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黄叶】黑凤梨(一发完)

🤐烦烦的扩音器🚬:

糯米《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的G~……爬上来混更(。)


本子还在通贩哦!不要错过!!!地址点这里~




【全部目录】


顺便国庆本子加印预售中~截止年后2.7~扔个地址!


————————————




8月10日这天,国家队在苏黎世。


为了给黄少天庆祝生日,大伙在大餐一顿后,于当地找了家华人开的KTV,十分接地气地准备high到凌晨。


黄少天太高兴了,他在台上与底下会唱粤语歌的李轩一同高歌了一曲《友情岁月》,握着话筒感觉自己就是世界的主宰,然而刚唱完就被接下来要合唱的两个女生给赶了下去。


一群人在那玩骰子,黄少天一转眼瞅到了瘫坐在沙发上的叶修。先前已经喝过两轮,酒意正酣,无所畏惧,于是他拐着脚挤到叶修边上,一屁股坐下:“怎么一个人坐着啊?”


叶修涣散的目光聚在屏幕上,语气轻飘得近乎梦幻:“喻文州个王八蛋把兑了红茶的酒给我,都是茶味,我没喝出来……”


太吵了,黄少天听不清,他胳膊挂在叶修肩上,凑到他耳边,热烘烘的气息喷洒过去:“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叶修抖抖,偏过脑袋,嘴唇对着黄少天的耳朵,为了聚集声音,还用手掩着:“我说,你队长欺负我──”


黄少天也被他的热气弄得缩了缩脖子,想,这是他生日,怎么能妄顾他的意愿随便欺负人,就算是他队长也不行!于是他大气凛然地拍拍叶修的肩膀:“放心,我帮你报仇!”转头就义无反顾地挤进人堆里去了。


二十几分钟后,又被灌了三杯洋酒的黄少天哭着扑了回去:“对不起叶修!我辜负了你!队长他是变态!”


叶修差点睡着,又被这一扑给扑醒了,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里有根神经在不停地旋转跳舞蹦跶。


“作为补偿,我决定让你做个选择。”黄少天腆着一张被酒气熏红了的脸说。


“啥?”


黄少天扫了一圈,取过桌上一杯不知道谁倒了没喝的酒,闻了闻确定是酒后,又搂着叶修的肩膀没骨头似的歪到他身上:“你让我喝一杯,或者你让我唱首歌。”


叶修直着眼睛沉思,对这醉鬼的逻辑感到茫然:“我让你喝一杯或者……”


“让我唱首歌。”黄少天接道。


“哦,那你喝吧。”


“……”这答案不在自己的预想中,黄少天懵逼了,“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喝酒啊,你不喜欢听我唱歌吗?”


“喜欢啊……”


叶修一定没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所幸另一个当事人也没意识到。


“那你怎么不让我唱啊!”


“你可以喝了再唱。”


“有道理。”黄少天点了点头,一口气干掉了杯里的酒,摇头晃脑地爬起来又去点歌了。


黄少天点了邓紫棋的《喜欢你》,依旧是一首粤语歌,不看歌词,叶修只听得懂那句“黑凤梨”。他听着歌,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能什么都没想,因着酒精侵蚀的缘故,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心也轻飘飘的,感觉过一会就可以得道升天了。


然后他就被张新杰的一句话给打回原形。


“你们真的在搞基?”


“搞基”这词戳中了他的神经,叶修被“嚯”地吓了跳,一个激灵醒了醒神,看过去,张新杰正从沙发上坐起来。


“你不是睡了吗?”这货一小时前就趴了,是醉的也是困的。


“又醒了。”显然,半路醒来的感受差极了,张新杰一脸大魔王的表情。


叶修瞄了眼就不想看他了:“那你要不要继续睡。”


“不了。”张新杰看了眼时间,还有一小时就结束了,不如回去再睡。


“你和黄少天在搞基吗?”他又问。


这话问得……


“你就不能换个词吗?”


“搞对象?好上了?谈恋爱?有区别吗?”


“……没有。”


“什么没有?”


“都没有。”叶修掏口袋,掏啊掏,掏出了一根烟与打火机,擦火点燃。


张新杰没来得及阻止:“注意点影响。”


黄少天还在唱,状态绝佳,叶修夹着烟站起来:“我出去。”




他上了个厕所,接了把冷水洗脸,出来时嘴里还叼着半根烟。KTV并不大,和中餐馆连一块,不过生意火热,大半夜了依然满客,基本都是华人。有一对情侣在走廊边上亲热,叶修绕过他们,打算去外面吹吹风。


比起国内,欧洲的夏天一点都不热,到了晚上更是凉快得很。叶修抽完那根烟,意犹未尽,又点了一根。


已是深夜,街上空阔,除了各类酒吧与其他夜营生意,店铺都早早地关闭了,空无一人。此刻游荡在街上的十有八九都是拎着酒瓶的酒鬼或是肆意大笑的年轻人,仿佛城市的夜晚是属于他们的。


还未抽尽,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等叶修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脚下被扑得一个踉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这问题似曾相识,只是他比之前清醒,而黄少天却愈发醉了,所以黄少天有点儿过于放肆,而叶修也不再迟钝地察觉到了两人这不合时宜的姿势。


他稳住身形,拍拍黄少天在腰间的手,试图理智点:“放开。”


“嗯?你说什么?”黄少天整个人像是黏在叶修身上,下巴磕着他的肩,嘻嘻笑着。


“我说放开。”叶修侧过头对着他重复了遍。


“不要。”黄少天半点没犹豫地拒绝了,手臂收紧表明决心,“不要嘛。”


两人贴在一块,摇摇晃晃的像是不倒翁。


“撒什么娇啊……”叶修嘀咕着,既想把香烟摁在黄少天勒住他的手上,又想狠狠挠他一挠。


“叶修你听到我唱歌没啊。”黄少天问。


嬉闹声从身后传来,一群看起来像留学生的年轻人从店里走出来,像是结束了今夜的聚会。


叶修一时挣脱不开,未免惹来瞩目,只能带着这人形挂件往旁边撤。刚到灯下黑处,黄少天就拱着叶修到了墙上。


“你听没听到啊?听没听到听没听到听没听到……”


“听到了听到了。”叶修叫着打断他,头大。


“哦,那好听吗?我唱得好不好听?”


现在的姿势是叶修背靠在墙上,黄少天靠在叶修身上,或者说叶修被黄少天硬挤在墙壁与身体之间。


也不知是不是酒气氤氲,黄少天的眼睛极其明亮,灼灼惑人。按照正常逻辑,叶修这会应该开个嘲讽,总之不会让黄少天小人得志,可他张了张嘴,愣是一个泼冷水的字都蹦不出来,有点心慌,有点口干,又有点紧张,他想确认一下,或许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迹象早有显示,并不是错觉,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于是叶修垂下眼:“还行吧。”


黄少天突然没了声响,只有轻浅的呼吸声。


叶修又看了他一眼。


视线一对上,黄少天就眯着眼笑开了:“叶修。”


“嗯?”


“亲亲。”


“……”


不等回复,黄少天主动凑近,只是一个眨眼间,两人间仅剩的距离就消失了,唇与唇贴在了一起,温热柔软。


“……”


轰──!


叶修只觉得脑子里炸开了烟花,头皮发麻,手指一个痉挛随即紧握,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丝丝麻意自相碰处流窜开来,刺激得腿都要软了。


……亲上了真的亲上了!要死,他居然亲上来了!真的对我有意思啊?果然不是我脑补太多……


黄少天静静贴了一会,微微转了转脑袋,轻轻厮磨着,又伸出舌尖稍显生涩地舔了舔。


僵硬许久,叶修才颤巍巍地吐出一口气,他攥上黄少天背上的衣衫,脑海里刷着自己也分不清的弹幕,默想着他居然也是口嫌体正直的人,启唇探出了舌头。


鲜红的舌在半空相遇,触感奇妙,黄少天呼吸一顿,急促了些,滑了几下就顶着叶修的舌,无师自通地破开牙齿的屏障,窜进了他不设防的口腔里,放肆地探索与钻研。


舌头变得愈来愈灵活,两条湿软弹滑的舌头在互相的地盘里纠缠着,发出奇怪的咕噜水声。两人旁若无人地在路灯旁的阴影里激吻着,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远远传来了口哨声,但两人没有理会,准确说他们没有听进去,仿佛只要一点酒精的催化就能让动了情的男人失去应有的理智,世界已经远去,这里只剩下他们,不愿分开,不舍分离。


“咳咳──”


“我说──”


“……”


张新杰有点头疼,虽然他是有点八卦,但不是说他愿意亲眼目睹眼前的激情戏码,他的眼睛都要瞎了!


差不多得吃蛋糕了,然而寿星长时间消失,手机也没有带,张新杰便主动提出来寻找,结果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若不是他在世邀赛期间对两人的猫腻有所察觉与怀疑──这一点相信喻文州也发现了,还不得和其他人一样受到十万分的惊吓外加三观重塑吗?虽然也差不离了……


不是说没有的吗!怎么这就亲上了,打脸速度要不要那么迅捷……


话说有完没完,这两人是喝高了吧,要不要上去撕开他们,秀恩爱死得快知不知道啊……


就在张新杰迟疑的时候,两人终于停了下来,或者说是叶修停了下来。他按着黄少天的后颈不让他扑腾,对着眼睛贼亮的张新杰说道:“看够没啊?张新杰?看傻了不成?”


张新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这也太坦然了,好歹慌张一下啊,体谅体谅受到惊吓的小伙伴,还是该说叶修果然厚颜无耻?


不论心里如何吐槽,张新杰面上还是一派冷静,推推眼镜淡定道:“要切蛋糕了,就等你们了。”


“行,你先上去,我们等会就来……靠,你丫别舔痒死了。”


张新杰:“……”


他试图说点什么,比如低调一点,又比如别急着出柜,随后又想都是成年人了难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管那么多干什么,遂转身走人。


“人走了,你别闹了。”叶修想推开黄少天,其实张新杰来了没多久他就发现了,一个大活人站那盯着他们能不发现么,只是黄少天一直缠着他,就像现在这样,亲不到嘴就去亲脖子,又舔又吮还咬,仿佛不留下点东西就不罢休。


黄少天把身体重量都压上去,哼哼唧唧地不肯离开,犹如没断奶的崽。


“别装了你,真醉了你还能跑出来找着我?”叶修一眼看穿了黄少天的小伎俩。


没有全醉也有半醉,半醉是最壮胆的,黄少天搂着叶修的腰,发出了邀请:“晚上你来找我?”


这晚上自然指之后回酒店的晚上。


“……”


“要不然我来找你?”


他和喻文州一间房,黄少天和张佳乐一间房,叶修思索了下,虽然比赛已经结束了,但领队和队长的房间偶尔还是有人过来的,况且目前低调一点为好……


张佳乐要能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定会怒骂:WTF!就不能忍忍吗!明天晚上就回国了啊!


“我去找你吧。”叶修拍了板子。


 


再次回到包厢时,除了嘴巴红了点,两人已看不出异样,这点不同也因光线昏暗而被众人忽略了。


大家给黄少天唱了生日歌,黄少天许了三个愿望,按照惯例他得公开前面两个,他很俗气地说希望大伙天天嗨皮早日脱离单身狗的状态,被众人狂嘘。


聚会结束,众人打道回府,叶修回房间冲澡换上睡衣后跟喻文州打了声招呼:“今晚我去隔壁,和张佳乐换一换。”


喻文州:“……”


“等等。”喻文州叫住叶修。


“什么?”


什么什么?难道你不应该稍微解释一下吗?


“你和少天……”


“嗯,你猜得没错。”叶修直接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还什么都没说好不好。不过很多事心照不宣,喻文州和张新杰一样慧眼独具,因着对黄少天的了解,他更加对黄少天的心思心知肚明,从前还担心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现在嘛,还是安心当一名吃瓜群众吧。


喻文州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对叶修道:“晚上注意点,别太过了,当心上不了飞机。”


这下轮到叶修无语,想什么呢,不就换个房间睡嘛!思想那么污!


“飞机……还是能上的。”


一路溜到黄少天那,却遭到了点小阻碍,因为张佳乐不知道他俩暗通曲款好上了,深感莫名其妙,不愿和熟悉的小伙伴以及熟悉的床铺分离,何况要和他换房间的人还是可恶的叶修,凭什么啊。


“叫你换就换,屁话那么多,咱还没回国呢就不听领队话了,违抗上级命令军法处置懂不懂?”张佳乐速度很快,已经洗了澡,开了门后就钻回了被窝,叶修一看他动都不动就去扯他被子。


“滚滚滚,哪来的军法!就不听你的咋的了,有求于我还那么嚣张!”张佳乐反方向扯被子,还动脚踢,“是不是喻文州睡眠习惯不好,是打呼磨牙还是梦游鬼话啊,都忍那么多天了不差最后一天吧!反正我不去!”


“还编排起国家队队长来了,明天我就告诉他去。”


“随你怎么说,你不说出正当理由我是不会换的!”一朝被蛇咬,张佳乐是绝对相信叶修有阴谋,死活不肯。


叶修:“……”真是靠了。


“行,你爱换不换吧,别后悔,反正我不睡你床。”叶修松开他的被子,转身到了隔壁,掀开黄少天的被子钻了进去。


“我后悔什么?”张佳乐以为他转而霸占了黄少天的床,愈发相信现在去喻文州那是个错误的决定,所以……还是让黄少天去吧,反正他俩原本就是一队的。


然后张佳乐就见黄少天洗完澡走了出来,走了几步停在原地,脑袋上顶着一串问号来回看他们。


“不关我事,叶修说跟我换房间,莫名其妙的,我就不乐意。”张佳乐首先说。


“他不愿意跟我换。”叶修用“你听到了吧”的无辜语气跟着说。


“……”黄少天挠了挠头,“你没跟他说啊。”


“没来得及……你说吧。”叶修才不会承认自己不好意思说。


“说什么啊?”张佳乐听出来了,这两人有事。


“……好吧。”黄少天望向张佳乐,诚恳地说,“我觉得你还是换吧张佳乐,你个5000瓦的大灯泡在这我俩怎么办事呢?”


叶修:“……”


张佳乐:“……哈?”


“俗话说得好,妨碍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驴踢的。你好意思听我们墙角吗?你真要偷听也别这么光明正大的啊,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叶修:……槽!你别说了!老子听得都臊了!


叶修拿被子遮住了脸。


张佳乐没动静,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完全不足以形容他被黄少天话语里的信息量所震惊的心情,犹如狂风骤雨五雷轰顶,啪啪啪拍打他的脸,扇得他鼻青脸肿头晕目眩。


“……听明白了没?”黄少天最后陈词道。


“……真假?”


“我骗你干什么?”


“……”


“你还换不?”


“……换换换。”张佳乐临走前又道,“你们真的要……滚床单?”


“……那么好奇,不如留下来围观?”


“……那谁上谁下啊?”


“……”黄少天也无语了,“要不要明天写份报告给你看看啊张大爷。”


“切!”不说就不说,明天就知道了!


总算走人了,黄少天走到床边,叶修窝在被褥里,只见头顶的黑发。


他干脆只留了夜灯,然后挤进了被窝,叶修敞开些手臂,抱住了他。


“叶修。”


“干嘛?”


“亲亲。”


“……”


两人亲了又亲,气喘吁吁地分开时,叶修发现黄少天在扒他衣服。


“……真做啊?”


“不做到底,就亲热一下。”顿了顿,黄少天又说,“你想做也行,明天可以睡一天。”


“哦,我上你?”


“……”黄少天沉默了会,气氛正好,他不太想打击叶修的积极性,于是道,“还是回国再说吧,自在些。”


“嗯。”叶修悄悄松了口气,其实他还没完全做好准备。






FIN

评论

热度(496)

  1. 墨喵🤐烦烦的扩音器🚬 转载了此文字
  2. 墨喵🤐烦烦的扩音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