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猛禽系男友的正确相处方法(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本篇王叶only,一发完结


*私设如山,bug别管((


*百粉贺文第二弹,认真你就输了((


*OOC,OOC和OOC


 


 


猛禽系男友的正确相处方法


 


1.


现在并不是做饭的时间,但是王杰希却走向了厨房,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沉寂了一会,终于还是起身悄悄地跟了过去。


王杰希走进了厨房,王杰希关上了厨房门。


王杰希打开了冰箱门。王杰希开着冰箱门,开始数起了什么东西。


“不用数了。”叶修一把拉开厨房门,扶着门框,冷漠地说,“昨儿买的两打,晚饭敲了三个都炒了番茄,今早又敲了俩煎的荷包蛋,剩十九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王杰希闻言回头,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会,才叹了口气,关上了冰箱门。


“……叶修。”他沉吟片刻终于开口,表情凝重甚至微微皱着眉,却被叶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王杰希。”叶修一字一顿,掷地有声,“说了多少遍了,我真的不会生蛋。”


 


2.


事情就是这样,叶修家里现在养了一只雕鸮。


这个名字有点拗口,但只要知道它的近亲是猫头鹰,不过实际上却属于真·大型猛禽就可以了。


如果上面这句话的效果还不够冲击。


那么,叶修和这只雕鸮正在交往中。


 


3.


与鸟类交往中的叶修耐心地和猛禽先生解释了自己首先是人类,其次是人类男性的事实。


猛禽先生嗯了一声表示我知道,然而叶修显然并不信任他。


叶修斜着眼看着王杰希:“你知道那你还过来数鸡蛋啊?”


“没办法,”王杰希表示自己也很困扰,“大概是本能吧,总是控制不住就会去想。”


“别想太多。”叶修了然于心,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王杰希依然皱着眉头:“万一冻死了该怎么办?”


……所以说究竟是什么会冻死。


 


4.


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叶修,要继续沿着这条线路争论下去,是不会有出路的。


于是他决定另辟蹊径。


“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想如何。”叶修沉吟数秒后,这么解释道,“这几天外头天气比冰箱冷多了不是。”


王杰希一愣,片刻迟疑之后,竟然艰难地点了点头。


 


5.


没错。这件事的起源是,他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具体点说,是最终还是懒得挪窝的叶先生天真地想着,哪里碰面不是碰面,于是决定将行程由自己从H市回B市一趟,改成了让王先生从B市来H市一趟。


 


6.


重复一遍。


大冬天,从B市,到H市。


真是好一个战略性失误。


 


7.


战略性失误的后果有两个。


一是,不习惯亚热带季风气候,尤其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城市独特的室内温度的王先生,在抵达的第一周就成功地感冒了。


二是,王先生在受冻被迫感冒之后,脑回路似乎比从前更加清奇了。


第二点至少叶先生是这么想的。


 


8.


脑回路更加清奇了的王杰希先生略微思索了一会,期间撸了一把鼻涕,又喝了口叶修递过来的热水。


虽然看起来他好像真的用脑子思考并且还稍稍斟酌了一段时间。


不过从最后他确实被这种鬼一样的理由给说服了这点来看,果然叶修的判断大抵还是正确的。


 


9.


好在被恋人在心里一本正经地黑了一把却毫不知觉的王杰希大大本身依然保持理智,没一会就察觉到了好像哪里不对。


他开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张口之后就只打了个喷嚏。


这画面有点糗,王杰希显然也意识到了,同时他(雄性猛禽的本能)迅速地认识到,出于他和叶修交往还没多久这个不太乐观的客观事实,像刚才这种降低帅气度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思及此,王杰希默默深吸了一口气,又特地酝酿了一下才敢再开口,这回一个喷嚏也没打。


 


10.


他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11.


叶修心疼地看到王先生脑袋两侧的耳羽颤巍巍地竖起,又噗地垂下。并且重复两次。


雕鸮肩上整整齐齐围脖似的自带羽绒,慢动作一般此起彼伏地炸开。并且重复两次。


如果没有静电那些个噼里啪啦的声音,相信还是可以和羽绒服到处乱翘的人造毛领子融为一体、不被发现的。


 


12.


王杰希,B市土生土长的留鸟,正儿八经三环以内好雕鸮,再一次感受到了东南沿海城市气候的强烈恶意。


 


13.


叶修终究是看不下去了。


他一面用手指帮着梳理那圈炸了的羽毛,一面安慰道:“往好里想,你现在这打扮,就算露着鸟毛直接出门也不会有人看出来有什么问题。”


王杰希挑了挑眉,冷静地瞥了他一眼。


但最后因为冷静,所以并没有真的尝试再次开口反驳。


 


14.


叶修现在看起来很淡定,甚至还有胆子趁鸟之危、悠哉哉正大光明地调戏良家好禽,但说实在地,在一开始刚知道王杰希感冒了的时候,他还是蛮慌张的。


这么一个常年表情懒散悠闲的人为自己露出那样手足无措的表情,说王杰希他不感动,那绝对是在忽悠鸟。


当然,这份感动并不是以他不知道当时叶修急急急忙忙出了门但却没有直接去买药、而是先去网吧偷偷百度了禽流感词条这件事为前提的。


虽然他真的并不知道。


 


15.


王杰希感冒了,家务大任不能顺利交接,因而结果还是落在了叶修身上。


后者想了想,保险起见,还是郑重其事地和王杰希约法三章。


第一,既然都已经感冒了,那么劳神伤身体的运动就不要做了。


第二,吃的东西以清淡为主,少吃肉多吃菜,饭不够粥来凑。


第三,厨房重地,这段时间还是暂时别去了。


 


16.


令人吃惊的是,王杰希竟然一条都没遵守。


 


17.


叶修就纳了闷了,看起来挺规矩一人,怎么自制能力就这么差呢!


但是王杰希也很委屈。


量体温,试热水,穿围裙,这种大招为什么都攒到这时候了呢!


 


18.


叶修严肃地告诫他:“王同志你不能这样,诚实守信是很重要的道德品质,咱约好的事情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王杰希说:“恩。”


说着绕到了叶修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然后抱了个爽。


 


19.


叶修事后反省,觉得主要问题出在方式方法上。


都说熬鹰千万不能移开视线,他当时单就顾着擦手了,抬头也只抽空看了王杰希一眼。


大意了,对待敌人不能有一丝松懈!


王杰希事后反省,也觉得主要问题是出在方式方法上


叶修说这话时候身上松松垮垮挂了条碎花小围裙,进厨房前脱了外套,里头只有件浅蓝衬衫套针织米色毛衣,袖子一路卷到手肘,正低着头在往围裙上擦手。


很明显,这是一个杀必死的组合技!


 


20.


“怪我。”叶修痛定思痛,“一不注意就没看住。”


“不,还是怪我。”王杰希说,“是我没看住才对。”


……没看住什么?


叶修吃惊地看了眼王杰希。


刚好对上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眼神。


 


21..


半是调侃,半是调戏。


 


22.


叶修一脸的不可置信:“王大眼,你变了!”


王杰希非常谦虚:“耍流氓,谁不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23.


下午苏沐橙给叶修例行打电话,王杰希在一旁呆着。


他倒不介意打电话这件事本身,毕竟叶修一个人住比较让人担心,他还是挺理解苏沐橙的心理的。但问题是,最近他俩几次电话打得都跟间谍似得,就几个字还暗号似的你来我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就让人有点在意了。


雕鸮的听力一等一的敏锐,王杰希听着叶修照常应了没几句,又开始进入间谍模式,内心挣扎了好一会,才克制住去听电话里声音的欲望。


结果好不容易等那边一通电话打完,王杰希心里已经暗自松了口气,可叶修大概是手冷还是怎么的,一不留神电话没挂掉,反而直接开了免提。


手机里传来苏沐橙的声音,王杰希耳羽都抖了抖。


……得,竟然还是杭州话。


 


24.


王杰希假装随意地揉了揉耳朵,又喝了口热水,开口问道:“说了什么?”


叶修面色一动,停顿半拍,但最后还是摆摆手打算说实话。


“没啥。”他说,“就是最近不是流感挺严重的嘛,她就问问你病得怎么样了。”


这话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


叶修想了想,又改口道:“不是,沐橙就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好了。”


我很不好。王杰希冷漠地想到。


 


25.


出于中午一些不能说的原因,叶修到了下午就有些困。


于是他从书(ji)房前往卧室,但是在中途路过客厅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王杰希见状,友善地解释:“电视上看的,晒太阳有助于康复。”


说着还轻轻扑了扑翅膀。


“……要不去阳台吧。”叶修看着那两只展开来有客厅窗三倍大的翅膀,忍不住建议道。


“不行,阳台太冷。”王杰希貌似可怜地缩了缩背上的羽翼,但实则言辞正经、面不改色。


“而且在阳台上容易被别人看见。”他补充说。


叶修神情冷漠。


所以你觉得像这样填满一整扇窗就不会被看见吗。


 


26.


王杰希认真地指正:“这叫白底俏皮小黑波点,很流行的。”


叶修装模作样地恍然大悟:“哦,所以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家换窗帘了是吗?”


 


27.


叶修嘴上贫归贫,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在脑内迅速比对了一番卧室里冷冰冰的998三件套与客厅那条自带暖气的纯天然羽绒毯之间的差距后,立刻就脚跟一转,口嫌体正直地改变了目的地,往沙发上找了看起来最暖的位置,一屁股就坐了进去。


王杰希挑了挑眉,但并没有说什么,只轻轻拢了拢翅膀。


冬日阳光闲散慵懒,猛禽羽翼内侧的绒毛柔软又细密,暖乎乎地把人整个包围起来。王杰希半垂下眼帘,有意无意地遮盖住金色虹膜里不属于人类的冷冽光芒。


 “借我睡个午觉啊。”叶修说着,又往毛绒里头蹭了蹭,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王杰希偏头看了一眼,只找着个黑发乱翘的后脑勺,大概是把整张脸都埋进羽毛里头了。


“换个姿势,别闷着了。”他动了动肩膀说,叶修嘴里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身子却一动不动。


王杰希见他没动静,干脆顺势一歪头,把脑袋搁上了叶修头顶,后者这才慢吞吞地稍微动了动,然而也不过是撇个头而已,过会儿又没动静了,看来是真的想睡。


“午安。”王杰希说,声音轻轻的,“我也睡会儿。”


叶修这会儿倒记得应声:“睡吧你。”尾音黏黏糯糯,散发开一片湿润温热的吐息。


王杰希感到那儿的绒毛颤动了几下,他过了会才意识到,这是由于羽毛细小的尖稍磨蹭着叶修的发梢,这感觉令人想到冬天雪地上圆滚滚绒毛丰满的兔子,或者初夏飞行时吹拂过羽翼的温热的风。


这会儿你倒不嫌弃花色。王杰希心里吐槽,但实际上他也有些困意了。


这也非常正常,昼伏夜出向来都是雕鸮的风格,没什么不对的。他闭上眼想着,只是就这会儿而已,比起御风而行,他更想晒晒太阳,和恋人一同度过一个慵懒的下午。


 


28.


叶修醒来,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挂钟,才过了一个小时。


他身边王杰希应该是还没醒,歪着翅膀和他倒作一团,哪有半点大型猛禽的威严。


叶修身上扑拉着一只翅膀,脑袋和肩膀下又压住了另一只,羽翼内侧的绒毛层层密密、软软绵绵,外侧的飞羽油亮笔直,像弩箭后头削尖的箭羽,硌得他手臂疼。


王杰希环着他的肩膀,力道有些紧。叶修刚睡醒智商还没上线的大脑有些不着调地想着,大约就是这样,雕鸮张开巨大厚实的羽翼,悄无声息地滑过夜幕,冰冷的鹰眼划出两道金色轨迹,在距离地面只有一层空气的刹那,悠然地伸出铅灰色的利爪,温柔地擒住猎物的喉咙。


所以,大约就是这样。


他被捕捉了。


 


29.


猛禽先生睡得很沉,叶修动了动,战五渣宅男在猛禽其实不算怎么牢固的拘束之中,并没有任何挣脱或是将要挣脱的迹象。


或许再睡一会儿也没不错。叶修想了想,就这么得出了结论。


但他随即感受到不对劲。


刚才没察觉,然而确实,他身后好像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硌得慌。


不仅硬邦邦,还温温的。


叶修随即意识到,说不定有什么你情我不愿的事就要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了。


 


30.


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神奇的是,事实并没有朝他意料之中的方向发展。


他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情伸手往身下摸了摸。


然后在背后一片货真价实的冷汗中,掏出了一颗蛋。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不知所谓的傻白甜深井冰段子系列的第二弹,猜到了吗是王叶!(并不惊讶


至此百粉贺文终于成功还债!啪啪啪啪啪啪!


不过虽然完美达成,但这个系列不一定完结,动物系男子什么感觉可以写遍全联盟!(别信


话说回来,杰西卡的画风再怎么清奇都感觉不违和诶!是我的错觉吗?(是的


以及,结尾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你们觉得,这是生了呢,还是大眼偷偷放过来的鸡蛋呢,还是生了呢?(口意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4502 字


2016.2.5



评论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