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驯鹿尾巴(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


*20160706吾王生日快乐!!


*现代圣诞老人(圣诞派送员)x驯鹿(麋鹿)


*OOC,OOC和OOC


 


 


驯鹿尾巴


 


1.


王杰希坐那儿穿靴子,一抬头,从镜子里瞥见叶修正把那只红鼻子往脸上比划。


红鼻子光泽鲜艳,杏子大小,樱桃颜色,用叶修白得粉刷似的脸一衬托,更是红得像是在发光,仿佛一枚红墨水里捞出来的灯泡。


王杰希猝不及防,被这道红光给糊了一脸。


“……可怪不适合你的。”他诚实地评论道。


“怪我咯。”叶修冷着一张脸,面若冰霜,“是谁大清早的甩我电话,哭喊他们人手不够,非要我来帮忙?”


王杰希心道:不知道,是谁啊?


但嘴上却说:“我错了。”


“知错就改,也不是不能原谅你。”叶修意味深长地说,“这样吧。我俩换个角色,你来做车夫,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王杰希视线扫过那一颗饱满亮丽的红鼻子。“别介,还是让我错下去吧。”他说。


 


2.


这人居然赖皮。叶修都快嫌弃死他了:“太毁形象了王杰希。你说你那些个小粉丝们见着你这样,他们还愿意让你进门吗?”


“说不准。”王杰希表示我思路很清楚,“可是你见过走正门的圣诞老人吗?”


并没有,可是也没有见过人形的驯鹿哇。


“这不一样。”王杰希解释道,“你只要带这个那个挂件,身份认证是不会为难你的。”


他又补充:“而且你血统在呢。”


叶修瞥了眼镜子里自己头上两只悠扬舒展的犄角,几乎要被这个逻辑折服。


“很有道理。”他说,但是脸上写着“去你丫的”,“说好的人鹿平等呢?我要代表鹿族保护协会谴责你。待会就要给圣诞行业协会择业自由部门打电话。”


“你冷静。”王杰希不惧,迎面而上,娓娓道来,“这叫天然优势。你有麋鹿一族的血统,这是种族天赋啊。成功就是要把握才能,扬长避短的。”


这话正中叶修的下怀:“可惜哥哪儿都是长的。”


王杰希视线往下瞟了一瞬,自信道:“不及我。”


叶修冲着那张脸狠狠地扔出了手里的红鼻子!


 


3.


红鼻子丑是丑了些,可毕竟身份高贵,真实学名叫微草站工作人员专享·圣诞专线雪橇驾驶资格证·全国范围内全线畅通版5.0,设计上参考古典圣诞驯鹿的传统造型,款式浑圆复古,选色鲜艳经典,圣诞红,中国红,中西结合,双管齐下,高端大气,不是普通驯鹿想拿就拿得到的。


前几天5.0版本最新升级,系统更新换代,采用了全球最尖端的克里斯马斯技术,改变了产品适用性上的一些小缺陷,修复了帝都一环以内由于鹿流量过多,间或不能分辨真·酒糟鼻与驾驶资格证的小漏洞,给尊贵的圣诞专线驾驶员们带来真正的奢华体验。


并且退一万步,再怎么也是公家的财产。砸了是要赔的。


王杰希向来稳重,刹那间内心闪过一万种不同的后果,权衡利弊,终究还是没有闪避,以脸接球,鼻子红了点儿,可好歹是保住了红鼻子。


壮士断腕,叶修被震慑住了,时间长达一秒钟。


一秒钟后王杰希关闭了捉弄模式,握着那枚金贵的红鼻子驾驶证,实话实说:“其实是这样的。”王杰希叹道,“这几天帝都又出了新交规,圣诞总局特别通知,微草站当然要带头上线的。昨儿圣诞行业协会发来慰问,然而我的驾驶习惯已经成型了,你懂。”


噫,真是心疼。


叶修幸灾乐祸:“叫你浪,活该吧。”


王杰希又叹了口气:“只好封印我的魔术师车技了。”


幸好红鼻子不在叶修手里,否则非得给捏碎了不可。


 


4.


事已至此,王杰希明媚忧伤的沉重心情,叶修已经充分地感受到了。


“那好吧。”叶修说,神情正常,语速飞快,“反正哥的技术,不管是哪边都能胜任的嘛。”


“那是!”王杰希赞他,并且小小地鼓起了掌。


叶修做了个免礼平身的手势,回忆起上次他喝趴王杰希送他回家,稳得堪比诺亚方舟。


心想:诶哟,扯谎也没水平,这明显得呀!


 


5.


事情拍板,王杰希终于能得空穿上另一只靴子。


外头天色渐晚,然而还没有到可以出发的时候,叶修捏着那枚红鼻子驾照,同王杰希书桌上两枚文玩胡桃一同转来转去地把玩。他手指纤长,手掌宽且薄,动作灵巧,三只小玩意儿聚在一起,并拢着叠起又散开,舞起来咔哒咔哒地响。


王杰希开着本《山海经》,一目十行,他翻了有几页书,叶修就在旁边咔嗒了几下。


这下王杰希也听出不对劲了。


“……怎么了?” 他抬起头来问道。


“咱这走西幻路线的,就别整这些个虚的了。”叶修抽出他手里书本,一眼都没瞧,很风骚地两指一捏,就往沙发上甩。


王杰希挑着眉毛看他,就等着他后一句但书。


果不其然,叶修言罢,话锋一转:“还早嘛,南翔小笼约不约?”


“不约。”王杰希说,秒答。


“怎么不约?”叶修不服,“难得有个全国畅通版啊,又不是很远。你们站的雪橇快车不是都提过速了嘛,还不放大点儿心。况且哥上路呢,过去也就一两小时吧,来回绝对够。”


“不是这个问题。”王杰希语重心长,“主要S市不太安全。”


叶修并不能理解,并且表示震惊:“不会吧,难道我一直高估他市治安水准了?”


王杰希反问他:“你不看新闻的么。”


叶修摇头,然而内心已经相信了一半。


王杰希摆摆手,说:“不知道也好。”


那叫一个故弄玄虚。


 


6.


叶修貌似还要追问,但话题立刻就被王杰希转开了。


“小笼包没有,豆汁儿羊眼包子吃不吃?”王杰希提议说,“老方他们小区附近有一家,我去尝过,做得是不错。”


“不吃。”叶修也果断回。秒答。


 


7.


王杰希看向叶修,叶修也看回来,空气流转,两人都噗地笑了出来。


叶修真是好气又好笑:“你就这么寒颤人小周哪!”


王杰希也乐了:“你还说我呢。”


 “你就是去年被人夺了最佳站点,心存芥蒂!”叶修断言,口吻相当猖狂,“不然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个神逻辑呀?”


王杰希心说:没看出来的只有你吧!


但嘴里却跑起火车:“夜观天象,一看他就不是什么正经驯鹿。”


笑得叶修差点没滚到地板上去。


 


8.


他欢乐过了,这回轮到王杰希好奇:“那你也讲一下,方士谦是怎么回事儿?”


叶修噫了一声,心想:这问题听着好像不是该由你那边发问的。


但他开起火车来比王杰希还要莽。


“这你是知道的么。”叶修信誓旦旦道,“看面相一直是我的强项。此人头上长犄角,身后有尾巴,当然是有很多小秘密的。”


王杰希目光从对面的头顶飘到胯骨,迟迟地哦了一声。


想想还是不稳妥,又认认真真补充道:“虽然我也喜欢你的尾巴和角,但不是因为这个才告白的。”


叶修目瞪口呆,直愣愣地瞧着他看,腹诽:诶哟喂,我哪儿知道您没童年呀!


可他没有真的去解释这个梗是几个意思。


从源头上说,这是因为鹿族除却那两只鹿角以外,其实耳朵比人类的也要尖上那么一些。


所以他就红了俩耳朵尖。


 


9.


小吃是没得吃了,晚饭总归要解决的。


叶修托着下巴思忖了半天,最终在门钉馅饼和褡裢火烧之间选择了方便面。


王杰希规劝他:“别吧,待会儿还要进人家里头,带着身红烧牛肉味儿,显得不专业。”


叶修已经开始往煮水壶里倒水,闻言转身打开装资料的柜子,把红烧牛肉原样塞了回去,又从一大堆纸张下头掏出了两袋子鲜虾鱼板。


王杰希再一次意识到,阻止叶修吃泡面这件事着实任重而道远。但他坚持不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鲜虾鱼板味道也蛮持久的。”


“有理有据。”叶修说,手上啪嗒一声摁打开了烧水按钮,“得亏今儿就做个车夫,犯不着爬烟囱……辛苦你了大眼儿!”


王杰希:“……”


 


10.


等水烧开了,滚下去的不是鲜虾鱼板也不是红烧牛肉,而是牛肉泡馍。


叶修眼巴巴地看着王杰希把那两袋鲜虾鱼板没收走,徒留米白色的泡馍和粉丝一起在热水里翻滚着,上头一圈脱水葱叶混着胡萝卜丁,间或漂浮起一两片风干牛肉,实在想不出这玩意究竟比鲜虾鱼板好在哪里。


泡馍要稍微费时些,叶修闲得无聊,扭头去问王杰希:“这玩意儿哪儿来的?”


王杰希正在给资料柜上锁,回答:“隔壁小别的。”


叶修掐指一算,也是惊了:“欸,你们这不是有人手的嘛!”


王杰希收好钥匙,面色如常:“他修的是圣诞派送专业。上回被拉去客串,充当了回驾驶员,驾照分都快扣完了。”


……听起来好像很真实。叶修沉默了。这到底他该不该信呢。


 


11.


晚饭的问题解决了,窗外已经彻底浸润了夜色。


叶修下楼检查了遍雪橇车,从驾驶座里探出头来,满脸大写的羡慕:“不愧是咱帝都的站点,咱兴欣才刚装上GPS,你们连自动驾驶都有了。”


他这会儿也不去吐槽王杰希用以把他招来的那个破由头了。节日期间总归是忙碌的,谁不想捡个理由,好抽出时间、与亲爱的恋人久违地见个面呢?


王杰希笑了笑,凑上前去,伸手正了正叶修的防风镜,他一下靠得太近,完全没必要,叶修被弄得一惊,险些鹿角磕到挡风玻璃窗。


王杰希一手拦过去垫着,显然是假装好意,因为同时他的另一手已经借机伸进驾驶座,揽过了叶修的腰。


 “诶诶,干嘛呢?”叶修略方,感到王杰希的手指轻轻碰了碰他衣摆下的尾巴,“我警告你啊大眼儿,还会儿就开工了!”


王杰希说:“检查下你驾照带了没。”纯属正儿八经扯犊子。


叶修说:“挂皮带上了好么。”讲完又迅捷地加了句,“讲好了,你可别动我皮带啊。”


“不动不动。”王杰希说。但是手又很不规矩地揉了把那团毛茸茸的鹿尾巴。


叶修嚷嚷:“欸欸!”王杰希适时地收回了手。


“我就感受一下。”他解释道。言辞相当苍白,然而被说得仿佛很理直气壮。


叶修挺无语:“……那你感受到了啥?”


“这个么……”王杰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准确点儿,一个坏笑。


“比方说,”他眯着眼,很不怀好意地说道,“驯鹿尾巴,长不了。”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篇是……王叶童话合志参本的失败产物2333333


因为用了太多大陆才有的梗,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实在没办法就这样上交,加注释也显得太过于奇怪了,因而干脆重写了2333333(重写x2(自作孽的节奏


出于当时参本的篇幅要求,精确地控制在了3500字左右,单独放出反而显得有点短,请见谅ww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3780 字


2016.7.3


(↑完成时间并非放出时间)

评论

热度(103)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