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兴欣叶/all叶】为什么都挖不了兴欣的墙脚

枝影横斜:

(`・ω・´)老叶生贺第三发


听说上一篇有人点最后黑字点不出文?点不出是正常的,因为我刚刚才把这一篇肝出来_(¦3」∠)_




温情向(大概),献给老叶和兴欣的每个人。




为什么都挖不了兴欣的墙脚?by联盟第一兴欣脑残粉茶小夏


                                                                    ——电竞之家0529期娱乐版


 


兴欣是一支神奇的战队,而众所周知,笔者是这支战队的脑残粉。


笔者也是见证过无数战队崛起、辉煌而又衰落的人,那么又为什么会对这样一支战队死心塌地的粉着呢?


因为这是一支可以将奇迹变为现实的战队。


这是唯一一支从挑战赛进入联盟的草根战队,这是唯一一支初入联盟就夺得总冠军的网吧战队。但这些都不是兴欣战队最神奇的地方,这支战队最奇怪的是,几乎每个人都被其他战队挖过墙脚,甚至不惜开出完全不符合新人身价的合同,但至今,这支战队还保留着初进联盟的阵容。


一个也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


很多读者都曾经私信问过笔者这个问题,那么接下来,就跟着笔者一起,去看看兴欣战队的选手们会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有些简陋。


这是笔者刚到兴欣战队的第一印象。不过也是正常,虽然取得了第十赛季总冠军,但兴欣毕竟还是一支才成立一年的草根战队,自然不能跟豪门战队相比。


战队老板陈果女士非常热情,听闻笔者的来意后,连忙去训练室大吼了一声:“有记者来采访了,你们谁有空赶快出来一下!”


呃,陈果女士真的是十分豪爽。


好吧,让我们一起来期待第一位接受采访的会是谁呢?


 


真没想到,居然会是唐柔。


唐柔应该是兴欣战队新人里最受瞩目的了,她的寒烟柔攻势迅猛霸道,一举夺得了第十赛季最佳新人称号,并在总决赛对阵轮回时完成了她承诺过的一挑三,如此凶猛的战斗法师,完全想不到她的操作者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美丽的姑娘。


“唐小姐,您好,我是电竞之家的特约记者茶小夏,”笔者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开门见山地问道,“作为第十赛季的最佳新人,听说有不少战队对您有意,单微草就邀请您好几回,我听说,甚至还有战队开出一千万的合同邀请您加盟,但您还是拒绝了,请问您是怎么想的呢?”


唐柔笑了笑,把颊边的碎发别进耳后,“单用钱来邀请我,我怎么可能会答应?”


笔者有些懵,真想打自己几个耳光。兴欣战队穷兮兮的设定太深入人心,笔者竟忘记面前的唐小姐家里的钱甚至可以买下整个联盟。


对她谈钱,太肤浅。


“那您是……看中兴欣有夺冠的希望才坚持拒绝他人的吗?”笔者艰难的开口。


“呵,”唐柔突然笑了一下,“想要把我从兴欣挖走,至少得先胜过叶修吧?”


“这……岁月不饶人,也许现在没人战胜得了叶神,但随着叶神年龄的增大,总有人可以打败他,那么到时候,您会选择离开兴欣吗?”


“不会。”唐柔非常坚定地说,“其他战队,没有叶修。”


 


怎么说呢,真是一个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唐柔说完就离开了,笔者整理了一下采访资料,结果一抬头,魏琛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不夸张的说,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真的把笔者吓了一跳。


“小子,听说你要采访我们兴欣?”魏琛咬着一根烟,十分高贵冷艳的坐下,“行了你问吧,今天老夫心情好,可以多回答你几个字。”


笔者真的很不好意思跟他说,他不在我的采访计划里。


纵观整个第十赛季,魏琛仅仅只在对战蓝雨时出过场,很明显只属于外援性质。而且第十赛季时魏琛已32岁高龄,没有哪支战队会想不开来挖这个墙脚。


但他这么热情,笔者也只好硬着头皮问了,“您为什么会在退出职业圈后多年又随着兴欣战队重回联盟呢?”


魏琛显然十分高兴,他对着笔者详细诉说了他多年的网游历程,又是如何跟叶修在网游中仿佛宿命一般地重逢了,于千万网游账号中,遇见了他想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于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他爆出了那把让他们从此再也分不开的,珍贵的银武。


 “唉,”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如今我已有千万身家啦,早就不追求什么高薪什么地位了,我现在只要追求叶修就好。”


……等等,笔者是不是听错了?


但得意洋洋说完这句话的魏琛已经叼着烟跑远了,笔者只好含泪把这句话记下来。反正发不发表,还要看我们主编的意思。


 


正在笔者心情郁卒之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忽而翩翩而来。


没错!她就是整个联盟的女神,苏沐橙!就算此刻她抱着一桶爆米花,一边吃一边哼着歌,也还是那么美。


“沐橙!”笔者连忙打招呼,“我能采访你一下吗?”


温柔大方美的像仙女一样的苏沐橙笑着回复我:“可以啊,你要问什么?”


笔者连忙从女神的美貌中脱离出来,问出了本次采访重点问题:“首先恭喜一下兴欣夺冠。沐橙,我听说你刚来兴欣的时候,有很多战队开着高薪挖你是吗?”


“是啊。”


“请问你是怎么决定抛弃那些高薪诱惑而待在兴欣的呢?”


苏沐橙歪着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允许笔者跑下题,不得不说这样的女神实在太萌),她说:“我反而觉得那些挖人的比较不科学。明知道我和叶修哥关系好,到底是什么样的错觉让他们以为开着高薪就能让我离开叶修?”


……无、无法反驳。


主编,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女神翩翩而来,女神又翩翩而去。


笔者感到了采访的艰辛,笔者决定采访传说中兴欣里最为冷静理智的安文逸。


其实安文逸也不在笔者原定的采访计划中,虽然整个第十赛季他成长了不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是目前联盟里的最差治疗,在兴欣里,是为数不多从未被挖过墙脚的人之一。


毫无疑问,兴欣最大的短板就是治疗。赛季初期那些质疑地声音足以摧毁任何一个职业选手,但是,安文逸却挺过来了。我想不只是笔者好奇,各位兴欣的粉丝想必也对安文逸的心路历程感兴趣。所以,笔者问了这个问题。


“怎么走过来的?”安文逸淡然地笑了一下,经过一个赛季的锻炼,他的气质愈发沉稳,已经看不出曾经的风言风语对他产生过的任何影响。“就像每一个新人一样,我开始是真的害怕战队抛弃我。我知道我没什么天赋,手速永远跟不上意识,叫我手残也名副其实,联盟里比我优秀的治疗一抓一大把,我自己都想不出战队有什么理由不换治疗。”


“没想到战队,尤其是叶修前辈,从没有抛弃我的想法,还给我换了一身银装,大家都知道我们兴欣穷,拿着稀有材料做了一身银装却给了我这个垃圾到极点的治疗,不夸张的说,我当时真的哭了。”


“从那以后,流言蜚语就再也不能影响你了是吗?”笔者听到这里,似乎已经了解了这个套路,但安文逸却扶了扶眼镜,果断否认,“怎么可能?”


还没等笔者问,安文逸已经自顾自地说了出来:“我可是兴欣唯一的治疗,小唐有天赋吧,团队赛还不是经常板凳,包子有才吧,团队赛还不是经常板凳,一帆有大局观吧,团队赛还不是经常板凳,团队赛里每次必上的新人是谁?当然是我,无论如何我都在场上,无论如何我都在叶修前辈身边,就算奶不上,吸引炮火我也觉得很幸福。”说着,安文逸还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就是这样想着,才走过了那段艰难的路程。”


笔者目瞪口呆,吓的笔都掉了。


你们兴欣套路这么深,叶神知道吗???


心好累,好了我们来采访下一位吧……


 


乔一帆,前微草战队选手。他是个非常出色的阵鬼,兴欣第一辅助,优秀的大局观曾多次得到各路选手夸赞,在评选本赛季最佳新人时,无数粉丝为他不平。


第十赛季明明是他职业生涯的处子赛季,但因上一年就注册了职业选手,哪怕在微草阵中从未登过台,也失去了评判最佳新人的机会。


笔者对乔一帆的关注还是比较多的,知道从他第一次登台挑战赛开始,陆陆续续有十几支战队私下对他开出高薪挖人,但乔一帆全部拒绝了。


“可以谈一下拒绝的原因吗?”


“因为我永远记得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向我伸出手的是谁。”乔一帆回答,“兴欣承载着我所有的理想,而且……”


笔者的心突然一颤,觉得自己并不想听那个而且,但是,来不及了……


“而且我每天都可以见到让我实现所有梦想的叶修前辈,我现在最开心的就是每天给叶修前辈倒水,”乔一帆忽然开心起来,“其实饮水机选手也不错,前辈喝完水后嘴唇特别润,亮晶晶的很好看。”


主编大人……后面这句话我到底要不要写下来……


 


乔一帆离开后,笔者打开笔记本,看了下还未采访的人员名单:方锐,包荣兴,莫凡,罗辑。


笔者痛苦的捂住眼睛,还是想挣扎一下,最后选择了先采访最安全的罗辑选手。


罗辑上场次数也不多,操作水平可以说比安文逸还要差,但他仅有的几次出场,却给了观众无与伦比的视觉盛宴。


拆迁流。


笔者相信,在看到地图被整个拆毁的刹那,无数人内心肯定在呐喊:还有这种操作?而兴欣告诉我们,是的,就是有这种操作。


这就是兴欣所不能预料之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操作很烂,看起来毫无存在感的选手,究竟能在场上发挥什么作用。


这就是叶修的神奇。


安文逸,罗辑,魏琛,假如在其他战队,这几人绝对会是板凳至死的选手,因为他们操作不行,因为他们意识不行,但在兴欣,这些不行的选手却全都聚集一起,出人意料地一举夺得了冠军!


从前大家都说蓝雨是最具包容性的战队,但笔者想,恐怕这个名号,是要让给兴欣了。


“由您发明的打法,召唤师拆迁流现在在荣耀中十分流行,听说在对战霸图后,也有战队邀请您加盟是吗?”


罗辑有点紧张,但仍然坚定地回答,“是的。但他们不知道,我之所以能打出在你们眼里看起来十分酷炫的拆图流,是因为我在兴欣这个团队里。换一个团队,无论是哪个团队,我都不可能有这么出色的发挥。”


笔者十分赞同的点点头,“很少有选手像您这样清楚的认识自己呢。”


罗辑突然红了脸,“也、也没有啦,我哪有那么伟大,那是我过来前方锐大大给我写好的台词。我很肤浅的,我在这里其实只是因为叶修前辈在而已。”


笔者:“……”


你其实可以不用告诉我的,罗辑选手。


“说的好小弟!”笔者还未想好怎么开口,兴欣的包荣兴选手就突然冲过来,用力拍了拍罗辑的背,罗辑被他拍的一个踉跄,看起来十分疼,笔者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我的答案呢跟小弟一样,”在笔者还没开口的时候,包荣兴已经兴冲冲的对着我的录音笔大声说道,“我有一块砖,老大哪里需要我就往哪里搬,砸也没问题!老大是最棒的!我们道上的人最讲义气了,我生是老大的人死是老大的死人!我发言完毕!”


……嗯,兴欣的包荣兴选手果然如传闻中那般脱线。


 


而兴欣的莫凡,却是个和包荣兴完全相反的选手。


他只出场单人赛,单看战绩,其实算不上多好,但他打败的人,却都很有话题性,甚至还有孙翔、黄少天这样的神级选手,诚然是有运气在里面,但谁说运气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呢。


这位选手最大的问题就是有交流障碍,在笔者问出“为什么别的战队挖你你没走”这个本期主题后,莫凡选手十分高贵冷傲,只回答了四个字就转身离去。


“因为叶修。”


 


一点也不出人意料的答案。


现在只剩下方锐还没采访了。


坦白说,笔者如果有选择,一定不想采访猥琐流大师。所以笔者在平复一会心情后,终于来到了方锐的面前。


方锐的实力毋庸置疑,他的盗贼已是全明星水准,但加入兴欣后却又转职玩起了气功师,最让人佩服的是,在季后赛后期,方锐的气功师也达到了封神水准。


方锐自从离开呼啸后,许多战队曾联系过他,等到方锐把气功师玩的风生水起时,挖墙脚的就更多了。


此时方锐坐在笔者的对面,对我谈起了这段心路历程。


“其实我不想加入兴欣的,可是架不住老叶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甚至还用他的美色勾引我,我是那么经不起诱惑的人吗?当然不是,”方锐说的是眉飞色舞,“真正打动我的是老叶说的一句话,‘你只想当个局外人,坐享其成去搭顺风车,太猥琐太狡猾了,敢不敢一起来创造未来,敢不敢一起来经受你所谓的职业圈无法想象的金钱、地位的诱惑?’”


“众所周知我是个高尚的人,所以当时我就心动了,还自贬身价加入兴欣,你们知道我的付出有多大了吧?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我越来越出色,挖墙脚的也是越来越多,我很沉默,想不到我这么快就面临了那些无法想象的金钱、地位的诱惑,这真是个冷漠的世界。在这冷漠的世界里,大概只有老叶的肉体啊不对心灵能温暖我了。”


“所以,我留了下来。没办法,外面太腐败,而我太高尚。”


“咦你好像不信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方锐严肃的说。


先不管信不信,不知为何笔者莫名觉得方锐很有某位话唠选手的风范。


 


笔者十分心累。


兴欣是采访完了,可是这篇稿子,这么多痴汉的东西,主编真的能给笔者过吗?


笔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难过的想着这篇稿子未知的命运,就在这时,一直忙碌着的陈果路过了笔者身边。


笔者豁然开朗。


对啊,采访完选手,我还可以采访一下老板啊。笔者为自己偷偷点了个赞。


“陈老板,打扰你几分钟,做个简单的采访。”笔者连忙说道。


陈果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居然还会采访她,“哦可以啊,你问吧。”


笔者环顾了一下这有些简陋的训练室,听说,为了经营战队,陈老板已经把身家全部押上了。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陈老板,我想问,您当初为什么会想要组一支战队呢?”


陈果沉默了,半晌,她才回答:“因为他是叶秋啊。叶秋不属于网吧,他属于荣耀联盟。”


这大概是今天最让笔者感动的回答。


 


非常幸运的是,离开兴欣的时候,笔者恰好遇到叶神。


他穿着队服,身姿挺拔,神色有些慵懒,中指和无名指随意地夹着一支烟,笔者从没见过夹烟也这么好看的人。


笔者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在想着什么,居然就这样直接冲了上去,突兀地问了叶神一个问题。


“叶神,听说赛季初,某俱乐部开出四千万年薪极力邀请您加盟,但您拒绝了,能说说原因吗?”


“原因啊,”叶神有些意外,但还是认真的想了一会,然后,他轻轻地笑了,“当然是因为,这里有他们啊。”


笔者完全没法形容当时听到这句话后的心情。


 


我知道很多描写词汇,我知道很多修辞手法,我知道很多动人诗句。


但这些,都写不出那一刻的煽情。


 


今天的茶小夏比昨天更爱兴欣一点了。


你呢?


END




今天的作者比昨天更爱老叶一点了,你呢?O(∩_∩)O~~



评论

热度(1364)

  1. 墨喵枝影横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