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叶修卧室的奇妙构成

阈悲_打爆叶黑狗头:


*真有童心啊orz


*叶弟弟的胜利?


韩文清是只毛绒熊。




可能是因为生产工手残还是怎样,他的面相在一群呆萌可爱的熊熊里显得分外凶恶,加上他熊高2.3m,在店里的角落吃了一年多的灰,也没有小姑娘愿意把他领回家。




还吓哭了好几个小孩儿。



这时候有一对七八岁的双胞胎来了玩具店,弟弟径直朝他走来——然后半路拐了个弯走了。哥哥七拐八绕之后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肚子。




他居然不怕我。韩文清这么想着,表情仿佛又凶了一点。




然而那个男孩子把他抱起来——身高不够的原因,显然吃力极了。他被男孩子半拖半抱的拉到收银台。




孩子们的妈妈问:“叶修——你一定要这个吗?”






叶修抱着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凶凶的大熊,嗯了一声。韩文清闻见他身上淡淡的奶香。





叶修的床很大,但被他这只体积巨大的熊一躺就占了一半。叶修也不恼,关了灯飞速跑到床上手脚一起缠上来,搂着他很快睡着了。





黑暗中总有梦魔和魍魉蛰伏,巨大的怪兽鳞片轻轻摩擦,缓缓靠近了静谧的床……





韩文清始终睁着眼睛。他轻轻挣脱叶修的手,唯恐惊醒了他。他轻轻的走到床头——金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如同佛灯。




怪兽:???





怪兽有点害怕,不敢走近。只好悄眯眯的在他慈祥(x)的注视下夹着尾巴跑了。





叶修轻轻呓语了下,韩文清赶忙钻回去让他抱着,继续睁着眼睛瞪着无边的黑暗。





我不管黑暗里有什么,因为什么也不能伤害他。










喻文州是只金鱼。




花鸟市场人多鱼杂,狗吠鸟鸣声不绝于耳。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往前走,一路碰倒了好几盆花。




然后正吐泡泡的喻文州连鱼带缸被那男人撞翻在地,玻璃缸脆响一声,碎了,水流了一地。




他有些无奈的在地上挣扎着。心说鱼生短暂,还没有人领回家就要死了。





这时候突然有一双手把他捧了起来,那双手还很稚嫩,比他要温暖一些。那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把他放进鱼缸里,然后懒懒的对着那男人笑了:“叔叔腿脚不灵便哪?那就别乱跑啊。”




被嘲讽的男人气的发抖,然而叶修已经对老板说:“就要这条金鱼了,谢谢。”




他有了一个新的鱼缸,也有了一个新的家。





叶修把他搁在床头柜上,无论熬夜熬到多晚都会给他按时撒粮换水。等叶修睡着以后,他就眯着眼睛缓慢的吐泡泡。




怪物们有时还会来,尤其是在毛绒熊韩文清被送去干洗之后。




黑暗中海碗碗口大小的蛇从鱼缸里破水而出,比手掌还长的一对尖牙泛着冷凝而残酷的光。冷血动物特有的竖瞳凝视着怪物。蛇信慢慢的吐出。




他轻而易举的撕下怪物影子般的身体,怪物仓皇逃走。




怪物:???




不是,到底我是怪物还是您是怪物啊?好好好,我是,我是。





蛇又慢慢缩回了鱼缸,变成了小金鱼。





喻文州在黑暗中缓缓吐出一个泡泡。




你负责乖乖睡觉,我负责把你的噩梦都吃掉。











叶秋是叶修的弟弟。




小时候大家都比较怕黑,进屋之前叶秋就会战战兢兢的说:“哥……我、我一会儿去开灯,你要抓紧我的手啊,不怕。”




谁知道叶修自己走进了他们的卧室,隐没在一片黑暗里。叶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好像害怕他会被黑暗吞掉似的。




灯“啪”的一声开了。





长大一些叶秋学会了失眠,看着另一张床上鼓起的一团,才能渐渐睡着。




这导致了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哥哥会偷偷摸摸的爬起来给自己盖好被子。





终于在他们长大了之后,叶秋不再害怕黑暗,也能在黑夜里爬起来小心的把叶修的被子掖好。




他把叶修搁在被子外的手轻轻放进被子里,然后低头吻了吻他发梢和耳垂。在心里默默道声:哥哥晚安。我也爱你。





怪物受不了这种高段数的秀恩爱,落荒而逃。




你们辣眼睛!










愿世间所有丑恶都远离他。


因为他配得上世间所有的美好。


这才是一个叶吹对叶修的正确态度。


如果叶粉的词库里有对叶修的侮辱性词汇的话,吹叶大队有理由怀疑您的粉籍。



END.


谁黑叶修我黑谁。


嗯。


修仙结束。晚安。


(❁´◡`❁)*✲゚*

评论

热度(1122)

  1. 墨喵阈悲_打爆叶黑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