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黄叶】所知障

318号星球:

少女董:



        原著向,私设。




        请勿扒马。




 





        蓝雨战队的粉丝见面会,里三层外三层,会场内外层层叠叠都是人。
        不少穿着标有黄少天粉丝专属应援图案的T恤的少男少女对着黄少天忘情尖叫,黄少天也朝粉丝扎堆的方向投射一个朝气蓬勃的笑容,露出标志性的小虎牙。
        这下尖叫更忘情了,粉丝推推嚷嚷,前排的几个女性粉丝几乎要跨栏上台扑到黄少天的身上,黄少天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背脊也下意识地挺直,好在警卫工作勤恳,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活动结束,黄少天随着蓝雨大军从舞台一侧下场,抹了抹额头的汗,叹息一声。
        “辛苦你了黄少。”郑轩丢给他一瓶碳酸饮料,黄少天接住,有气无力地道谢。
        事实上,黄少天有不轻不重的恐女症,也就是女性恐惧症。
        虽然不知道阳光活泼乐观开朗精力过剩的黄少天同志为什么会有这种性心理障碍,总之这在蓝雨内部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会对蓝雨俱乐部上至老板下至门口小黑狗全都是雄性生物这一点感到由衷喜悦的,大概也就只有黄少天一人了。
        即使如此,内里相当敬业的黄少天同志仍然会从不迟到早退地出席一切与蓝雨有关的活动,虽然大部分时候不得不跟女粉丝进行接触,但是仍然坚强地活到了现在。
        “再这样下去黄少只能找个男媳妇了吧。”宋晓打趣道。
        正在灌碳酸饮料的黄少天被呛得不轻,一边咳嗽一边摆手:“别那么随便地把恐女症和同性恋划上等号啊宋晓。”
        “玩笑啦玩笑。”
        宋晓笑呵呵地走到前边去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走着:“虽然说不习惯和女性接触,但是面对苏沐橙的时候好像没太大问题吧,有时候对楚队也还行。”
        黄少天一脸“饶了我吧”的表情:“那是因为老叶在旁边啊,如果表现出来的话一定会被他嘲笑,而且是那种惨无人道的永世不得翻身的嘲笑。”
        “叶秋前辈大概是不会嘲笑别人的生理缺陷的吧。”喻文州笑道,“就连跟叶秋前辈不那么熟的我都知道的事,你会不知道?”
        “……总之就是不想被他知道。”
        黄少天别扭地把头撇向另一边。
        其实他也感到很忧郁,每次去找叶秋玩,身边肯定会跟着苏沐橙,如果是全明星周末的话,还会跟着楚云秀,真搞不懂本来就稀缺的女选手为什么那么喜欢跟叶秋这种不解风情还相当散漫的男人待在一起。
        害得他和叶秋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都少了。
        过了两天,正好又到一季全明星。
        第六赛季,蓝雨走势很不错,颇有冠军势头。
        全明星周末上也来了不少粉丝,黄少天上场的时候朝粉丝用力挥了挥手,引来撕心裂肺地呐喊。
        现在这个距离刚刚好。黄少天很满意。
        男女交流的距离就应该保持个五十一百米的,不然容易出事情的,保持距离,纯洁交往,社会和谐。
        第一天的活动无非是全明星选手挨个亮相,再加上新人挑战赛,结束后黄少天提起脚丫子就跑去找叶秋,结果被告知跟王杰希他们微草出去浪了。
        岂有此理。
        黄少天对叶秋很失望。
        并且感觉他们之间的友谊受到了考验。
        本来就难得见一次了,还跟别人出去玩,太不够义气太不够意思了。
        黄少天决定这三天都不在QQ上找叶秋聊天,让叶秋体会一下寂寞的滋味。
        当然他选择性地忽视了往常都是他说十句叶秋回一句明显是他比较黏叶秋的事实。
        黄少天气呼呼地回到酒店房间,但是想了想又有点担心起来。
        他想嘉世的人好像就去了叶秋和苏沐橙两个,微草那边王杰希这个队长虽然看上去严肃正经又尽职尽责,但实际上是个阴险狡诈趣味恶劣的家伙(来自黄少天的臆想),他会不会诱骗叶秋喝酒?会不会趁叶秋醉酒逼他跳脱衣舞?会不会录下叶秋的脱衣舞然后以此威胁叶秋帮他打BOSS?
        ……嗯,等等,一想到如此肮脏的手段就忽然觉得主宾反一反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黄少天,并不是很相信身为好友的叶秋的品格。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黄少天有点饿了,拿好房卡打算出门买点吃的。
        刚打开门,脑内咯噔一下。因为他看到对面喻文州的房门前站了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过膝吊带袜,在这蛮寒冷的冬日也穿着不到膝盖的裙子,而喻文州正扶着门框跟这个女人说话的样子。
        不过似乎在黄少天开门的瞬间,两人停止了对话。
        目前,走廊寂静无声。
        喻文州面前的女性并没有因为黄少天开门发出的动静而回头,反而是不动如钟地目视前方,就好像背后没有黄少天这个人一样。
        “队长……”黄少天的表情有些许的复杂,“对不起,我都没有发现你已经忍耐到这个地步了。”
        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但是无论怎么看这场景都像是酒店客人因为寂寞难耐而找了个上门的应召女郎。
        “要做好安全措施啊队长。”
        黄少天,现为处男,语重心长地对队长说道。
        喻文州一愣,噗了一声,然后憋了回去。
        被认为是应召女郎的某人向前一步,揪住喻文州的衣领贴近他,用很轻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警告他:“敢笑你就完蛋了。”
        这一幕在黄少天眼中,就是干柴和烈火相撞演绎劈哩啪啦的前奏。
        这下黄少天的心情更复杂了。
        对不起队长,我没想到你的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
        一直在你身边,却没能发现你体内积压的那把火已经燃烧到了连进门都等不及的地步了,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副队长。
        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喻文州已经被吊带袜给推进了门,随后厚重的门扉失去喻文州的推力自然地阖上了。
        “成年人的世界可是很深奥的啊。”
        黄少天摇头朝电梯的方向走去,他还得去买点吃的。
        不对,等等……
        黄少天的脚步忽然顿下。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再测了测自己的脉搏,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他好像,并不排斥刚才的那个女人。
        他的女性恐惧症,对刚才那个女人失效了。
        麻吉?
        黄少天有点不敢相信,他回身过去摁响喻文州房间旁的门铃。
        他还要再确认一下。
        房内,正岔着腿喝茶的叶修听到门铃声差点被呛到,在他阻止之前,喻文州已经走过去开门了。
        于是下一秒,鲜活的黄少天小鸟一般地撞进来,叶修赶紧用假发把自己的脸遮住大半,而黄少天这时候也凑到了他的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为什么遮住脸啊?你是干什么的呀?给我留个微信好不好?”
        黄少天觉得很兴奋,他第一次和女性距离那么近却没有紧张、出冷汗的感觉,他忍不住凑得更近一些。
        叶修不说话,他一说话肯定会被黄少天认出来,但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应对,黄少天就有点困扰地皱起了眉头:“你身上怎么有老叶的味道?”
        “……”
        什么味道?叶修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
        他都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味道。
        黄少天越凑越近,叶修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反正迟早被拆穿,于是非常干脆地破罐破摔,也不用假发遮脸了,手一松,稍微上过妆的脸裸露出来,黄少天看呆了。
        “老……老叶……”
        黄少天一脸世界观坍塌的表情,“你……你居然有这种爱好……”
        “有个鬼。”叶修头疼,“我是被王杰希给坑了。”所谓输了游戏后的惩罚,扮成女人来敲喻文州的门。
        黄少天一听,义愤填膺:“太过分了!”
        虽然没有被逼跳脱衣舞,但是被逼做了更过分的事。
        喻文州则笑道:“其实也不能说王队过分,王队也许发现了前辈从未被他人发现过的可能性。”
        顿了顿,喻文州补充道,“比如,腿型很适合吊带袜。”
        叶修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拿起枕头殴打喻文州。
        忽然他发现黄少天有点过分安静了,看过去,昏黄的顶灯下黄少天看上去有点落寞。
        叶修停止了他没什么打击力度的殴打行为,喻文州笑着理了理自己被叶修搞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怎么了?”叶修问黄少天。
        黄少天呜了一声,委屈极了:“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终于遇到了个我能正常接触的女孩子,结果还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啊!”
        虽然黄少天以为自己之前都隐藏得很好,但其实叶修早就从细枝末节中发现了黄少天自以为藏得很好的小秘密,所以现在倒也没觉得黄少天说的话让他不知所云。
        但说实话,他并不擅长细心的安慰,所以面对很难过的黄少天,他只能说:“没关系的,就算没有恐女症的人也不一定就有女朋友。”
        “比如你?”黄少天抬眼看叶修。
        叶修眼皮一跳:“比如喻文州。”
        不幸躺枪的喻文州笑而不语。
        “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处男。”黄少天依然很难过。
        “……”叶修叹气,“好吧,我也是。
        “而且还比你多了好几年。”
        黄少天想了想:“老叶你扮女人其实也不错。”
        “……”叶修不想陪他进行这个话题。
        “不如做我的女人吧。”黄少天一本正经,“不是说所谓的兄弟就是在兄弟没有女人的时候做兄弟的女人吗。”
        叶修呵了一声,坐回椅子上:“你是不是找抽呢?”
        黄少天从后搂住叶修的脖子,跟他脸贴脸:“我开玩笑嘛,活跃一下气氛。”
        叶修斜眼看黄少天:“我可不觉得这玩笑好笑。”
        黄少天嘿嘿嘿地笑了。
        “不过机会这么难得。”从刚才开始便不动声色的喻文州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拍立得,“不如留个纪念吧前辈?”
        叶修没有迟疑和呆愣,蹭地站起来就打算往门口走。
        而黄少天刚才还一副心理创伤严重的样子,这下倒是恢复神速,一把拦住叶修的退路。
        “……我警告你们。”叶修往后退了几步,“你们可不是真的活在当下,你们还要考虑以后,你们接下来还要不要混了……”
        然而从幼犊时期便一直被欺压的两人不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报复机会。
        反击的号角已经吹响,无处可逃的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就被逼到了床上。
        “嘿,看你往哪儿逃啊老叶。”
        黄少天毫不害臊地说着老套的反派台词。
        “你们是不是真的不想混了!”叶修试图做最后的抵抗。
        然而黄少天已经包抄到了他的身后,双手从他腋下穿过,钳制住他,叶修无力地蹬腿,还是没能阻止这两个后生晚辈的暴行。
        屈辱的三连拍后,黄少天欢呼着扑过去看成品。
        叶修低着头坐在床上,喻文州叫了声:“前辈。”
        黄少天有点心虚:“老叶,你可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给我绝交啊。”
        “绝交?”叶修抬头,笑了,稍微有点扭曲,刻意放柔了语气,“我怎么可能跟你绝交呢?在我报复你之前。”
        哎唷妈呀,差点忘了,老叶在某些奇怪的方面可记仇了。
        黄少天的脸一下子苦哈哈的。
        喻文州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收好照片,若无其事地:“前辈,现在也蛮晚了,要不你就住在这吧。”
        黄少天强烈认同:“没错,你要是穿这一身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当成女人,毕竟像我这样了解你的人刚才看背影都没认出来。”
        “所以?”
        “所以一个女孩家家的大晚上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
        叶修用枕头把黄少天的脸蒙住,黄少天挣扎,半分钟后枕头才从他脸上挪开。
        “你想憋死我啊。”黄少天委屈地埋怨道。
        “差不多吧。”叶修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我真是太伤心了!”黄少天扑过去,“亏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当最重要的人,你就这样对我!”
        叶修无奈,大部分时候黄少天这种粗糙的撒娇都让他无可奈何地上当。
        “好吧,是我不对。”
        “嘿嘿。”黄少天的脑袋在叶修的肩膀上蹭来蹭去。
        忽然黄少天想到了件事:“老叶,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嘛。”
        “什么?”
        “就是我擅长应付女孩子的事,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啊。”
        “嗯……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嘛。”叶修毫不害臊地如此自称,听得黄少天都有点脸红,“这点小事多多少少还是发现了的。”
        “怎么能说是小事!”黄少天不乐意了,“这可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好吗。”
        “好吧,那就算大事。”叶修好像对此不太关心的样子,转头问喻文州,“文州你借我套衣服吧,我想快点把这身换下来。”
        “干嘛不问我借?”黄少天在奇怪的地方感觉到了不愉快。
        “你太矮了。”
        叶修一句话打发了他。
        “你也没比我高多少啊!”
        黄少天好生气,“两厘米!不就两厘米吗!!”
        叶修被他吵得头疼:“好吧那就借你的,去你房间吧。”
        和喻文州告别后,黄少天带叶修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忽然想到他原本是要去买夜宵的,不过想想虽然没吃到夜宵,但是捡到了叶秋,不算亏。
        反而感觉赚到了。
        “其实不换也挺好的。”黄少天一边给叶修找衣服一边怂恿他,“要不就穿这样吧,真的可以的。”
        “就你废话多。”叶修哼笑了一声。
        黄少天抱着堆干净的衣裤转头,叶修正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椅上托腮看着外面的夜景。
        不知道是灯光太昏黄暧昧的缘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黄少天觉得今天的叶修难得有些脆弱的样子。
        “老叶。”黄少天叫了他一声。
        叶修侧过头来,眉眼间似乎缀点着明灭的灯火。
        “老叶。”
        黄少天又叫了一声。
        “干嘛?”
        “我们做爱吧。”
        叶修一呆,很少有事能让他愣住,但是黄少天如此突兀的邀请着实让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
        黄少天也一呆,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为了共同脱离处男之身?”
        叶修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对着女人你都硬不起来,更何况是男人。”
        黄少天认真地对叶修说:“没关系,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是老叶的话,不仅没问题,而且还能这么硬。”
        说着就抓着叶修的手去摸自己的下边儿,叶修躲闪不及,隔着裤子摸到了个又大又硬的玩意儿,下意识捏了捏。
        很好……更硬了。
        抬头对上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睛,感觉要被吸进去。
        “我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硬的?”
        “我不知道。”黄少天显得很无辜,“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你要负责。”
        “你自己擅自硬起来的,为什么要我负责?”
        “不管嘛,你不觉得今天的月色特别适合做爱嘛?”
        黄少天极尽胡诌之能。
        “那好吧。”
        “而且我们不是超好的朋友嘛,朋友都能互相插刀了更何况是插……诶?”
        还在游说状态的黄少天卡住,刚才叶秋说什么来着?
        黄少天眨了眨眼:“你……你说什么?”
        “我说那好吧。”
        “你……你没驴我吧?”
        黄少天有点不敢置信。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叶修看上去有点不耐烦,“到底做不做?”
        黄少天赶紧点头,像小鸡一样点得飞快:“做,一定要做。”
        想了想又有点迟来的羞涩,不好意思地低头抓了抓头发,扭捏道:“要不我们先看看小片培养一下气氛?”
        “得了吧你。”叶修哼笑了一声,“要做就快点。”
        黄少天傻笑着靠过来,扭捏了几秒后在叶修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因为都是第一次,两个人都很生涩,酒店里的安全套和润滑剂怎么用都研究了好一会儿。
        黄少天先是让叶修背对着他趴在床上,从后面缓慢地破开他。出于恶趣味,他没有把吊带袜脱掉,连内裤都只是拨到一边,露出那个嫩红的嘴。
        叶修的前面鼔在内裤里,被紧紧地包着,让他憋出了几个哭音。
        黄少天得了趣,更使劲地欺负他,到最后叶修只能软软地瘫在他的怀里。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黄少天盯着地上那几个像被嚼烂的泡泡糖一般的套子发了会儿呆。
        他的脑袋一团乱,比糨糊还糨糊,失去了夜晚的催化,发生的一切显得很荒诞。
        他盯着叶修的睡颜看了一会儿,眼眶下隐隐的黛色,是被他折腾惨了,越看越觉得喜欢,忍不住凑上去亲了几口。
        “唔——”叶修从喉咙口憋出几声呜咽,像是在求饶一般嘟囔了句,“不要了……”
        黄少天无法控制满溢的复杂的情感即将倾泻而出,伴随着立正起立的下半身。
        黄少天似乎可以确定,他好像是喜欢叶秋的。
        但是如果只是一次做爱就拉着叶秋让他跟自己处对象会不会让叶秋觉得自己幼稚又烦人。
        正当黄少天想东想西之际,叶修醒了,睫毛颤动后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黄少天的时候还有点迷茫,然后像是一点一点想起来发生了些什么,但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我先去洗个澡。”叶修爬起来,上半身全是黄少天制造出来的痕迹。
        黄少天脸红,干巴巴地回道:“……这么早就洗澡啊。”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向黄少天:“是啊,多亏某人昨天最后一次没戴套,还硬要射在里面。”
        昨晚才刚脱离处男行列的黄少天同学脸红得不敢抬起头。
        半小时后,叶修洗好了,让黄少天给他套衣服,黄少天拿了原本昨天打算给叶修的那套衣服。
        然后他开始纠结该不该直接推门进去,结果叶修就直接开门出来了。
        赤身裸体,满眼雪白映红。
        “你慢吞吞的干嘛。”叶修不管面色红润的黄少天,自顾自地穿起衣服,“昨晚动作倒是蛮快的。”
        黄少天思考了两秒这句话的深层含义,立刻脸更红了——给气的:“一点都不快!起码有……有十分钟了!第一次,很正常的!后面我不是坚持了一小时吗!”
        “那么较真干嘛?”叶修白了他一眼,“好了,我回去了。跟文州打声招呼。”
        “哦……”
        黄少天有挺多想说的话,但是都没来得及说,叶修就走了。




        后来叶修和黄少天私下单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就连比赛中见到,叶修也一直显得很疲惫,黄少天的心中隐隐有不安,随着时间的增长,不安也在生长。
        到了第八赛季中段,不安终于成为了现实。
        叶秋没有预兆地退役了。
        黄少天盯着所谓的特别节目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没能从中感觉到些许叶秋的气息。
        他像往常一样在QQ上对叶秋狂轰滥炸,但是没得到回应。
        就在他恍惚间觉得他可能一生都无法再见到叶秋这家伙的时候,却忽然收到了叶秋发来的消息:
        比赛结束后速度来对面兴欣网吧,自己准备张25级剑客帐号卡。
        靠。
        这我行我素还不带说明的语气和态度都太他妈让人怀念了。
        黄少天原本还想硬气一回,但是最终还是问网友部的要了张卡,等到那天和嘉世的比赛一结束立刻就飞奔到了对面。




        副本打完后,黄少天还有很多想说的话。
        他隔着桌子在叶修面前摇摇晃晃,顺便被告知他一直以为叫叶秋的混蛋原来叫叶修。
        世界真是奇妙。
        黄少天在前台不走,叶修把耳机摘下挂在脖子上问:“怎么,这下不怕被认出来了?”
        “哼,我什么时候怕过?”黄少天不服气。
        “那要不我把小唐叫过来?”叶修打趣道。
        “这招已经没用了!”黄少天显得很得意,“我已经不怕了。现在女人和男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模一样的。”
        “哟,我们少天这么争气啊。”叶修笑,“那你说说你是怎么治好的。”
        黄少天哼哼唧唧:“现在对我来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
        “男人和女人?”
        “你和其他人。”
        “……”
        黄少天说完后,自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都不敢看叶修,而叶修没接话就让他更不好意思了:“你……你倒是说些什么啊……”
        “说什么?”叶修的声音有点奇怪,黄少天看过去,发现叶修的脸比自己还红。
        “……”黄少天觉得这个冬天还蛮热的,想说点什么,结果说出口又没了重点,“老叶,你还记不记得第六赛季的时候我们……我们那啥了……”
        “不记得。”
        黄少天当作没听到。
        “就是……你当时为什么答应我了啊……”黄少天眼神飘忽,“是……是因为,天气不错吗……”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
        “……”
        “等等……黄少天,你怎么好像冒烟了?”
        “老叶,我们去开房吧!”
        “……”
        “我现在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们立刻马上去开个小房间聊聊天吧。”
        “……”
        “好不好嘛老叶,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在这里亲你了!”
        “……”
        “你要脸我还不要脸呢!”
        “……”
        “你点头了!你答应了是吗,答应今天晚上做七次?”
        “……”


评论

热度(157)

  1. 墨喵318号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2. 318号星球少女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