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心脏叶】住院部6A03(孟乔森综合症)

想看菜单吗:

心血管外科不是一个轻松的科室。


 


在这里,你要时刻做好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的准备。眩晕、昏厥、甚至死亡,是这里随时会发生的事情。若说人生是一台戏,那么在这里,生离死别是再常见不过的戏码。


 


叶修是今年刚调到心血管外科的医生,之前的他一直在骨科工作。


 


也许有人问,一个骨科医生真的能胜任心血管外科的岗位吗?荣耀医院的医生们会告诉你,没有问题啊,因为他是叶修嘛。


 


叶修,27岁,被称为“医学教科书”,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啊,还自带嘲讽属性的。


 


把叶修调到心外的原因也挺简单,住院部6A03房住着3个病人,一个比一个难缠。一个个医生护士去了又来,来了又去,愣是没检查出这三人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他们说,自己感觉很不好,好像随时都会喘不过气来。


 


呵呵,叶修听了这件事之后笑了笑,成,哥去会会他们,顺便去心外玩几天,有什么问题要请教的抓紧啊。


 


果然,还是很欠揍。


 


今天是叶修来住院部的第一天。他之前也经常往住院部跑,但来心血管外科所在的六楼倒是第一次。


 


“叶神您来啦,您看下面要做什么?”


 


“那……先去3号病房看看吧。”


 


“早上好,今天感觉怎么样?”叶修平常的性格再嘲讽,面对病人的时候也永远是和颜悦色的。这是作为一个医生最基本的素质,就算他知道面前的这三个人恐怕是装出来的。


 


管他呢,反正荣耀医院够大,住院部的床位也足够多。既然他们愿意付医疗费,拿自己也没必要赶他们走不是吗?


 


“咳咳,”靠近门口的病人咳了一声,随后带着笑意说:“又换了一个新的医生吗?我今天感觉还不错,护士检查过了,各项指标也比较正常。”


 


喻文州。叶修看了看床头的牌子。“其他两位呢?”


 


“昨晚太吵。”中间那位看上去有些严肃,“今天凌晨2:45的时候有患者大吵大闹,大概是12室的病人,我也听不确切。总之,他这一举动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我现在感觉胸闷,有些喘不过气。”


 


叶修笑着在“张新杰”那一栏记下了“晚上没休息好,早上胸闷气短”。


 


“那你呢?我来看看……肖时钦是吧,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和新杰一样,昨晚没睡好,但是早上感觉还可以。”最靠窗的那位向叶修点点头,“您是叶医生吧,我听护士说过您。”


 


“呵,是吗,那还真是荣幸。”叶修将查房记录表翻到下一页,“今天几位都没有项目要做,但我希望能和几位聊一聊你们的病情,不知道今天下午几位有空吗?”


 


“自然是有的。”喻文州的声音很温和。


 


“没问题。”这是张新杰。


 


“好的。”肖时钦点点头,“我们通常都没什么事,医生有什么要我们配合的尽管提就好。”


 


“那多谢合作了。”叶修向他们道了别之后去了下一个病房。


 


“叶神叶神,您对03房的病人怎么看?”下午4点,叶修从6A03出来,立刻被小护士们团团围住。


 


“呵呵,是有病。不过不应该在心外看。”叶修笑着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也不怪你们,这和你们心外的的确关系不太大,你们不知道也算正常,只是应该早一点来找我的。”


 


“叶神威武。”值班医生从办公室跑了过来,“那是到底什么病呀?”年轻的医生凑了过来。


 


“孟乔森综合症。”叶修笃定地说,“这种人早就应该送去心理科了。”


 


“我们不相信那些心理医生呢,”03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我说叶医生,听说您什么都会,要不就您给我们看看呗?”肖时钦带着笑斜倚在门口,身后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我说你们听见了多少啊?”叶修有些无奈。


 


“所有哦,叶医生。”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医生的水平应该不在那些心理医生之下吧,正好我们也不想跑来跑去的折腾,就劳烦叶医生了。”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叶修突然转向值班医生,“他们的确属于心外管辖范畴。”


 


值班医生愕然,“叶神您这又怎么说?”


 


“他们这是心脏(第一声)病,一定得治。”


 


你问后来?后来啊,荣耀医院的影响力不断的扩大,为了获得更好的治疗,病人不断的从其他医院转入荣耀医院,一些“病床钉子户”自然也被要求出院了。6A03的那三人便是第一批。


 


“这个疗程还没有结束,叶医生。”张新杰拿着出院报告,一脸严肃的盯着叶修,“作为主治医生,你需要对病人负责。”


 


“呵,我就说吧,你们这群心脏的一定不肯乖乖出院。”叶修叹了口气,“我家地址,周六来找我,那天我轮休。”


 


张新杰的眼睛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叶修听到门铃响起的时候还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躺着。


 


“谁啊?”他有气无力的问道。


 


“要对病人负责啊,叶医生。”门外,三个人一人拖了个旅行箱。“不能住医院,住叶医生家里行不行呢?放心,我们会付诊金和房租的。”


 


“呵,孟乔森综合症就是难搞。”叶修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得,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们那些小心思我还不清楚吗?”他大大咧咧的走向卧室,“记得随手关门啊。”



评论

热度(22)

  1. 墨喵想看菜单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