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就一个脑洞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只有大纲


*之前就一个脑洞的补完


*OOC,OOC和OOC






 


故事的开头是:王杰希是个小有名气的油画家,叶修是摄影师,两个人在某个晚宴上相遇了。


 


王杰希家里称得上是半个名流,书香世家,而这个晚宴是个社交性的场所,来的人大多各有各的目的,所以即便装饰华丽、场面浩大,也并不能制造出什么多欢快的气氛。


 


他是骨子里的傲气,不表现出来,但心里多少不屑于这类东西,因而虽说看起来礼数周全,好像还挺像模像样的,可实际上却非常的漫不经心。


 


等到差不多把分内的事都做了,王杰希就走到一个小角落里透气,然后很巧地,叶修也站在那边。


 


王杰希闲着也是闲着,就和叶修攀谈起来,这时候他俩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可两个陌生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居然发生了一场愉快的交谈。


 


王叶二人都是艺术领域的工作者,在美学方面自然都是各有见解和感悟,但两个人在谈吐间却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这大约也是另一种默契,自然美感都是他俩各自的主心骨,可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下,头等主要的成了别的一个连名字也说不出来的什么,审美观倒成了仁者见仁的事物了,既然如此,或许也没必要这样去拘束一场萍水相逢的融洽交流。


 


晚宴结束的时候,王叶二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但也就到这个程度了,之后他们没有真的联系过对方。


 


几个月后,王杰希出国办个画展,提前出发到了国外,刚好有个定居在当地的好友,就提出带他先玩个几天。


 


本来王杰希遇到这种事,那都是要婉拒的,但是这回他刚巧处在一个灵感的低谷期,就想着不如干脆体验一把风土人情,指不定就从这谷里头走出来了呢。于是便答应了。


 


那位朋友也挺会玩的一人,日程表排得可满,白天带着王杰希到处参观名胜古迹,晚上就去逛各种夜市酒吧,结果好巧不巧,王杰希就在一个夜店里再一次碰上了叶修。


 


叶修打扮得和晚宴上完全不同。之前他穿着衬衫西装,发型整齐,领口严严实实地打着黑色领带,稍微有些懒散,可看起来仍颇有些禁欲的气质,然而这一次,叶修里头套了件酒红色的暗纹T恤,外头一件休闲款式的短风衣,皮质长靴套着修身的黑色皮裤,放到酒吧里也不是个多诱惑的打扮吧,可是王杰希看在眼里,只觉得他浑身都散发着要命的性感。


 


然后叶修也发现了王杰希,他往这个方向看过来,一缕头发垂到侧脸的位置,眼神既慵懒,又透出一点点的冷冽。


 


就好像一只猛兽,非常安静地侧卧着,线条很优雅,眼瞳很绚烂,但它确是食肉的,是个货真价实的猎手,一等一的危险分子。


 


王杰希被这个眼神狠狠地撩到了。


 


他点了一杯酒,走过去和叶修搭话。叶修也还记得他,但两人说了没几句,王杰希的朋友就过来了,不由分说就把王杰希拉开到了一旁。王杰希不是很高兴,他朋友就和他解释说,你刚刚走错区了,那块区域是专属同的,一过去就会被自动看成是“猎物”。


 


王杰希听了,回答说,好的,知道了。可他心里不仅没有后怕,反而还有些高兴。他算是个双吧,要说起来,属于比起性别更在意感觉的那种。叶修给他的感觉就很好,甚至好到有那么一点震撼。


 


他朋友觉得自己事先没说明清楚,特别不好意思,执意要送王杰希回去。王杰希答应了,但到了入住的宾馆,就去了趟便利店,买了包套,转头又回来了。


 


叶修还在那边,手上还握着王杰希为他点的那杯酒,看见他过来,露出了一个几分戏谑、几分会心的笑。


 


王杰希就坐过去,又点了杯同样的酒,仿佛刚刚那段插曲完全不存在一样,继续聊起天来。


 


叶修的眼睛是深棕色的,那日在宴会华丽的澄白光照下,只显出很接近黑的颜色,可在夜店五光十色的绚烂灯光里头,却呈现出某种奇妙的暗红,一种比起人类、更接近于野兽的瞳色。


 


叶修冲着王杰希弯着眼睛,很短暂地笑了一下,刺啦一下,仿佛闪过了一道电线接触不良的蓝红花火。就这样,王杰希便晓得,对方已经心领神会了。于是他等话题告一段落,就起身,请叶修去跳舞。


 


叶修顺其自然地接受了,并且给予响应。舞池里双方都有意识地增加肢体接触。皮肤隔着衬衫薄薄的布料紧贴住,暧昧地磨蹭着,掺入酒精的血液在皮肤下涌动,向外渗透出一层很薄的汗液。一场舞跳下来,两人都有了点反应。


 


一曲终了,灯光调暗了些,两个人还没下舞池就抱到了一起,最后一边接吻一边走出了夜店。


 


叶修把王杰希带到他的住处,距离也不是很远。进了公寓楼,等着电梯就迫不及待地搂抱抚摸,还没进门就差点擦枪走火。


 


当晚就是好一通翻云覆雨。叶修在床上放得开,该爽就爽,该叫就叫,属于没多少矜持,不过也谈不上特别骚的那种。然而耐不住有感觉,身体契合、相性又好,酒精作用下,快感像是洪水决堤,顾此失彼,就算有几次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顶点,先缓过劲来的一方也会催促着在对方身上寻求进一步的快乐。


 


两个人就这么折腾了大半夜,到快要天亮才浑浑噩噩地入睡,醒来后更是已经过了中午。


 


两人起床后一起吃了顿午饭,之后王杰希收拾了下东西要走,叶修窝在沙发里道别,拿着单反头也不抬,分明是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王杰希也不介意,甚至像在赶着做什么一般,就这么离开了。


 


他回到宾馆,拿出随行李托运过来的整套画具,一个人在阳台上把画架搭好。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思如泉涌,各种色彩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在画布上准确地寻觅到自己的归宿,就好像雨后满溢的潮水,急切地寻求一个出口。


 


王杰希把自己关了一整天,在画布上填满大片斑斓的底色,他自己也不知这最终会是怎么样的一副作品,可他却又无比确定每一笔落下的位置,每一抹色彩的归处,每一次落笔最微妙的力道,每一个线条最为精确的弧度。


 


然后,在天边晚霞消逝的一瞬,他宛如一盏耗尽光辉的油灯,就连最后的一丝灵感也化作一缕淡薄的青烟,在晚风中消失殆尽了。


 


那之后吧,王杰希就常常去那个酒吧找叶修。


 


每次和叶修做爱之后,王杰希发现,他总会有灵感浮现。当他用手掌抚摸过叶修的皮肤,用目光舔舐过肌肉和骨骼的曲线,用唇舌滑弄过一切情潮与欲望的象征,许许多多的火花便烟火般地从他们相触碰的地方飞速窜上,沿着血液和骨骼冒出一道青色的烟的轨道,在他的脑髓深处炸裂开来,爆炸出一个火山口,里面翻涌出火红的、滚烫的岩浆。


 


但这些灵感又一闪而逝。好像在提醒着他,他头颅中间是一枚多么冰冷理智、又缺乏创想的大脑,那就像一个冷却池,火热的岩浆流淌进去,然后又急速地凝固成灰黑色的、干枯的石头,上面撒上一层烟火燃尽的、青白色的骨灰。


 


那张画布就这样被连续、又很间断地填充着。当那幅画快画完了,展子也快结束了。王杰希要回国,就要与叶修分别了。


 


然后这个时候他才在一片纠结困惑之后猛然醒悟。


 


原来如此。并非是与叶修的性爱能带给他灵感,而是一种相似、但却更加虚浮缥缈的东西,是一道灿白的、炫目的闪电,一个暴风雨里滔天的巨浪,一滴从很高的云层上坠落下来的水珠。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从一个烟花的死灰里,爆炸出另一个烟花。那是爱情呀。


 


最后终于,在展子最后第二天的晚上,王杰希去找叶修了。他走在街上,四周的景色变得非常的慢,影子一样地划过他,留下彩带似的轨迹。


 


然后他想,叶修会是什么反应呢。


 


叶修会接受吗。


 


之后他们又会怎么样呢。


 


没有比告白前的时刻更加甜蜜与折磨的时光。无数的花火在他的脑海里炸裂开来,化成斑斓的花。分明一周前他还处在瓶颈与低谷之中,可现在,那锅冷却液正在沸腾着冒泡,下头攒动着艳丽的、死而复生的岩浆。


 


但是真是好笑呀,他现在却只想着向前,用这样蜗牛般的速度前行,并不那么想回去完成那副画了。


 


 


End


 


 



评论

热度(12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