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在网上看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枝影横斜:



梗来自前一段时间的热门微博“在网上看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感兴趣的可以搜搜看。




一.


一名男人。


一名穿着低调且奢华的男人。


张新杰皱了皱眉。


这个男人正在和叶修说话,他身旁停了一辆黑色保时捷,张新杰平时没有太关注车的型号,没认出是保时捷哪款车型,但一眼既知价格不菲。


男人大约三十来岁,沉稳儒雅,看上去甚至还有几分眼熟,他与叶修相谈甚欢,从叶修微扬的唇角来看,这两个人显然关系匪浅。


但张新杰却怎么也想不出,在异国他乡的苏黎世,会出现哪个看上去有些眼熟且与叶修熟稔的人。


他很危险。


张新杰做出如此评论。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电话,“是我,对,刚买完东西回来。我在门口看到叶修和一个男的非常亲密的聊天,据我目测,这个男人威胁系数至少是S级别。”


“什么?!”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话,背后偷听的黄少天、张佳乐顿时炸毛了,他俩怒闻情敌一声吼:“张新杰你看好他们!随时报告动向!我们马上就来!”


张新杰没等多久,国家队一行人简直是光速般从酒店18楼跑了下来,连苏沐橙、楚云秀都本着看热闹的心态跟着下了楼。


方锐一马当先,跑的比谁都快——楚云秀一度觉得他不该去做电竞选手,也许田径运动员更适合他——方锐一边跑一边骂:“哪个妖艳贱货在勾引我们纯洁无知的老叶?”


纯洁无知……


李轩一个踉跄,差点自己摔倒的同时还绊倒孙翔。


正在与叶修交谈的男人听到了这句突如其来的叫骂,有些莫名其妙的侧过头。


那是一张熟悉的,经历过岁月雕琢打磨后,比记忆中更显成熟英挺的面容。


苏沐橙登时惊呼起来:“雪峰哥?!”


国家队除了叶修外资历最老的老人张佳乐也跟着叫道:“嘉世那个——吴雪峰?!”


 


二.


吴雪峰,曾于嘉世三连冠时期操作着气功师气冲云水,与斗神一叶之秋并肩作战的前大神级职业选手。


只要是了解斗神巅峰时期历史的荣耀粉们,没有人会忽视这个站在叶修身边的,看似被斗神万丈光芒所掩盖的,斗神最可靠的队友。


在没有苏沐橙的沐雨橙风之前,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就是当时所有人心中的最佳组合。


喻文州眉头微皱。


果然是危险系数s级的棘手人物。


此时,难得相遇的一群人正坐在苏黎世的一家中餐馆中,喻文州含笑看向坐在吴雪峰身旁的叶修,若有所思,“想不到居然会在苏黎世遇到吴前辈。”


“巧合而已,我也没想到荣耀世邀赛居然会在苏黎世举办,”吴雪峰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边的菜单推了出去,“说好今天我请客的,大家不要客气,就当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队长的照顾。”


方锐重重哼了一声:“哼!”


王杰希对方锐的拆台毫无尴尬,淡然自若地接了这当口最合适的台词,“应该的,再说该是我们感谢叶领队才是,叶领队才是国家队最辛苦的那个。”


叶修很欣慰,“既然知道我这么辛苦,那下次大眼你来帮我写报告吧。”


方锐重重哼了一声:“哼!”


张佳乐正拍桌大笑,“吴雪峰你还叫老叶小队长呢?多年媳妇熬成婆,小队长早已经熬成老队长了!”


对这种程度的垃圾话叶修连眼皮都懒得抬,“哦?在这么多小鲜肉里居然是你说这句话,来自夕阳红战队的张佳乐同志。”


第二赛季出道的大龄职业选手张佳乐无法反驳,他欲言又止,半天才憋出一句:“叶修你大爷的!”


在他们二人对话间,方锐又不死心地重重哼了一声:“哼!”


“我大爷很好,劳你挂心了夕阳红同志,”叶修瞥了一眼哼唧半天的方锐,“点心大大,你什么时候改属猪了?哼唧半天了都。”


“老叶,你老实说!”方锐见被翻牌,也不哼唧了,他怒指吴雪峰,“我是不是他的替身!不然你为什么执意让我一个盗贼转气功师!”


叶修目瞪口呆,“不是,什么样的错觉能让你觉得自己是替身?你以为雪峰的气功师也像你一样猥琐?猥琐方你安心吧,你的猥琐流气功师开创了荣耀先河和荣耀之最,雪峰拍马也赶不上你。”


方锐一听,登时喜笑颜开,“老叶我就喜欢你这么有眼光的实话实说,毕竟论猥琐也就只有我能跟你比了。”


正在喝水的李轩一口水差点喷到唐昊身上,叶修那话居然能被听成是夸奖,粉丝滤镜已经不足以形容方锐的眼瞎程度了。


李轩怀疑方锐根本没有眼睛。


深有同感的黄少天捶桌大笑:“猥琐方你离进精神病医院不远了,这特么也能被你听成是夸奖?”


方锐没来得及反驳,吴雪峰却忽而笑了起来,他感叹道:“你们关系真好。”


“那当然,”黄少天嘚瑟,“我和老叶的感情比海还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老叶送我情啊!”


“放屁吧黄少天!”方锐怒道,“你艹人设的时候想到我们兴欣的人了吗?没有。我跟老叶同吃同睡同游戏,感情不比你深?”


现任荣耀第一人周泽楷对他们这种争论王之蔑视:“呵。”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无视这群撕人设的,问出了此时最应关注的重点,“吴雪峰前辈和叶领队的关系也很好,这么多年一直在联系吧?”


吴雪峰笑笑,“已经有段时间没联系了,没想到当年那么软萌的小队长,现在已经可以带领国家队征战世邀赛了。”


吴雪峰说着,忽然有些心疼。他离开嘉世的时候叶修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再见面时,叶修已经褪去了少年时的青涩和柔软,成熟而收敛锋芒的叶修不复他记忆中的飞扬跋扈,尽管吴雪峰知道已经过去了七年,但再见面时,他仍有一种,当初那个小小少年是在他离开的一夜之间,变得老成而持重的错觉。


成长需要的代价,吴雪峰再清楚不过了。


他竟不敢去细想,在第三赛季过后,叶修究竟遭遇了什么。


“软萌?”唐昊嗤之以鼻,“叶修还有软萌的时候?你是不是在逗我?”


“就是!”黄少天附和,“我从认识老叶的时候他就这么卑鄙无耻了,难以想象他还有软萌的时候,说他软萌请拿出证据来,不然我就举报你非法卖安利!”


楚云秀受够了国家队这些明明好奇的不得了还要硬撑人设的基佬,“闭嘴吧黄少天!”


喻文州笑问:“那么吴前辈,你介意说一下叶领队软萌的过往吗?”


“好啊,”吴雪峰想了想,“第一赛季夏休期的时候,小队长身上发生了一件特别可爱的事。”


叶修闻言感到了危机,他阻拦道:“喂喂喂,雪峰不是吧?总共就那几个黑历史,你都翻来覆去说好多年了,我不要面子的啊?”


“闭嘴!”孙翔喝道,不知是愤怒还是激动,他的脸涨得通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快说快说,我倒想看看叶修的黑历史到底有多黑!”


 


三.


第一赛季夏休期的某一天。


叶修突然感到左边脸颊一抽一抽的疼。


这疼痛来的毫无预兆,让正在抢boss的叶修操作发生了明显的失误,本已被他拉住的野图boss立刻调转头投向对面蓝溪阁的怀抱。


但那时这股疼痛没有引起叶修的注意,他以为这疼痛很快就会过去,也就没去管它,但三天过去了,叶修脸颊上的疼痛非但没有消失或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最疼的时候他甚至差点飙泪。


在某天和韩文清相约竞技场pk,正打的如火如荼时,这股疼痛竟然加倍升级,如刀割、如针刺、如撕裂,辍学小少年叶修竟然在那一刻深刻明白了语文老师经常说的“痛不欲生”是有多痛。


叶修的小号战法忽然停下了所有动作,被抓住时机的韩文清一顿拳打脚踢。


“你怎么了?”韩文清打完一套连拳,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


叶修疼的泪眼汪汪,“不知道,突然脸好疼。老韩我跟你说,真的特别疼!”


耳机里韩文清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快去医院!这么疼都不去医院你是傻的吗?”


“好热……”被三伏天高温吓的躲在空调房里一步都不想动的叶修哼哼唧唧,“我先去度娘一下,没什么事就不去医院了,真的好热啊。”


被叶修撒娇般语气弄的毫无办法,韩文清只能同意他先去百度。


但事情并不如叶修所愿,他本以为只是缺乏维生素ABCD才引起的面部疼痛,居然是一种叫“三叉神经痛”的病!


“三叉神经痛的发作常无预兆,而疼痛发作一般有规律。每次疼痛发作时间由仅持续数秒到1~2分钟骤然停止。初期起病时发作次数较少,间歇期亦长,数分钟、数小时不等,随病情发展,发作逐渐频繁,间歇期逐渐缩短,疼痛亦逐渐加重而剧烈。”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居然完美符合。


“触发点常位于上唇、鼻翼、齿龈、口角、舌、眉等处。轻触或刺激触发点可激发疼痛发作。”


叶修摸了摸自己脸上疼痛的部位,轻轻按了一下,登时疼的龇牙咧嘴。


完了,这一条也完美符合。


“疼痛时如刀割、针刺、撕裂、烧灼或电击样剧烈难忍,甚至痛不欲生。”


叶修哭丧着脸看到了这个网友答案的最后一句。


“三叉神经痛至今无法治愈,只能吃止痛药或手术减轻疼痛。”


“叶秋?”久久未听到声音,韩文清有些担心地唤了一声。


好半天,叶修的声音才从耳机另一边传来,“老韩,我可能……没法在联盟打下去了。”


韩文清眉头紧锁,“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我估计要退役了,”叶修点了一根烟,明明眼睛红通通的却还要故作坚强,“我得了……三叉神经痛,这病没法治愈,疼起来毫无预兆,我要是比赛时候疼起来操作肯定受影响。不过你别担心,也许我能成为下个张海迪、霍金什么的,战胜病魔顽强拼搏在赛场上,这比‘斗神’还酷吧?”


韩文清半晌未言,过了片刻,他突然说了一句,“别乱想,我已经买了今晚的机票,明天一早就到H市,我们先去医院。”


叶修心里一暖,却又复生诸多愁思。


沐橙还那么小,如果自己不能打联赛,他俩的生活该怎么办?嘉世才刚刚拿下第一赛季冠军,如果自己突然退役,雪峰他们又怎么办?会不会受到影响?


叶修担心的几乎一宿没睡,他捂着不停抽痛的脸颊,翻来覆去的想着,越想越是担忧,越想越是害怕。


第二天一早,叶修顶着俩黑眼圈爬了起来,时间还早,沐橙还没醒,他给沐橙留了张纸条,说去给韩文清接机,也没敢再多说什么,匆匆出了门。


韩文清的班机十分良心了,不仅没有晚点甚至还提前二十分钟到达。


机场人来人往,韩文清在熙攘的人群中格外显眼,黑衣黑裤黑脸,一副黑社会老大的装扮,在人群中简直鹤立鸡群。


“老韩!”


叶修挥了挥手。


韩文清走了过来。


叶修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韩文清突然皱起了眉,他伸出手轻轻碰了下叶修的左颊,“你的脸……”


“这个啊……”叶修本想强颜欢笑故作坚强说一句不要紧,却听韩文清又说,“肿了。”韩文清想了想,拖住叶修的手就走,“先去医院。”


挂号的时候,他俩起了分歧,叶修正准备挂神经科,韩文清突然来了句,“口腔内科。”


叶修:“???”


穿着白外套、慈眉善目的医生听完韩文清黑着脸的诉说后,笑眯眯道:“小伙子,你只是蛀牙了牙疼而已。”


“我只听说有人把三叉神经痛当成牙痛的,第一次见有人把牙疼当成三叉神经痛的。”


叶修:“……”


我去,感觉没脸见人了。


垃圾百度害我一生!


艰难苦恨地补完牙后,韩叶二人终于得以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韩文清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叶修捂着腮帮子,小声辩解,“这又不是我的错,这都是度娘的锅!”


韩文清叹了口气,他把叶修一头杂毛揉乱。


“你是傻的吗?”


韩文清说。


 


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历史才说到一半,张佳乐、黄少天、方锐就已经笑得不行,等吴雪峰说完后,黄少天更是笑抽了一般边拍腿边说:“卧槽老叶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傻???三叉神经痛、还退役哈哈哈。”


张佳乐笑着笑着甚至打了一个嗝,“老叶我跟你说我这件事我能嘲笑你一辈子!”


叶修有些恼羞成怒,“都在笑什么笑,谁还没有黑历史怎么得了?”


方锐附和:“就是!我就鄙视你们这种落井下石的了,老叶你看他们都想看你笑话,只有我是真心爱你哒。”


唐昊冷笑,“说话‘哒’来‘哒’去,多半娘炮兮兮。”


苏沐橙是又想笑又有些莫名的心酸,“原来那时候韩队是因为这件事才来H市的,你竟然什么都没跟我说。”


张新杰面色严肃,“队长居然没跟我说这些,他竟然把这件事埋在心里这么久,还把我当队友么?”


笑够了的王杰希在叶修恼怒的眼神里一秒恢复淡定,他一本正经的说:“从吴前辈叙述中可以得知那时候处在夏休期,吴前辈也不在队里,知情的只有韩队一人,我相信叶修不会把这件事拿去到处乱说,那吴前辈是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后面又发生了一件事,”吴雪峰眼中泛起柔波,“很可爱的一件事。”


叶修大惊失色,“不是吧雪峰?你还要说?我们多年的队友情呢?!”


喻文州微笑着提出了建议,“如果领队不想听的话,或许可以出去待一会儿?”


叶修:“……”


势单力孤的勇者叶领队,被邪恶的国家队大魔王以多胜少给击败了,世界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之中!


而邪恶的吟游诗人吴雪峰,开始声情并茂的叙说着着污蔑勇者的造谣故事:“那是第二赛季初的事了……”


第二赛季除了繁花血景横空出世之外,各队的实力提升亦不容小觑。


与尚显青涩的第一赛季不同,第二赛季联盟方方面面在汲取前一赛季的经验,发展的更为完善,而经历了第一赛季的比赛历程后,各个职业战队实力都有了较大幅度增长。


作为第一赛季冠军队伍的队长,叶修这赛季甚至可以说比上赛季还要忙碌,他忙着分析各战队比赛视频,拟定作战计划,制定战队训练方案,常常忙到深夜。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自己浑身酸痛无力,脖子更是酸疼的厉害,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比赛的时候多多少少会受到些影响。


吴雪峰也察觉了出来,“小队长,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


“有点,”叶修揉了揉僵硬的脖子,“最近身上酸疼酸疼的,脖子也有点僵硬。”


吴雪峰性格有些老妈子,叶修又是队里最小的,他忍不住嘱咐道:“估计是落枕了吧?这周比赛之后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叶修觉得很麻烦,宅男一般都懒得出去走动,有那个时间还不如陪陪荣耀女神呢,于是他推脱道:“没什么啦,小问题。我回去百度看看好了,大不了买瓶综合维生素啃啃,哪里需要去医院。”


他这么说的时候,完全忘记了上次百度看病是怎么坑他的。


叶修本来也就是随口说说,但奈何老妈子吴雪峰十分严肃认真,定时定点催他去查查病症,叶修为了从唐僧般的啰嗦中解脱出来,只好把自己的症状描述出来,然后点了“百度一下”。


网页立刻跳出了答案。


叶修点开最上面的那个搜索结果,只见网上医生残忍无情地回答道:“您好,找对了药,用对了药,生命的奇迹照样会出现。现在,让我们来对比症状。”


叶修心中一沉。


他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往下看去。


是否感到浑身酸软无力?


是。


是否感觉精神不济?


是。


脖子是否僵硬?


是。


按一下脖子,是否有硬块?


叶修按了几下酸疼的脖颈,硬块没发现,但脖子周围确实十分僵硬。


于是他选择了是。


对比完一系列症状后,等待医生回答的其间,叶修顺手拿起杯子正欲喝水,网上医生的答案又跳了出来,医生告诉他,他得了肿瘤,约莫还有三个月的生命。


叶修瞪大了眼,杯子一个没拿稳,“哗啦”一声摔在地上,破碎的玻璃渣子四处飞溅,叶修也没管,他怔怔的关上电脑,坐在床上发呆。


太突然了,他还没满二十岁,他还没走完常人一生的三分之一,就被人告知,你的生命到此为止。


就好像一把酣畅淋漓的竞技场,你正打的起劲,系统已经判定你输了。


他还没来得及回家。


他还没来得及跟父母说对不起。


他还没来得及把沐橙养大。


第二赛季刚刚开始,他还没来得及再夺回一个冠军。


他甚至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


他还有那么多以为会来日方长,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但现在却告诉他,你以为的“长”,其实只剩下了三个月。


叶修不知道自己在房间里待了多久,天黑的时候,吴雪峰推门走了进来,“小队长,怎么没去吃饭?”


“不想吃,没胃口。”叶修闷闷道,他抬起头,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泫然欲泣地盯着吴雪峰,“雪峰,我有事跟你说,我生病了,很严重的病。”


吴雪峰蹙起眉峰,“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去医院也没用,”叶修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是……”


说时迟那时快,吴雪峰的手机铃声突然叫嚣了起来。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叶修:“……”


吴雪峰接了电话,“韩队?”


电话那头传来韩文清的声音:“叶秋在吗?”


吴雪峰看向叶修,叶修抽了抽鼻子,闷声道:“我不想说话。”


善解人意的吴雪峰立刻说道:“小队长不舒服,不太方便说话。”


“不舒服?怎么回事?”


“他生病了,”吴雪峰瞥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叶修,“好像有点严重。”


韩文清蜜汁沉默了起来。


“韩队?”


老半天,韩文清才回了一句,“你问叶秋是谁告诉他他得了重病的?是不是百度?”


吴雪峰:“??”


虽然满头问号,但吴雪峰仍然转达了韩文清的话。


叶修好像开始觉得哪里不对,“……嗯,我……百度的……度娘说我得了绝症,还有三个月……”


吴雪峰:“……”


韩文清:“……”


和韩文清说了句“抱歉”后,吴雪峰挂断了电话。


叶修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用一双忍着眼泪,红通通却又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吴雪峰。


就像一只怯生生的小白兔。


“你呀,”吴雪峰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聪明点?”


 


五.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是不是傻?上了一次当还上第二次当?”黄少天吐槽道。


张新杰很不开心,“队长太过分了,这么可爱的事情为什么不分享?”


张佳乐神色复杂,“原来我刚出道的时候,老叶你还这么青涩。”


楚云秀点评:“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


方锐嘿嘿笑道:“可以说是跟我十万分相配了。”


王杰希批评他:“你怎么可以轻信百度?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如果你想狗带就去百度看病’吗?医生认为你还能抢救,但百度已经给你看好墓地了。”


孙翔哼道:“叶修,这件事我可以嘲笑你十年,你再说我配不上一叶之秋,我就把这件事po到微博上!”


唐昊硬撑人设,笑的十分克制,“好吧,我承认你还算可爱。”


肖时钦说,“还算可爱这个言论是不严谨的,明明十万分可爱。”


叶修难得一见的有些羞恼,他怒道:“行了行了,随便笑笑就好了,谁还没有天真无邪的时候啊?”


苏沐橙冲他眨了眨眼,“你脸红了哦。”


一片欢声笑语中,喻文州忽而感慨道:“吴前辈,我突然有些羡慕你,曾经参与过那么多叶修的过去。”


吴雪峰收敛笑意,因回忆产生的那丝温柔,亦正徐徐褪去。


“你也说是曾经了。”吴雪峰说,“我参与的不过是他的过去,而你们,却拥有着现在。”


喻文州目光一转,“是啊,我们拥有着当下。”


“还有未来。”


周泽楷突然说道。


他凝视叶修,向来寡言少语的轮回队长,唇边漾开了一朵浅浅的笑靥。


 


六.


吴雪峰一怔。


“是啊,你们拥有着他的现在。”


“以及未来。”


充满无限希望的未来。


 


END


 


把牙疼当做脸疼在网上一搜以为是三叉神经痛这件事,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以为是看不好的病懒得去医院,结果脸肿的老高…………


三叉神经痛介绍来自百度百科。


“您好,找对了药,用对了药,生命的奇迹照样会出现。”这句话来自网上看病博的热评。


一千多粉了,我们来点文,感兴趣的妹子可以在评论里说下梗⁄(⁄ ⁄•⁄ω⁄•⁄ ⁄)⁄


没有如意梗的妹子可以点一下作者脑洞。


1.兴欣黑叶修黑阮成拍到叶秋以为是叶修。


2.国家队如何拯救大龄网瘾青年叶领队。


3.黄叶武侠,剑圣这个称号也太适合武侠了吧!


4.周叶ABO,双A,互相以为对方是O的梗。


5.all叶仙侠梗,想写一个“翩翩白衣云端客,生死为谁一掷轻”的老叶!斗神这个称呼也太适合修仙了吧!


6.成为巫师吧的后续……


基本都会写,大概就是谁先谁后的问题QAQQ





评论

热度(931)

  1. 墨喵枝影横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