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咪嗷咪嗷咪嗷嗷(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


*橱窗猫设定,梗俗


*超久远的300粉点文+四月是你的点文第三弹 @x苏糖酥糕 


*OOC,OOC和OOC


 




咪嗷咪嗷咪嗷嗷




 


1.


叶修缩在橱窗的小角角里头,尴尬几乎要团成一个球。


王杰希蹲在距离他三公尺以外,巧得很,已经变成球了。


“你别介意,这是个正常的现象嘛。”叶修说。


他尽力保持着淡定,但是脑袋上乱动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


好在王杰希没看他的耳朵,他甚至没有抬头,害怕一旦改变姿势,一不留神,一张猫脸就要丢到他猫姥姥家去。


叶修甩了甩尾巴,嘴里一个喵字已经开了个头,却被王杰希打断了。


“别说下去。”王杰希艰难地开口了,“别提那两个字。”


“哦。”叶修抖了抖耳朵,很快就在善意地沉默和恶劣地开口之间做出了抉择。


“发情。”他轻快地说道。


 


2.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猫。


王杰希悲愤地想。


然而与他这边的情况正相反,叶修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整只猫的气氛都欢快了不少。


“接受现实呗。”他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说,“在那儿做鸵鸟也没用呀。”


他竟然还知道鸵鸟。


那他是不是还知道我每天下午都等着看街对面电视里的动物世界。


王杰希猫头埋在猫爪里,一颗濒临发情、思维紊乱的猫脑袋如是惊恐地想到。


 


3.


然而不愧是杰希喵,尽管内里已经心如乱麻,外表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半分惊慌。


当然这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并没有动,尾巴压在猫腿下,猫脸埋在猫爪里,两只猫耳朵早就趴得找也找不着了,除了几根蹦起的猫胡须又颤了颤,此外根本看不见什么表情变化。


叶修对这种拒绝交流的行为表示谴责,严肃声明如果王杰希再不老实回话,他这边就要猫拳伺候了。


这话把王杰希听得一身冷汗。


叶修的一套猫拳,在这条街的喵群中可都是出了名的。街头街尾一报出叶修的名字,谁都会想到他的散喵快打,后者是有名的迅捷,有名的霸道,若说王杰希平时还能以他出其不意的手段与之抗衡,现在他可是僵着一动也动不了,一旦叶修近身……


叶修近身……


呃,近身。


王杰希的内心一阵震颤,然而并不是因为怂。


要不是他猫尾巴压在猫腿下,猫脸埋在猫爪里,两只猫耳朵早就趴得找也找不着了。


不然这些猫部件现在肯定全都要炸。


 


4.


叶修已经起身了,当然王杰希看不到他的动作,但是一片沉默中,叶修有一段时间没修过了的猫爪子按在橱窗的地面上,发出了轻轻小小的啪踏一声。


下一步谁也不知它是要跑过来还是就这么扑过来了,危难当头,王杰希灵机一动,大喊出声!


“一周份的妙鲜包!”


“笑话!”叶修的震惊只维持了一秒,随即露出了嘴里小小的尖牙,“一个月份!”


何等的趁人之危!是可忍喵不可忍!


 


5.


然而事已至此,喵不可忍,那也得忍。


王杰希一咬牙,心一横:“两个礼拜!”


叶修眼神一凛,两只黄澄澄猫眼凶光毕露:“三个礼拜!”


空气中紧张的气氛仿佛要擦出火花,紧急关头,王杰希反而冷静了下来。


“半个月!”王杰希力争主权道。


 


6.


这话一出口,叶修一愣,内心几乎要生出一丝悲凉。


就算是七月大八月大,三十一天对半一劈,撑死也就比也两个礼拜就多个一天半,就这也要争,可见已经被压迫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然而这也并不是王杰希的错。


俗话说得好,会卖萌的喵有奶吃。猫为食亡的叶修和拉不下猫脸的王杰希,两只喵排在一起一坐,简直是对比分明。一只左咪右喵、打滚蹭蹭,另一只就是个粗体大写的冷漠,不用说,两喵在小鱼干的分配比上向来都是毫无公平可言的。


而相对而言,妙鲜包这种东西,往两只喵碗里倒的时候基本都是一猫一半,很均匀,很平等,很合理。


同时这玩意儿性质上又决定它不好抢,正经而文明地说,就是一经占有视为所有,具有物权的外观拥有物权的效力,除非有处分的行为,否则就存在所有的意思……


“好吧成交。”叶修有些心疼地说。


虽然不知道是那方面的心疼。


王杰希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当然是从各种各样的方面来讲。


 


7.


叶修说话算话,说不动爪就不动爪,一屁股就原地坐了回去。


两只橱窗猫,一动不动一喵不喵地僵了一会,几乎与身周各种摆件玩具融为一体。


气氛显得有些冷。王杰希还在当雕像,叶修自个猫了一会,又开始觉得无聊。


“别这么僵硬嘛。”他循循善诱,“来来来,说说话呗。发情是什么感觉呀?”


不怪他好奇,这事儿也是奇怪,论年龄,叶修比王杰希还要大上好几个月,可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就是到现在还从没有过这样的烦恼,会好奇也是理所当然。


那边王杰希终于放弃了治疗,无奈地抬起了头:“很难讲。有些热,有点烦躁,而且……”


他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叶修看着王杰希蠢蠢欲动的尾巴,和看起来没有动作、然而实际上时不时就要挪一小下的两条猫后腿,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8.


没救了。


王杰希崩溃地想到。


友谊的小船就快要翻了!


 


9.


王杰希陷入了沉默。


这是一个幽怨的眼神,叶修仿佛感受到了一丝良心的撼动。


“……需要抓板吗?”他总算说了今天第一句人话,呃不对,是猫话。


抓板在叶修那儿,就压在他猫尾巴下头,大约在二十分钟前才被狠挠过一通,上头有非常新鲜的某猫的气味。


偶买噶他竟然一点儿都没意识到。


“不用。”王杰希愤懑地说。


 


10.


“哦,好吧。”叶修说道。


然而他安静了一会,忍不住又要开口:“可猫砂也在我这儿呢。”


“……我知道。”王杰希绝望地回应道。


 


11.


“闹别扭了?”叶修歪着脑袋问。


王杰希看向了别处。


他有点儿赌气的意思,于是一个喵字也不说。叶修盯着他看了会,夸张地叹了口气,总算是起身,然后啪嗒啪嗒地走了过来。


王杰希听到了动静,然而并没有向豪强屈服。


事实证明这个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几乎是一瞬间,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几步就跳了过来,紧接着非常顺溜地舔了下王杰希的一只猫耳朵。


杰希喵猛地转回了头来!


他内心震撼,表情镇定,并且同时反应很快地欣慰地想,幸好他猫脸上还有一层猫毛,否则叶修就要注意到他面上通红的猫皮了。


然而遗憾的是,他现在已然猫尾巴不在猫腿下,猫脸并不埋在猫爪里,而且两只猫耳朵也没有趴着。


所以很巧的,这些猫部件现在已经全都炸了。


 


12.


两只猫近距离地对峙着,大眼瞪小眼,小眼也瞪着小眼。


“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王杰希惊恐地问道。


 


13.


说时迟那时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叶修没来得及控制住突然抡起的猫掌!


 


14.


“哥是不是很善解人意。”叶修碰了碰鼻子,得意地说。


王杰希捂着猫脸,略一思索,回道:“……半个月的妙鲜包。”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15.


叶修哀怨地趴了下来,好巧不巧,猫头离王杰希的肚皮只有一丢丢距离。


“你别动。”王杰希以最后的理智告诫道,尽管他内心其实已经是绝望的。


“妙鲜包。”叶修以最后的希望重复道,尽管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是放弃的。


 


16.


“没有妙鲜包。”王杰希秉承诚信原则,斩钉截铁地说。


“呵。”叶修秉承外交原则,一巴掌糊上了王杰希的尾巴稍。


 


17.


讲真对于那些个长毛品种而言,猫尾巴稍的这个位置,理所当然,是由99%的猫毛和1%的肉尾巴组成的。


然而撸过猫的大多都知道,对于喵星人而言,猫毛向来都是猫尾巴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尽管猫尾巴稍就是99%的猫毛加上1%的肉尾巴,但是那1%的肉尾巴也是必要的,是不可或缺的。


是只喵被拍了猫尾巴,肯定都要上去拼命的。


那拼命么,就要打成一团。近身搏斗,拍了拍去,到处咬咬,一嘴猫毛,呜呜喵喵……


…………Boom!


这是什么声音。


叶修看着眼前突然炸了开来的猫尾巴,惊吓之余,非常灵敏地往后一跳……


而后咚地一声,直愣愣地撞上了橱窗玻璃。


 


18.


这一下撞得不轻。


叶修整只喵都缩到了一起,一张猫脸皱成一团,眼眶红彤彤,眼睛水汪汪,全是给疼出来的。


王杰希也相当愧疚,一时间,就连炸了的猫毛都变得柔顺了许多。


他犹豫了那么一瞬,最终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垂下脑袋,用鼻尖轻轻地碰了碰叶修的脑袋。


 


19.


王杰希低着头,认认真真地给叶修顺着毛,后者头枕玩具、脚蹬抓板,很大爷地侧卧在一边,眯着眼一副相当享受的样子。


王杰希自己身为一只长毛喵,替他猫顺毛这种事,一旦上手了,那可叫一个业务熟练。


叶修一整只喵打着滚,翻过来又趴回去。


从被撞疼的后脑勺舔到猫背脊,从猫背脊再舔到猫尾巴。


从猫尾巴到猫大腿,从猫大腿到猫肚皮。


从猫肚皮到猫下巴,从猫下巴又到猫后颈。


……


等等。


仿佛有什么不太对。


 


20.


十秒之后,叶修去掉了这句话中最前头那个“仿佛”。


他真的觉得有点不太对。


“大眼儿你是不是发烧了。”叶修睁开眼睛,想要回头从鼻尖测个温度。


然而他并没有真的回头。


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转头,而是他发现自己后颈那块松松软软的皮肉,很明显是被人给叼住了。


啊不对,是被猫叼住了……唉算了措辞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叶修是谁,那是什么样的一只喵,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此时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剧情走向。


然而叶修的内心是懵逼的。


妈个鸡。


并不是很懂你们发情的猫。


 


21.


然而事已至此,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狗带。


“爪下留猫!”叶修喊道。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三天份的小鱼干!”叶修喊道。


王杰希的动作有了一丝停顿。


机会!


“我们还可以交涉!” 叶修喊道。


 


22.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褒贬不一、有待商榷的建议。


概括地说。


从结论上来讲,王杰希并没有得到小鱼干。


从过程上来讲,这是一个漫长的交涉过程。


如果一定要更具体一点。


简而言之,就是个交和she的过程。


 


23.


不过说是交she,实质上出于猫科动物某些器官的生理构造,这个行为的本质也就是个蹭蹭而已。


然而叶修就是觉得自己吃亏了。


好在对面他也觉得叶修吃亏了。


王杰希非常歉意地自首:“一个月的妙鲜包。”


“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叶修怒,“起码两个月!”


 


24.


王杰希的眼睛亮了亮。


……等等这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25.


“哦,好的吧。”王杰希说道。


然后相当愧疚地,低头舔了舔叶修并没有竖起的猫耳朵。


然后又舔了舔他并没有愉快地伸出来的猫爪子。


然后又舔了舔他有些湿漉漉的并不很舒服的猫尾巴根。


然后又舔了舔猫背脊。


然后又舔了舔猫肚皮。


叶修打了个滚。


错觉吗。


总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26.


俗话说得好,实践出真知。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了,猫科动物的直觉确实是很具有前瞻性的。


 


27.


王杰希再一次自首了。


“三个月的妙鲜包。”他不无惭色地说道。


“不不不。”叶修惊恐地摇头,“两个月就够了我觉得。”


 


28.


这次王杰希陷入了沉默。


他也没有动,也没有回话,好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过了好一段时间,当叶修已经开始想他是不是又要做回鸵鸟了,这时候王杰希才有些突兀地开口了。


“你要是喜欢。”他犹犹豫豫、又认认真真地说道,“就算一辈子的也可以。”


 


29.


这大约是个不错的告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很有戏剧性,但其实也算不上特别突然。


叶修眨了眨眼睛,橱窗玻璃干净透亮,初夏的阳光晒进来,照得他两只金灿灿的猫眼都竖成吃惊的细线,然而实际上他并不怎么惊讶,甚至有些觉得,哦,这件事原来是现在发生的呀。


“好吧。别反悔呀。”叶修回道。


他语气自然,和之前每一句“好吧”没什么两样。


这也难怪,毕竟不论这事儿在哪一天发生,都是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其中的惊喜既不会多,也不会少,他老早以前就知道了。


 


30.


然而王杰希不是很满意。


“换个词,别用这两个字。”他碰了碰叶修的额头说道。


“哦,行吧。”叶修好笑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歪着头想了想,随即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


“发情。”他不乏揶揄地说道。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篇讲了杰希喵和叶修喵的故事,成分是王叶+猫+发情+有肉(哪里?),成功地一起还掉了四月点文和(超过两个月以前的)300粉点文!


不容易!鼓掌!啪啪啪啪啪!(口意


以及这次又是久违的深井冰小段子2333333怎么说呢,白学家和膜法师的梗实在是停不下来……难道我身上白膜法师的属性已经去不掉了吗(惊恐


还有哦,写着写着,突然觉得好想养猫哦呜呜呜(什么鬼


最后、lofter的小蓝手又回来啦!


想试试的小伙伴们,你看这里刚好有一篇文可以试试这个功能诶OUO!(厚脸皮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4631 字


2016.4.23


 



评论

热度(202)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