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伞修]当你来到我的身边(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一发完结,大约是架空


*有点儿冰凉凉的糖


*带点儿三羧酸循环的鱼子绛(x


*OOC,OOC和OOC


 


 


当你来到我的身边


 


 


苏沐橙给他打电话,一面讲一面哭,可事实上,叶修只晓得她在哭着说话,像一只害怕夜晚的鸟儿,发出既悲伤、又恐惧的嗓音,但是她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苏沐橙一开口,才讲到车祸这两个字,他的大脑便空白了,别的什么也听不下去,就好似一只接触不良的话筒、只有播放键的录音机。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声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安慰的苏沐橙,但最后女孩儿终于是不哭了,她抽抽噎噎地沉默了一会,像是眼泪已经流完了,只留下一口干涸的、绝望的泉眼。那个时候是半夜十二点,叶修挂了电话,他举了不知多久的话筒,终于搁下来的时候,就连手臂都酸了。


 


他去了厕所,因为他打电话前刚喝过一杯水,但这些水分并没有借由他的泪腺排出,而是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排排坐地进入了消化系统。对于人体而言,相比泪道而言,尿道才是水分最通常的处理通道。厕所白亮的瓷砖泛着着白炽灯的冷光,可是他依然没有失控,叶修转而恍然大悟般地认识到,原来是这样,他竟然是个这么冷静的人。


 


此刻他头脑冷徹,甚至透出一股子带有寒意的酸胀,有如寒风过境后轻微的麻木,制造出人体尚且还没有适应的空白期。叶修回到房间的时候甚至没有打开空调,他还没有察觉到,不过正是这股冷水般的理智保护了他,令他躲避过夏日狂躁的热度,以及屋外恼人的蝉鸣。


 


叶修一夜也没有合眼,他被理智环抱在怀里,好似一个冰天雪地中、住在小冰窖里的爱斯基摩人,不过,说来也奇怪,他明明是毫无睡意的,可却做了个梦。


 


这梦也古怪得很。梦里他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分明什么也看不见,却清晰地明白,就在他的身边,那儿有着一双双的眼睛。这是不合常理的,可他就是知道,譬如他明白自己脚下什么也没有,却依旧能够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眼睛们凝视着他,隔着眼睑,密密麻麻的。这些视线既温柔,又带了点冷意,好像是无数伸展开来的手掌,毫不掩饰地、爱怜地抚摸过他的身体,也不留恋,也不绝情,那些手心里有点儿汗水,温温热热,带了点儿轻微的粘腻,散发着非常年轻的气味。


 


这触感很熟悉。叶修朦朦胧胧地想。他竟然不感到害怕,要是个正常人,任谁都该感到害怕的才是。可梦里又有谁是正常的呢?这么一想,他便很安心了。


 


等他醒来了,犹如从一片混沌中破开了壳的雏鸡,或是一枚排出母体、还连着脐带的胎儿,


 


昨晚他连窗户都忘关了,一阵清晨寒冷的风拂过他睡眠不足、又昏又涨的脑壳,这时候他才恍恍惚惚地意识到:他竟然睡着了。


 


他是怎么睡着的呢?不记得了,只晓得他做了个梦,梦里有无数的眼睛,既温柔,又带了点儿冷意地看向他,就好像许许多多赤裸的、爱抚着他的手,但也不留恋,但也不绝情,只是手心里头有温温热热的粘腻的汗水,散发着非常年轻的气味。


 


那触感有点儿熟悉。


 


对了,他猛然间清醒过来了,那是苏沐秋呀。那是苏沐秋向他告白的那个下午,那会儿他才要回北京,可苏沐秋拉住了他。彼时他已经有了点隐隐约约的预感,因此当苏沐秋刚开口,才说到“喜欢”两个字,他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就好似一只接触不良的话筒,亦或是一个只有播放键的录音机。


 


他也发不出声音,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晓得一个劲地低着头,感觉有无数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实在是太紧张了,他们俩都是,谁也没看着谁,但是谁都享受着好像是整个世界的注目礼。


 


就在这个时候,苏沐秋突然有了动作。他打破了凝固一般的寂静,伸展着,张开了属于少年抽长的手臂,好像要进行一个拥抱,不过最后只是去牵了他的手,叶修还记得的,那双手里有粘腻的、温热的汗水,在夏日狂躁的烈日下,散发着非常年轻的气味。


 


叶修起床了,他又一次拨通了电话。他本来是不敢这么做的,一整个晚上他一直在不停地发抖,像是在寒风过境时、蜷缩在冰窖里的婴儿,可是现在他总算感受到了,冬天已经过去了,就在那双手触碰到他的那一刻。现在一切都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了。


 


这是个温柔的告别。他沉静地想到。这是个安详的领悟。那口泉眼已经不见了,寒冬过后,温柔的春水正满溢成一个平静的湖泊。


 


他已经能接受一切的结果了。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第一次写到伞修,全然是因为群里的小天使开了脑洞的缘故,忍不住就洞上加洞(?),还望谅解(手动笑哭


不知为何,伞修在我心目中,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的虐,或许是因为个人性格使然?尽管我泪点低,可是修复力却很好的缘故……吗(三脸茫然.jpg


我不喜欢为了制造心痛而制作出来的故事,也不喜欢敷衍了事,也不喜欢耿耿于怀。


我总归觉得,悲伤总是会过去,新的一天总归会到来,我们有无数的错过和遗憾,其中也有些格外深刻、影响甚远,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仍有良药。


然后在未来的某日,我们终于能够笑着谈论它们,又是怀念,又是感动,有一点点遗憾,但也谈不上悲伤了,我们还会流泪,还会叹息,感慨万千,就像很满的湖面,它泛出波澜。


所以我们仍然能不断奋斗,在翻腾的海浪里航行,或是在夕阳里一页一页地翻过。


没有撕心裂肺,也没有无动于衷,也没有留恋,也没有绝情。不要放下它,也不要背着它,它在我们鼓动的心脏里,那是珍宝呀。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2064 字


2016.5.11

评论

热度(10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