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叶老师向来教导我们要学好成语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特别有病,真的


*OOC,OOC和OOC


 


 


叶老师向来教导我们要学好成语


 


 


王叶·胡枝扯叶(hu zhi che ye)


叶修看了眼他自家花园里被压塌了的花花草草。


又看了眼在那群花花草草中央的躺倒不动了的王杰希。


“你还好吧?”叶修问。


“没事儿,”王杰希云淡风轻,“就从扫把上摔下来了而已。”


叶修松了口气,捡起了地上王先生的巫师帽:“那就成。你起来记得先别走,把我花赔了再回去。”


“不行。”王杰希一本正经地拒绝,“我摔倒了,动不了,要抱抱才能起来。”


 


 


翔叶·叶公好龙(ye gong hao long)


叶修看到孙翔得意洋洋地露出自己的龙尾巴,面上竟然一点都不带波澜的。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我原来不是被一个男人上了,而是被一条龙给上了。”叶修面无表情地说。


“你反应怎么这么小?”孙翔非常不理解,“你看到我是龙,不应该更加高兴的吗?”


叶修叹了口气,表示他们之间有一个重大的误会:“我确实喜欢龙,但还没喜欢到要上床的地步。”


这话听得孙翔浑身一震,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被玩弄感情了:“意思是你其实没那么喜欢我?你后悔和我上床了?”


叶修显然并不太理解这个脑回路:“不是,我没后悔啊。”


这下孙翔就连表情都僵硬了:“所以你只喜欢和我上床?你……你到底喜欢的是哪个龙?”


 


 


翔叶·叶公好龙(she gong hao long)


冰释前嫌的两人在被窝了好好打了一架。


然后又打了一架。


然后又打了一架。


叶修被欺负得都快哭出来了。


不可思议地,他竟然开始有点理解孙翔那时候的想法了。


他捂着屁股泪汪汪地控诉:“你爱的到底是哪个叶?!”


 


 


喻叶·愚公移山(yu gong yi shan)


眼前的山峰已经被夕阳染红,喻先生抽空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


他一直卖力到现在,冬日寒冷,他却毫不在意地露出满是汗水的胸膛和脊背。


这份努力并非没有回报。原先宛若严词拒绝般紧密闭合的山体,如今已经被开垦出一道美丽的山谷。


工具是中华民族伟大的发明。喻先生用棒端捅了捅那道缝隙,潺潺的清泉便从山岳之间的洞穴欢快地流淌而出。这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


喻先生俯下身,低头品尝这甘甜的泉水。


没有什么比辛苦劳动后的成果,更能够抚慰一天辛劳的了。


 


 


方叶·近水楼台(jin shui lou tai)


方锐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韩叶·偷寒送暖(tou han song nuan)


韩文清看到叶修,表情有点怪。


“你来干什么?”他问,听口气好像还不是很欢迎。


叶修倒不是很介意:“当然是慰问老同志,联盟送温暖。”


说着自己就轻车熟路地要往里头走。


韩文清一把拉住他。


“战队里一群未结合哨兵,你上去是想找死?”


他皱着眉头说话的样子很凶,然而叶修并不怕他——不仅不怕他,还好像觉得很有趣似地笑了笑。


“我找死干嘛呀。”他耸耸肩,手上那根烟在指尖打转,“我来找你的。”


韩文清最看不惯这人摆出这幅样子,就那什么,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模一样。


他干脆直接挡在人面前,双手抱着胸道:“有事在这说就行。”


“别啊,我面皮薄!”叶修一脸的惊恐,“光天化日下偷人这事儿我可做不到。”


 


 


韩叶·夸父追日(kua fu zhui ri)


世邀赛结束后,韩文清特地到首都国际机场接的人。


 


 


周叶·守株待兔(shou zhu dai tu)


前辈退役的第一天。


想他。


前辈退役的第二天。


想他,想他。


前辈退役的第三天。


想他,想他,想他。


 


 


王叶·声希味淡(sheng xi wei dan)


淡个屁。


叶修皱着脸挣扎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动了动喉咙,全给咽了下去。


 


 


周叶·望梅止渴(wang mei zhi ke)


架子是要摆的,礼数也不能落下。叶秋恭恭敬敬把人请进府,入上宾座,端了上好茶水,这才开口。


“听闻周将军这回是去的西域,有何见闻感想,可与叶某一述?”


周泽楷正看着叶秋的脸发呆,忽地被问到话,好不尴尬地呃了一声,憋了半天才说道:“那边……挺热。”


叶秋心里头犯嘀咕,面上却也应和道:“西域一地,果真与我中原大不相同。”


“恩,热。”周泽楷点点头,又瞟了眼叶秋。


表情像是想起了什么,红着耳朵咽了口唾沫。


 


 


黄叶·刻舟求剑(ke zhou qiu jian)


黄少天热衷于dirty talk。


尽管他其实并不能说清楚叶修敏感点的位置。


 


 


王叶·玉叶金枝(yu ye jin zhi)


“这成语不好。”王杰希说。


“哪儿不好啊?”叶修摸不着头脑。


王杰希指着这黑底白字,摇了摇头:“一点不好。”


 


 


End…?


 


 


 


 


没啥内容,就想玩梗(。)

评论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