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平叶]伞与剑(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平叶only,一发完结


*古风paro,可看作《斩妖剑》的番外,也可直接食用


*给防水太太 @你的眼線防水嗎? 的一块小甜饼!(蹦跳


*OOC,OOC和OOC






伞与剑


 


 


上、


 


 


叶修把伞从肩膀上抬起了一点点,好看清他面前这位小兄弟的脸。


 


这条街本来就是靠卖伞出名的,但他这把伞不同于街上那些个寻常油纸糊的漂亮玩意儿,首先面上没有牡丹红梅之类的花色,其次,伞骨也不是笔直,而是稍微有点儿弧度,柳枝似的半垂下来,把伞面撑得好似个穹顶一般。别的不说,特挡视线。


 


叶修把伞柄抬高再抬高,伞面边缘幕布似地提起来,奈何对面这哥们儿仿佛生了张鞋拔子脸,好容易才把对方的面孔全露出来,伞顶都快挂到后脑勺去了。


 


“……原来不是个姑娘啊。”长脸小哥挺扫兴。


 


叶修一愣,低头一看,好吧,他身上的确是件长衣宽袖,颜色艳了点儿,黑底红衬,但也的确是男人的款式……真不知是怎么看错的。怕是眼神不好。


 


再一抬头,那位小兄弟已经走开了,耳边传来另个人的脚步声,从背后越来越近。


 


那人没出声,但这条街上人来人往,就这脚步最好分辨。叶修都不用回头,只半偏着脑袋,劈头就问:“怎去了这么长时候?”


 


孙哲平这时候才刚进到他视野里,一面活动着手腕,一面道:“那小贼功夫三流没有,跑得倒挺利索,追了老子五条街……破差事一桩,不提也罢。你刚才和那人说什么呢?”


 


“没啊……”叶修倒宁可他继续刚才那个捉贼的故事。他本来想就这样随便搪塞过去,然而孙哲平却率先看了过来。




孙哲平的视线和他这人一模一样,坦荡,利落,直截了当,眉宇间很有话本里那些侠客的英气,他本人还没说出口半个字,但叶修确确实实已经被堵了一下,只好又加上,“没讲啥,就是那小哥眼神不好使,认错人了。”


 


他这么说,也没有讲错,孙哲平耸了耸肩,把目光又收了回去。


 


他自己是毫无自觉的。叶修想。


 


孙哲平自个铁定不晓得,他身上还有这么好用的一样武器,否则就不会老被叶修逗得要皱眉头。自然叶修活到现在,从没有怵过的人物,可却有中意的物事。孙哲平有的是一腔正气,一身血性,骨子都里刻着侠义,那就很好。叶修打心底里觉得。




江湖人讲的是抛头颅,洒热血,肝胆相照,性命也不是那么打紧的玩意儿,可他就想要保全这个,毕竟实在是中意得紧。孙哲平就该是侠义的,义气在这个人身上,就像是蛟龙身上的鳞片,就要整整齐齐,缺一不可,否则就没有那样威严,那样大气,那样灵性。


 


后者,他自己是毫无自觉的。叶修想着。当然,他还是不知道的好。


 


 


 


 


下、


 


“你刚说的认错人,难不成也是这样?”孙哲平挑了挑眉,扬着嘴角问道。


 


叶修垮着一张脸看了过来:“有这么好笑吗?”


 


“还行,挺逗乐的,能赶上那些个话本了。”孙哲平老实说话。他实在是觉得有趣,别的不谈,在叶修那张没精打采的脸上,这幅郁闷表情可不多见,瞧着就新鲜。


 


“……我是不是穿得太艳了?”叶修迟疑地问道。


 


“还成吧?”孙哲平上下把人打量了一遍,“我倒觉得不是衣服的事儿。你说你,弄把伞就罢了,也没刮风下雨的,干嘛要撑起来?小姑娘家家的。”


 


叶修这回又变得很坦荡了,“我这把伞,就是要撑着的。”他说道,微微抬起下巴,看起来甚至挺有点儿得意洋洋的小模样。


 


这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劲头。然而孙哲平是知道的。叶修这一套功夫,统统在那把伞里头。




此人瞧着一把懒骨头,可骨子里却是一腔傲气,外露的铁齿铜牙,内里的硬脊梁,倒确实与他这把千机伞相配,伞骨虚虚地垂下来,弯成一个穹顶的弧度,却是玄铁铸就,坚韧异常,伞有千机变化,眼花缭乱,到底是个纸糊了面儿的铁家伙, 敲上去铮铮作响。


 


然而却是素色伞面,配着一副墨黑色铁伞骨,竟也有点水墨意境出来。还是说,是因为撑伞的人是叶修。他若是愿意正笔直地持伞伫立,就能透出七分文人风雅,要平日里那样斜斜地撑起来,也有三分墨客风流,再不羁,晃晃悠悠地挂在肩头,便像个天涯浪子。


 


“伞要撑着,那才叫天罗地网,巴罗万象……要收起来,就成了刀枪矛戟,”叶修笑道,“咱这儿的剑,有你那一把废铁就够——就这样,我还嫌太杀伐咧!”


 


“怎么着,还瞧不上眼呢?”孙哲平说,也有点调笑的意思,“好歹是把斩过妖的,要放人道观里头,算是个宝器嘞!”


 


“要我说,真不如你从前那把葬花。可惜给弄丢了。”叶修还真想了想,说得若有其事,像是真的在怀念,“那剑样式古朴了些,也不灵便,可要大气得多。走风雷势,开山激水,虽说是个没有鞘的,但毕竟是你,也犯不着介意那些个零零碎碎的,尽管按侠客的路走就好。”


 


这话是孙哲平爱听的。他便答应,“好啊,等哪天咱再兜回去,这次去山涧下头寻寻,没准就给找回来了。”




又说,“你那千机伞,说是包罗万象,却少个百兵之君,我看这斩妖剑刚好,倒时候便拿去罢。况且,这剑比起我,反而更合适你,斯斯文文的,就算藏不进你伞底下,叫人装扮一下,尽管别在腰上也成。”


 


“那我自然恭敬不如从命。可有件事,你真是误会了,我……”叶修顿了顿,叹了口气,“唉,也罢,明儿我就去换身打扮,弄个利落些的。也算是……来迎你这把斩妖剑吧!”


 


说罢,手底换了个握剑的手势,虚握住伞柄,小小地挽了个花。


 


然后他又笑了,比刚才还要恣意些。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这回又写了这个设定,没办法,我真的超喜欢这样的平叶啊!


感觉目前我还开不出比这个更带感的平叶脑洞!


……啊、邪教那个除外(等等这不是开出来了吗(x


本篇试着写了点,恩,更年轻时候的平叶?总之是在《斩妖剑》的时间点往前啦(废话)。主要是,想要描述下这个设定下平叶正常的相处模式?


当然也是为了达成爱的投喂(深情(划去


以及,《斩妖剑》的后续被我当做only投放进了all叶小料里,感兴趣的话欢迎把它带回家……没错,是后续,不是前篇哦(意味深长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2249 字


2016.9.4



评论

热度(116)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