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黄少天的直播间事故

美酒如刀:

※在国家队里悄悄谈恋爱的喻叶


※黄少友情出镜(并以文字泡形式占据大量戏份)


※欢乐向,一发完


 


国家队所有人一致认为,直播是个好东西,它成功地实现了生产力再分配,完成了话唠的过剩生产力转移,让话唠及其听众各得其所。


“观众朋友们,今天是我们集训的第七天了,我们现在准备出去吃顿好的。集训中心食堂真的,不是我说,比蓝雨的差太远了。早饭的虾饺里面居然没有虾的,夜宵的烤生蚝全是蒜蓉找不到生蚝。最可怕的是每天早上豆汁儿供应不限量,我就想问了,这个不限量有什么意义?是为了鼓励大家去挑战自我吗?能喝这玩意儿的人真的,我服,我觉得这是叶修和王杰希为数不多的令人肃然起敬的地方了,每天早上看叶修面不改色喝一碗下去我都很服气的。哎哟,谢谢这位‘干死叶修’朋友送的游艇。我们现在去王杰希推荐的餐馆,据说是个深藏不露的老字号,期待一下,一会儿我给你们直播repo。说到这个,我要对叶修提出鄙视,作为一个帝都土著,他对本地吃喝玩乐的地方一窍不通,可以说是很不会玩了。王杰希还可以,上次去他找的地方吃早茶还挺好吃的,就比我们G市的差一点点,给观众朋友们推荐一下,名字叫……”


国家队十来个人浩浩荡荡走在外出吃饭的路上,就像犯人好不容易出门放个风,又像小学生好不容易春个游。B市夏天的黄昏微风习习,是个舒服的好天气。


黄少天混在队伍里,一边心不在焉地走路,一边神采奕奕地直播。他最近刚开了个直播间,还在新鲜中,趁着训练的间隙见缝插针地播个不停,主要内容是“看剑圣打游戏”,更主要的内容是“听剑圣叨叨叨”。


空降的黄主播凭借电竞大神的名气(公认)、帅气阳光的脸(自认)、喋喋不休的直播功力(客观真实),在主播届一夜成名。一开始还只有他的粉丝和战队粉丝狂刷跑车游艇,后来观众们发现集训期间同吃同住的国家队队员时不时就在黄主播的直播镜头中出一下镜,比如:直播国家队吃夜宵,直播国家队打狼人杀,直播国家队某队员和某领队PK(附倾情解说),直播国家队队员打篮球,等等。即使只是训练间隙黄主播开着直播打游戏,镜头的背景里也是休息状态的其他大神们,时不时还能从黄主播的解说背景音中分辨出大神们的日常交谈。


于是黄少天的直播间更火爆了,国家队大神们的粉丝从四面八方涌入直播间,天天蹲守偶像掉落,一旦偶像出镜就礼物不要钱一样地刷。


 


黄少天习惯了刷个不停的礼物,已经可以说视跑车如粪土了。但今天,他不过是在跟国家队队员们晃荡去吃晚饭的路上平常地过了条马路,还没说什么呢,就看到满屏疯狂炸开的价值998的烟花,和猛然间层层叠叠飞过的充满大红惊叹号和“yoooooo”的弹幕。


黄少天:喵喵喵?


弹幕:震惊,国家队队员光天化日搞基!


弹幕:我就说他俩肯定有事儿!上次直播里他俩在一边说话靠那~~~么近,四舍五入就是上/床了啊!!!那个气场,谈过恋爱的都懂!


弹幕:我CP官方发糖!让我静静地炸成一朵烟花!


弹幕:痛心疾首,叶修你放开那个喻队!


黄少天终于捕捉到这一波刷屏的关键词,连忙回头去看走在他身后的叶修和喻文州。


由于分心直播,黄少天走得挺慢,已经是挂在队伍末尾了。而这两个人不知为啥比他走得还要慢,就那么晃晃悠悠地缀在大部队的尾巴,不紧不慢,十分悠闲。


叶修对上黄少天回头扫视的视线:“看什么呢?”


黄少天狐疑道:“你俩刚刚在干嘛?”


“过马路啊。”叶修莫名其妙,“还能干嘛?”


“你们肯定干了啥。”黄少天判断,“不然我的观众朋友们不会突然刷屏,他们都特别讲道理的。”


“是吗?”叶修说,“像你一样讲特别特别特别多的道理吗?”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怒,“不要转移话题!你刚刚对我们队长干了什么?为什么观众朋友们说你们搞基?”


“哪有。”叶修无辜道,“你怎么知道不是你们队长对我干了什么?”


“因为你比较无耻没下限,”黄少天毫不犹豫,“我们队长是有原则的!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


“哎呦,文州还很有原则呢。”叶修笑,偏头看向喻文州。


两个人的目光短暂地对上,喻文州眨了眨眼。


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一股奇异的气流飘过。


“好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跟他们走散了。”喻文州笑道,“少天别忙着直播了,等到那儿再说吧。”


“行。”黄少天冷静地关掉直播间,若有所思。


 


当晚吃完饭一回宿舍,黄少天立即关上门,在网上搜索粉丝上传的直播录像,进度条拉到下午吃饭路上的那一截。


“……就比我们G市的差一点点,给观众朋友们推荐一下……”


黄主播向观众朋友们推荐餐厅的同时,他身后的叶修和喻文州正在过马路。


镜头扫到马路中央的两人,他们正在随意交谈着什么,一切都很平常。这时,一辆车从他们身后经过,喻文州自然地伸手扶了一把叶修的腰,把他往前带一小步,然后那只扶着叶修的手没有马上放下,而是贴着他的腰,半搂着他,直到两个人走上人行道才松开。


两个人的动作和神情都无比自然,就是普通地过个马路并拉着旁边的人看个车,完全不受影响地聊着天。


黄少天看完这一小段视频,对观众朋友们的激烈反应感到莫名其妙。


“什么嘛,不就是老叶跟队长一起过个马路吗?两个男的,老叶又不是妹子,这有啥好刷屏的……”


正直青年黄少天嘀咕着,感觉有些摸不准当代观众的心理了。


 


 


 “观众朋友们,看到我刚刚那一招拔刀斩了吗?帅不帅,你们就说帅不帅!我敢说刚才那一下就是周泽楷来了也不一定招架得住,我的时机把握得太巧妙了,完全没有留给对手反应的机会……嗯……嗯?叶修又怎么了?”


黄少天慷慨激昂中,看着又一次忽然跑偏的充斥无数波♂浪号的弹幕,挂着满头黑线,回头看了看角落里的侧对着镜头的叶修。


叶修正撑着下巴坐在训练室的电脑前,屏幕上播放着某场团队赛的视频记录。喻文州在他身后俯身和他一起看着屏幕,一只手松松搭在座椅的靠背上,另一只手则越过叶修操作着鼠标,时不时在某个位置暂停,就着这个姿势在叶修耳边小声交谈几句。两个人离得很近,喻文州的嘴唇快要擦过叶修的耳垂了。叶修则仔细盯着屏幕,频频点头,幽幽的荧光照着他专注的眼睛。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默默回过头:“不是,观众朋友们,你们到底在嗨什么?老叶和队长天天都这么讨论事儿的啊???”


弹幕:瞎了,我已经被这个老夫老夫气场闪瞎了


弹幕:领队和队长天天咬耳朵讨♂论,国家队乙烷


弹幕:老叶被圈着的样子看起来居然有点乖巧是我的错觉吗?!我是不是瞎!


弹幕:我去,这俩要不是一对的话我直播吃仓鼠!


弹幕:哎?!可是仓鼠又做错了什么……


正直青年黄少天孤独而无助,他感觉自己可能被时代抛弃了。


现在的年轻观众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都对他惊艳的拔刀斩漠不关心?这到底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观众朋友们,上次说到集训中心的自助食堂,今天我就给你们直播一下食堂的晚饭日常!好的,我们先来看一下今晚吃什么……”


黄少天一边直播一边飞速地给自己盛好了满满一盘菜,以一个犀利的走位插到叶修身边,在他旁边的座位上放下盘子。叶修一个人坐了一张桌子,但桌上摆着两个人的饭菜和餐具。


黄少天居高临下看着叶修:“老叶快给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


叶修歪头,对着镜头挥挥手:“大家好啊。”


他看着屏幕上狂刷的游艇飞机火箭,咂舌:“哎哟,大家好热情。”


“好了好了你可以滚了。”黄少天夺回手机,“我们来看一下老叶今天吃啥。嗯,不错,不错不错,这个好吃,老叶的品味很好嘛!”


“少天今天吃饭也直播?”喻文州端着托盘在叶修对面坐下,一边笑着看黄少天手里的直播屏幕,一边顺手把一碗水果和一杯果汁放在叶修左手边。碗里红艳艳的西瓜叠成一座尖尖的小山,杯子里则是碧绿的茶叶。


叶修从碗里叉起一块西瓜,咔擦咔擦吃掉。


喻文州目光仍饶有兴致地看着镜头,手里自然地从盛放纸巾的盒子中抽了一张出来。叶修接过那张纸巾,擦掉嘴角留下的一点点西瓜汁,然后喻文州替他把那张用过的纸巾扔到了桌下的垃圾桶里。


黄少天:“……”


弹幕不出所料开始狂刷yoooo,黄少天不忍直视地别过了脸。


不是他不给叶修和队长正名,恕他直言,这两个人,看上去,好像确实有点基。


对不起了队长,虽然我知道你是笔笔直的直男,但是叶修这个人,他真的有毒啊!


黄少天怀着一种替队长忍辱负重的心情,放弃了继续为他们解释他们之间纯洁男男友谊的挣扎。


 


 


“观众朋友们!想必你们已经注意到了,今天我穿的是正装,这条领带很好看有没有?没错,今天是冯主席巡视集训中心的日子,还有一些记者随行,我们正在列队准备夹道欢迎。你们想看大家正装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都没有我帅啊!行行行,我来给你们走一圈。”


黄少天驾着手机在休息室里转了一圈。


镜头照到叶修的时候,他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窗户,一脸好想抽烟的表情。忽然,他收回视线,朝喻文州勾勾手指:“过来。”


喻文州走了过去,叶修替他把歪了一点的领带理正,又随手给他掖了一下衣领,修长的手指碰到喻文州后脑勺的头发。


喻文州笑起来:“有点痒。”


叶修检查了一遍他的衣领,摆摆手,“行了。”


黄少天某个瞬间差点没捂住手机的镜头,但他还是坚强地直播了下去,并假装无事发生过。


等待主席的时间大家都无所事事,正是直播的好时候,黄少天在休息室上蹿下跳,拉着国家队队员们跟观众朋友打招呼,挨个祸害一通。一个没注意的当口,当黄少天正和李轩聊着足球的时候,叶修又不小心出现在了镜头的一角。


这次他在做手操,可能是嫌等待的时间有点无聊,又不能抽烟有些憋得慌。


但他做的不是自己的手操。


他握着喻文州的手腕,好像在认真地帮他做手操,又好像在把玩着喻文州和他一样修长的手指。喻文州非常配合,让伸手伸手,让握拳握拳。


黄少天:“……”


他默默关掉直播,无语:“队长,你们俩能不能注意点?大白天的这儿正直播呢,你们知不知道,你俩都已经被观众朋友们盖章天造地设的一对基佬了!我解释都解释不过来!”


叶修诧异:“观众朋友都这么慧眼如炬吗?”


黄少天:“滚滚滚,是你们太腻歪了,观众都说你们天天在公众场合调情!”


喻文州问:“难道不是这样吗?”


“队长,你被叶修带坏了。”黄少天痛心疾首,“能不能靠点谱?你们这样我有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真男人,不解释。”叶修说。


“少天都解释不清楚的事情,看来十有八九就是真事了。”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感受到了恨铁不成钢,他都努力给这俩人辟谣了,这俩货居然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没有一点挽回形象的进取意识。


黄主播,今天也为国家队的清白操碎了心。


 


 


“观众朋友们,后天就要出发去苏黎世了,今晚我们放假自由活动。我准备去训练室找台电脑打打新副本,最近集训太忙了,新出的副本都没时间打,哪一个比较有意思呢?我准备跟战队的人联个网……”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一楼,门向两边打开,黄少天一抬头,看到了走廊上并肩等电梯的喻文州和叶修,喻文州手里还拎了个塑料口袋装着的西瓜。


“老叶!”黄少天一时间忘记了直播这茬,气势汹汹:“你又把队长拐跑了!说,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叶修诚实地说:“我们去约会了啊。”


黄少天:“!!!”


叶修奇怪道:“怎么了?”


黄少天很心累,对着手机道:“观众朋友们,希望你们忘记刚刚叶修说的话,他就是在喷垃圾话,这种垃圾话都没有必要去听,都是为了调戏你们的。”


叶修非常冤枉,他问喻文州:“我调戏观众朋友了吗?”


喻文州看看他:“你觉得呢?”


“我觉得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调戏你,你比他们都好玩儿。”叶修说。


喻文州笑道:“我只是好玩儿而已吗?”


黄少天:“……Hello?打扰一下,你们可不可以回房间再调情?”


喻文州仿佛这才注意到一脸生无可恋的黄少天,和蔼地问:“少天来吃西瓜吗。”


黄少天心累地摆摆手,瞪了叶修一眼,径自飘去电脑室了。


 


 


“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我们已经平安抵达苏黎世了!今晚仍然是自由活动,你们有没有啥想看的?哎,你们想看查房吗?你们这是想搞个大新闻啊!哈哈哈,这个好,今晚我们就去突击查房,看看那帮家伙都在干啥。你们想先看哪个的房间?叶修吗?唉,老叶的房间有什么好看的,除了打荣耀他还能在里面干啥,这个游戏宅,没有一点生活的!非常无聊了,你们不要对他抱有幻想。真的要看吗?确定吗?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们看一下。”


黄少天愉快地,无知无畏地开始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满走廊乱窜查房之旅。


他一通噼里啪啦敲响领队的房门:“查房了查房了,里面的人快开门!”等待了半天没动静,他狐疑地贴门上听了听,确实没声音,好像没有人在里面。


奇了怪,叶修居然不在房间打游戏?他这么宅的一个人,还能主动出门去?


黄少天疑惑地挠挠头,无奈道:“你们看到了,老叶不在。咱们换下一个?”


然后黄少天就站在了喻文州的房门前。


他严肃地对弹幕说:“你们真的要看队长的房间吗?其实我觉得这样很不好,万一队长在整理资料呢,万一在构思比赛安排呢?这样太打扰他了。我们队长是很正经的人,他和叶修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们贸贸然去打扰他真的不太好。虽然我已经站在这里了,但是我们商量下,如果一会儿队长不高兴了,我能不能说你们是来给他加油的?”


弹幕排队飞过白花花的“怂”字。


黄少天斥责:“谁怂了,谁?我是在为国家队的整体考虑,非常有大局观的。”


好吧,反正喻文州脾气好。


黄少天敲门去了。


等了一小会儿,门里传来拖鞋啪嗒啪嗒擦过地毯的声音,由远及近,门把转动了。


在微微发热的手机镜头中,在观看直播的十万人众目睽睽之下,在黄少天近在咫尺的面前,那扇门打开,露出了一张熟悉而不亲切的脸。


裹着浴袍的叶修站在里面,头发湿润地滴着水,刘海软软搭在额头上,跟黄少天以及黄少天直播间里的十万观众面面相觑。


我走错房间了?我穿越了?我其实刚刚没有离开,一直在敲叶修的房间门?黄少天在没有风的走廊中无助地凌乱,但直播镜头仍旧忠实地记录下了在国家队队长房间中衣冠不整的领队,领队身后豪华大床上凌乱的令人拒绝猜想刚刚发生过什么的被单,以及旁边浴室中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


弹幕瞬间爆炸,不堪重负的直播间卡住了,黄少天本人也卡住了。


在这灾难片现场一样的查房直播中,叶修神色自若:“来找文州?”


黄少天像一个程序设计不流畅的机器人,僵硬地点点头,又筛糠般地摇摇头。


“哦,那你明天再来吧。”叶修果断地关上了门。


被拍在门后的黄少天,这一刻迎风流泪。


黄主播短暂的职业生涯,遇到了第一次重大直播事故。


过往那些被观众们忽然刷屏、令他摸不着头脑的小事,像一群闹腾的麻雀集体在他脑海里扑楞着翅膀,一会儿排成一个S,一会儿排成一个B。直播镜头上的信号灯一闪一闪,好像在愉快地说:我不是早就都告诉你了吗?


这一切最终汇集成一句耳熟能详,举世公认,振聋发聩的真理——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End.

评论

热度(1769)

  1. 墨喵美酒如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