗的操作数据里手速那个两星半代表了什么——人家操作的一枪穿云、一叶之秋、夜雨声烦,基础手速统统都是五星!更可怕的是君莫笑,居然有六星!倍杀,完虐!哪怕叶修这样的游戏素质都救不回来。


这可太不友好了,叶修想,喻文州手有那么残吗?游戏方这也太夸张了,数据都不平衡了吧。


他想了想,从QQ列表里扒拉出当初采样全明星选手面部特征时和他对接的那位工作人员,敲了敲对方:“索克萨尔的手速数据是不是设置得太低了?喻文州的手速也没有那么低吧,只是相对我这种高手来说差了一点点而已,你们这搞得倍杀了都。”


“叶神也玩我们的桌宠啊!”对方受宠若惊,“呃,主要是喻队这个手残的特征传播太广泛了,已经成梗啦。”


“我说,那也不能随便给人安个倍杀吧?过分了啊,游戏都不平衡了。”


“那倒是不至于。”工作人员解释道,“叶神还没给索克萨尔升级吧?这个角色后期比较牛,只要攒够经验把战术值提上去,JJC的时候一个大招顶人家俩,手速就不重要了。”


“哎哟,这么人间真实。”


“叶神加油啊!比心!”


“嗯嗯。”


叶修谢过工作人员,这下不得不思考起怎么才能在这么没有操作优势的前提下打赢JJC,挣到经验了。想着想着,他自己也乐了——这还真有点像蓝雨训练营时期的喻文州,真是又可爱又有点可怜,偏偏最后还让他做到了。


他年少的恋人,真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人。


 


喻文州在QQ里催叶修:“索克萨尔升到二十级还要多久?大宝贝已经三十级了,你再不把小祖宗开过来和他结婚,就快变成大龄剩男啦。”


叶修气定神闲道:“没事儿,我当初不也是大龄剩男吗?这也不耽误遇着你嘛。”


“我们八年前就遇到了。”喻文州提醒他。


“但是今年才在一起呀?”叶修说,“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这句话熨帖到了喻文州的心上,令他恍然了一个短短的瞬间。


这一刻,喻文州非常想要穿过手机屏幕,跨越从南到北的遥远距离,去亲亲叶修的眼睛,告诉他:我愿意为了最好的而付出最漫长的等待,但我已经等不及想要见你了。


拥有蛰伏在胸口的十足耐心,因为爱。


怀揣一分一秒都等不及的迫切,因为同等的爱。


 


其实索克萨尔升级已经非常快了——毕竟这是叶修,任何游戏的天才。


更可怕的是,在给小祖宗练级的路上,叶修的胜负欲被激发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一旦叶修开始认真钻研一款游戏,这个游戏的其他玩家就差不多快没有活路了:叶修操作着手速先天不足的小祖宗,发明了多种清新脱俗的JJC打法,把别的玩家唬得一愣一愣的,拳打君莫笑,脚踢一枪穿云,根本不是梦。没几天,桌宠JJC里就流传着一条消息:随机配对谁都好,配到了小祖宗赶紧跑!


叶修对游戏的热爱大概是天生的,这种激情一旦被激发出来,就很难迅速削减下去。于是两个人下次见面的时候,喻文州出乎意料地发现,叶修竟然抱着手机给索克萨尔打JJC,都顾不上搭理他了。


一开始喻文州还是感动的,心想,叶修也总算是夫唱夫随了一次:让他快些把小祖宗升上二十级去结婚,他竟然这么听话,为了给小祖宗升级连饭也顾不上吃了。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就感到有点微妙了:为什么吃完了饭两个人独处,叶修还是只顾着看手机里的索克萨尔,都不看他了?


他本人还没有桌宠版的索克萨尔好看吗?


这下喻文州开始感到有些不满了,他悄悄地在叶修眼前晃过来晃过去好几次,一会儿给他添一杯水,说:“房间里太干了,你要多喝水。”一会儿给他剥桔子,分成一瓣一瓣地喂到嘴里:“这个橘子有一点点酸,你尝尝?”


叶修让喝水喝水,让吃橘子吃橘子,眼睛却始终盯着手机屏幕,嘴里评价:“不渴不渴。”“不酸不酸。”


喻文州忍无可忍,把手机从叶修掌心里抽出来,牢牢握住叶修试图伸过去把手机取回来的手,捏着下巴扶正他的脑袋,让他茫然的眼神定在自己脸上:“叶修,你今天一直在敷衍我。”


“啊?”叶修茫然地说。


“你是不是有点太喜欢小祖宗了?”喻文州问。


“啊……”叶修拖长了语调。


你是不是比喜欢我还喜欢他了?喻文州在心里说。


 


叶修望着他年轻的恋人那张温润好看的脸: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黑漆漆的,定定地望着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莫名显得有些圆溜溜,带着一点点掩饰不住的委屈,一点点久别重逢的热切,一点点说不出来的失落。


不论多么理智,在热恋里仍然是不讲道理的年轻人啊。


叶修自投罗网般地向前靠过去,喻文州立即用力地搂住他,脑袋蹭在他的肩膀上。


“想什么呢?我当然最喜欢小祖宗了啊。”叶修说,侧过头亲亲喻文州的眼尾。


“我怀里这一个。”


 




END.


 


又到了冬令时,心情非常低落的时候摸一个甜一点的段子……


顺便问一下:这两只有桌宠吗?

评论

热度(951)

  1. 墨喵美酒如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