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

【翔叶】安史之乱

想看菜单吗:

(1)


“逆子!”坐在上首的男人语气冰冷,“我看他是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爹——”站在那人右手边的青年有些焦急,“哥他——”


 


“别帮着他求情,”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我们这一脉虽不是主家,但也好歹也有点影响力。他不好好的当他的叶家大少爷,跑去天策府那个穷地方作甚——”


 


“天策府……哥他这也是为了大唐。”


 


“可是他姓叶,”男人闭上了眼睛,“叶家——这才是他应该为之奋斗的。大唐?谁当皇帝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叶秋,你要记住,我们是江湖人,我们是商人,不是朝廷的鹰犬。没有什么能排在家族之前,叶家永远是应该排在第一位的。”他揉了揉眉心,“你是下一任家主,保护好自己。我就你一个儿子了。”


 


“怎么会!哥他——”


 


“就当他死了!”男人拂袖而去。


 


大唐天宝2年,叶家某一旁支的长子叶修逃家,十余年未归。


 


(2)


大唐天宝11年,潼关。


 


“阿修。”正六品上昭武校尉苏沐橙欲言又止。


 


“调任的旨意下来了?”叶修却是神色平常,“不必安慰我,我早知道有这么一天了。”


 


漫步而出,将军大帐外,陶轩一行人已经洋洋得意地等着了。叶修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就是那个人吗?叶修在心里念叨着。


 


“怀化将军叶修接旨——”陈夜辉尖细的声音响起。


“答叶秋辞封怀化将军诏


喻旨云:公自天宝以来,即当枢要,籍公材用,为朕股肱耳目。公以精力疲衰,抗表辞荣,深可嘉尚。允辞去官务。


另:


授孙翔忠武将军制


卿忠烈与国同忧,闻扫贼徒,固多庆快。迁忠武将军,领嘉世营。”


 


孙翔得意洋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叶修,嘲讽道:“放弃吧,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苏沐橙气急:“你原先不过一个神策的正五品下宁远将军,若不是陶御史为你请封,就凭你的资历,哪能一跃五级,直接跳到正四品上的忠武将军?”


 


“苏将军慎言!”一旁的归德中郎将刘皓沉声说道。


 


“臣叶秋接旨。”叶修面色如常的接过了圣旨,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时,陶轩开口了。


 


“叶秋,你是不是应该把你那把却邪留下?毕竟那是天策的兵器呢。”


 


“陶轩你不要欺人太甚!哪有强留人兵器的!”不顾叶修的阻拦,苏沐橙冲着陶轩吼道。


 


“昭武校尉!”刘皓横枪拦住了她。


 


叶修也是一愣,随后自嘲的笑笑,“罢了——就依你说的吧。”他从帅帐中取出第一名枪——却邪,带着几分不舍的将它交给了孙翔。


 


“枪是好枪,但真正让它发挥威力的是执枪之人。”他最后叮嘱道。至于孙翔听进去几分,他也不知道了。


 


“注意安禄山那个男人,圣人近来越来越宠信他了,他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了。若是战争爆发,天策是当仍不让的第一道屏障,一定要把潼关守住了,切记!”


 


看着陶轩、孙翔、刘皓他们一片欢腾的样子,叶修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在苏沐橙的陪伴下走下了他守了近8年的城墙。


 


“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苏沐橙泣不成声。


 


(3)


“混蛋老哥,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刚进家门,叶修就被弟弟扯着领子,劈头盖脸一阵好骂。“不是我说你,之前你好歹官拜三品怀化将军,爹虽然没说什么,但好歹还有些宽慰。现在呢?你看看你,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好了好了,”叶修无奈的拍了拍叶秋的肩,“先别告诉爹我回来了。”


 


“为什么?”


 


“我回来时为了取件东西,马上就走。”


 


“你——”


 


“别跟我说你没看出来,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我再怎么说也当了八年的将军,总得为百姓做些什么。”


 


叶秋突然说不出话了。自从大庄主叶英出关之后,藏剑渐渐地改变了明哲保身的态度,相反的,如今的藏剑以一种更加积极的态度参与到了江湖,甚至朝堂事务之中。别的不说,至少藏剑与天策府的关系是越发紧密了。


 


“你快点,我去帮你打包行囊。”红着眼睛,叶秋最终还是转身忙碌去了。


 


“蠢弟弟。”叶修一笑,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4)


“叶秋叶秋!你到底怎么回事,一声不吭的就把官给辞了?害得我一阵好找,快出来和我比试比试!”这么聒噪的,定是蓝雨营副统帅、明威将军黄少天了。


 


叶修掀了帘子走出来,“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真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受得了你的。”


 


黄少天却没接话,只是自顾自的四处打量。叶修暂居的兴欣客栈规模不算太小,南来北往的住客也很多。叶修所居住的只不过是一间柴房,所幸有一个不小的院子。


 


“嘉世也太过分了,别人不清楚你的状态,他们还不清楚吗?这借口找的,啧啧。”黄少天直摇头,“虽然蓝雨和嘉世不怎么对付,但你有什么要帮忙的直说,能帮的我和统领会尽可能的帮忙。”


 


叶修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分,都说武将的交情是打出来的,古人诚不欺我。


 


“今儿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啊,那行。唐柔,跟着,城外西南有一个匪寨,跟我去把他们挑了。”


 


(5)


安禄山还是反了。


 


唐朝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公元755年12月16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趁唐朝内部空虚腐败,联合同罗、奚、契丹、室韦、突厥等民族组成共15万士兵,号称20万,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在范阳起兵。


 


此时兴欣在叶修的努力下已有了一番规模。天宝十三年,微草营乔一帆带着五千兵马投奔兴欣,并带来了天策府统领李承恩的手书,大意是如叶修不嫌弃,可将兴欣归入天策,为兴欣营。叶修自是欣然接受——有了身份好办事。于是三个月后诏封下来了,叶修又成了将军——从四品上宣威将军,比起原来差了不少,但好歹也进了编制。


 


除了乔一帆带来的天策精兵之外,蓝雨也派了不少人,由已经致仕的原蓝雨营统领魏琛带兵加入了兴欣。此外这几年兴欣也没有停止招兵秣马,此外还接收了不少江湖人士,比如说唐门弟子莫凡,五毒弟子罗辑,七秀外门弟子安文逸,少林俗家弟子方锐,丐帮弟子包荣兴等人。自此,兴欣也成了不小的一处军营。


 


得知安禄山反了的第一时间,叶修就让手下的兵集合了。当士兵们得知了这一消息后,群情激奋,纷纷要求去前线杀敌。叶修手一挥,给了大家半天时间收拾,然后就分队,自己领着精锐先走一步了。


 


在乱世,早一点到达战场,也许就可以多救一些百姓啊!


 


可惜,狼牙军势如破竹,再加上朝廷的胡乱指挥,函谷关,只坚持了数日就搞破了。


 


嘉世营在叛乱刚起的时候就支援了函谷关,但仍然无济于事,反而死伤无数,只剩下几个将领还保有一条性命。无奈之下,嘉世营解散,孙翔加入如今驻守天策府的轮回营,苏沐橙则带着长弓吞日找到了叶修。


 


函谷关一破,洛阳沦陷,天策濒危。天策上下浴血奋战,却仍然挡不住20万狼牙大军的铁骑。壮武将军杨宁战死,宣武将军曹雪阳重伤,辅国大将军李承恩拖着伤躯赶回长安护驾,军师朱剑秋和副统领、镇军大将军秦颐岩退守洛阳城。


 


天策已破,洛阳,怕是也守不住了。


 


果不其然,十二月十三日,安禄山起兵的第三十五天,东都洛阳,破。


 


(6)


孙翔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满脸血迹的他已经杀红了眼。一旁的周泽楷依然沉默着,只是不断的挥舞双剑,斩下一颗颗人头。


 


这是潼关,是京师长安外的最后一道屏障。


 


傍晚鸣金,将士们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营帐。中间的帅帐里,军事会议还在继续。


 


“潼关宜守不宜攻,这我们都知道。但圣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轮回的主簿江波涛双眉紧锁。


 


“谁知道呢?”叶修狠狠吸了一口水烟,“上面的命令,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叶修已经三日未合眼了。这几乎是人体的极限。孙翔看着他憔悴的脸色,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颤动。


 


“封常清、高仙芝怕是白死了。真是窝囊,没被敌人干掉,反先被自己人砍了头。”魏琛猛捶了一下桌子,“哥舒翰将军强是强,但就是年纪太大了。”


 


“曹雪阳将军倒是年轻,但是身上毕竟有旧伤。”苏沐橙与曹雪阳的关系不错,又都善使长弓,这些天没少为她担心。


 


“叶修将军!”乔一帆先开了帘子,“哥舒翰老将军希望你和周泽楷将军明天打头阵。”


 


叶修又狠狠吸了一口烟,“行,我知道了。”


 


(7)


“小心!”孙翔转头一看,叶修一枪刺死了正准备偷袭自己背后的一个士兵。他感到自己的心跳的有点快,“多谢了。”


 


没有听到回答,叶修已经挥着长枪杀下一个敌人去了。


 


孙翔深吸一口气,一抖缰绳,纵马跟了上去。


 


今天的战况不错,狼牙军被杀了不少,坐镇中军的苏曼莎也受了伤。这本应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但叶修的受伤给这胜利蒙上了阴影。


 


“孙翔!要不是你,老大怎么会受伤!”包荣兴性子冲动,想也没想的就开口。


 


孙翔无言以对。今天的确是他的失误。若不是叶修伸手挡住了那一箭,孙翔怕是就要命丧黄泉了。但叶修也付出了代价——左臂中箭,还是毒箭。


 


所幸莫凡是唐门弟子,对解毒很有一套。七秀的安文逸和五毒的罗辑也帮了不少忙。轮回也把他们的随军大夫——万花弟子方明华派了过来。叶修性命无碍,确实要休养几天了。


 


看着孙翔也一脸愧疚的样子,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叮嘱叶修好好休息,随后便退出了营帐。只有孙翔留了下来。


 


“我说孙翔啊,你今天在战场上是分心了吧,这可不行,要知道战场千变万化,一不小心就会送命的。”


 


“我——”孙翔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话应该如何说出口。


 


“怎么了?”叶修支起身子,想喝点水。孙祥连忙端了一杯水过去。


 


“我——”他看着叶修咽下最后一口水,才下决心说“我喜欢你!”


 


叶修还是被呛到了,孙翔帮着他拍背,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所有的伤口。


 


“什么时候的事?”叶修问。


 


“不知道——也许挺久了,也许是最近。”孙翔表情严肃,叶修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一丝玩笑的影子出来。


 


“再看吧,先打赢这一仗再说。”他终是没有给答复,但也没有回绝。毕竟这是乱世,生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尤其是舔刀口过日子的兵士。给这小子留个念想也挺好的。“这动乱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一个答复。在这之前,别死了。”


 


“我不会。”孙翔笑着,吹熄了蜡烛。


 


(8)


数月之后,潼关还是破了。


 


“快走!”叶修狠狠地抽了孙翔的马用鞭子。骏马吃痛,撒着蹄子飞奔。


 


“叶修——”孙翔喊得撕心裂肺,叶修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总有人得留下来,你还年轻。”他轻声说,随后又大喊道:“别死了!”


 


视线中已没有了那人的影子。苏沐橙也被他支走了,带着年轻的小辈们。长安城只剩下了几千人,而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拖住狼牙军。


 


“后悔留下来吗?”叶修问。


 


“你们不能没有医生啊,”方明华笑着说,“而且就算城破了,我也能混在百姓中躲过一劫,到是你们……”


 


“说什么呢!长安怎么会破!”魏琛吸了口烟,“老夫年纪大了,马革裹尸,也算得上善终。”


 


“的确。”叶修笑着,“长安不会破的。”


 


“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方明华疑惑的望着他。


 


“长安不能破啊,毕竟,它的后面,是大唐千千万万的百姓。”叶修站起身,周围的残兵也稀稀拉拉的站了起来。


 


“记住!我们不能败!因为,我们的身后,是大唐!”


 


(9)


长安不会破?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但是,最后的那几千人为了这个梦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不到五千人的队伍,面对十万大军,能坚持多久?


 


叶修他们给出的回答是,十天。


 


除了被送往万花谷养伤的曹雪阳和护送玄宗入蜀的李承恩,也许还要加上几个驻守边关不能调动的分营,天策,灭门。


 


狼牙进入长安的那一日,整个天都是红的。


 


叶修和魏琛最终还是没能幸免于难。方明华换了粗布衣服,混迹在流民之中——医者,只有活着才有价值。


 


魏琛身中数箭,最后倒在了城门下。


 


叶修的尸体被狼牙军带走。死亡之前,他连续七日没有合眼,三日没有进食。他身上一共一百三十七处伤口,其中三十二处是致命伤。死亡的时候,他身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无损的,但狼牙军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把他握着长枪的手掰开。


 


他是真的英雄。狼牙军决定将他葬在北邙山下,这是他们对英雄最高的礼遇。


 


(10)


后来,武林人士为了家国大义,纷纷奔赴战场。藏剑不仅派出精锐弟子前往前线支援,更是夜以继日的锻造着兵器铁甲,连着粮草一起,源源不断的送往战场。


 


后来,唐门和五毒也参战了,神鬼莫测的毒蛊、暗杀之术让狼牙军吃尽了苦头。


 


后来,杨贵妃死了,玄宗退位了。


 


后来,安禄山也被他儿子杀死了。战乱也渐渐到了尾声。


 


孙翔还活着,尽管他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很多人都不在了,但孙翔仍然记着那人对他最后的嘱托——


 


他要活下来,然后亲口去问叶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唐宝应二年,战乱结束,历时七年零二个月,史称安史之乱。


 


孙翔回到了天策府。昔日繁华的军营如今残骸满地,诺大的天策,如今更是只余他一人。


 


他在北邙山脚下发现了叶修的墓。墓修得很规整,上面用胡语和汉字工工整整的写着“英雄叶修之墓”。


 


孙翔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胡语抹去,只是在后面加了几行字——


 


“唐天策正三品下怀化将军,从军十余载,曾立战功无数。天宝十五年,领五千残兵固守长安,力拒狼牙军十余日,重伤身亡。”


 


夕阳下,那一行小字颜色鲜红,就像是心头血一样。



评论

热度(13)

  1. 墨喵想看菜单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