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秘密-黄叶篇-刀锋之先-中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二月二更约定达成!情人节更新达成!一箭双雕!机智如我!




→上篇和注意事项在这里←






它在城池之内,黑匣之里,刀锋之先,在我苦涩的唇舌间,在我炽热的指尖上。




秘密


黄叶篇-刀锋之先(中)






4.


叶修的发现是一家杂货店,这个店铺从外观来看,无论是招牌还是门面都已然是糟糕至极,唯有那截半挂下来的塑料布上“杂货”二字依稀可辨,也多亏这家曾经的店主起了个耿直的店名。


无论如何,杂货店就意味着可能的资源,两人大体确认了周围没有敌人,才小心翼翼地进入建筑物内。


这家杂货店被弃置了至少十年,或许还经历过最初的那场骚乱,店内的设施已经被毁得差不多,摆架、桌椅大多倾倒在地,木质的设施上攀爬着暗绿色的苔类植物,与墙面上的爬山虎一同昭示着它的无人问津。


瓷砖地面上散落着一些从前的商品,绝大多数已经不能使用。黄少天走过店门,眼角撇到门边散落着的几根细棒,他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忽地转过头来:“诶诶老叶,你看这个是仙女棒吧?”


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玩意儿?”


黄少天手指着那堆签子,看上去有些兴奋:“就是仙女棒啊,手上拿着啪啦啪啦炸的那个,怎么着老叶你小时候没玩过?”


“会炸的还真没玩过。”叶修嘴上嘲归嘲,还是回头看了眼,就看见黄少天对着地上一把潮湿发霉的铁丝瞎起劲,“怎么着,少天小朋友看到仙女棒就挪不动了?”


“什么叫小朋友啊这叫童年!我就怀念一下童年好不好?”黄少天切了一声,又自顾自地继续下去,“唉我多少年都没玩过仙女棒了啊,好像那什么之后就没玩过了,超怀念啊简直!”


叶修在旁边给他泼冷水:“那是,火药是稀缺资源,现在哪儿有多的给你做仙女棒?”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这回倒是没呛回去,却微妙地偏转了话题:“我记得以前过年到处都是这种东西,一群人晚上挨个点过来,仙女棒总归留在最后一个。”


“看不出来你内心还挺纤细啊。我小时候过年只玩摔炮,沐橙倒是喜欢仙女棒。”叶修也不知道是在感慨还是嘲讽。


“说明人苏妹子就是比你有品位!”黄少天回到。他蹲在那堆仙女棒残骸前,一边说话一边用剑柄一根根地拨弄,叶修瞥了他一眼,总算发现这货竟然到现在都在开小差。


“沐橙当然很有品味。所以少天大大可以开始干活了吗?”叶修看黄少天一脸意犹未尽地起身,忍不住加了句,“乖啊,等回去了再玩儿。”


黄少天也不知道在脑内做了什么曲解,抬头就问:“那说好了啊,回去你给我找仙女棒是不是?”


这模样还说不是小朋友,叶修心里好笑,嘴上却不反驳:“好好好,回去拆个子弹给你点行不?”


“得了吧你!”黄少天瞪他一眼,总算起身加入了搜索大业。


两人又翻箱倒柜了一番,只找到几个幸存的食品罐头,一看全是同一个口味的腌制蔬菜,真不知该不该算是幸运。


黄少天抱以侥幸心理,以现在是午饭时间为理由率先开了一罐,结果只证明了两件事:一是这个厂家还是比较良心的,说是罐头就是罐头,里头东西确实一点没坏;二是这个厂家真的很良心,说是腌制就是腌制,里头皱巴巴的碎菜叶子浸润了丰厚的盐水,味道简直和咸菜没什么区别,黄少天只尝了一口就吐着舌头垮下了一张脸。


他吐着舌头嘴里还不忘狠狠吐槽一顿,一面又百无聊赖地用剑鞘前端去挑撩那块印着店名的塑料布,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说:“诶我觉得这儿我以前好像来过。”


叶修还在柜台后头翻烟,听他这么说倒是颇意外地停下了动作,转回头看向黄少天:“都十多年前的事儿了,你那时候才多大,记这么清楚?”


“卧槽你怎么算数的!?”黄少天回头瞪他,“十年前本少十五岁,早就记事儿了好吗?!”


他原来是正正宗宗的南方人,这个儿化音用得实在有些蹩脚,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样,叶修嘲了句,黄少天鼓了鼓嘴,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了收银台上,这架势怎么看都是要开大。


叶修翻了个白眼作势就要去捂耳朵,手才伸到一半却生生停住了,黄少天见状即刻噤声,一翻身迅速地缩到了收银台后,落地跟猫似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被你引来的,刚刚可没这玩意儿。”叶修伏在他耳边用气声说话,黄少天瞪大眼睛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反驳,却被叶修伸手一把捂住了嘴。


杂货店门外传来塑料布被撩动的轻微声音,相对活物而言过于笨重的脚步声落在店内陈旧摇动的瓷砖上,咔嗒一声脆响。


确实是丧尸无疑。


 


5.


两个人都窝在收银台后一动不动,丧尸对温度的感知会因障碍物而有所下降,但这并非说是只要隔着什么东西就能万无一失。收银台毕竟不是什么专业设施,更何况他们现在靠着的这个已经年久失修,表面金属板松散,结构之间缝隙明显,仅是阻碍视线的话还没问题,但要隔绝温度却是天方夜谭。退一百步,即便能保证那块板的遮蔽效果,收银台的L形结构并没有完全围住他们,黄少天的位置太靠近店内,只要敌人继续向内部前行,他必然会逐渐失去障碍物的遮挡,导致被发现的结局。


不能躲过去了。两人几乎同时得出结论。


又是一下脚步声,比刚才距离他们更近一些,丧尸往店内前行了一步。黄少天屏住呼吸,左手已经放上了剑柄,眼睛却看向叶修。


叶修距离他不到一个身位,但背部已经贴着了墙,他那里有一处较大的缝隙,可以看到店外。黄少天没说话,也没打任何手势,但叶修一瞬间就明白他是要确认什么。


视野内没有其他敌人。他尽量小幅度、匀速地做出手势,或许丧尸已经察觉这里些许不同寻常的温度,只是并没有确认这温度是来自活物罢了。这么近的距离,哪怕是空气一次异样的流动,也可能成为致命的错误。


丧尸又走出了一步,似乎是牵绊到了什么,传出了些微的悉索声。这声音可能来自半挂着的塑料布,也可能是什么植物的藤蔓,但毫无疑问,声音的方位都表明它已经彻底进入店内,还没有到达会暴露他们的程度,但已近在咫尺。


黄少天摸上了剑柄,缓慢地合上手掌,似乎要将掌心的纹路与防滑布料严丝合缝地契合起来,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黄少天一动也没有动,身形仿佛与时间一同凝滞了一般,有那么一刻,他好像已经全然退去了生气,与周围一切融为一体。


这架势对叶修而言并不陌生。在此之前,在战场上、对练时,他曾无数次地见到、乃至与之遭遇过,但即便如此,到下一次再看到时,也依然忍不住心下一动。


黄少天安静地潜伏着,像是丛林中的猛兽收起利爪、隐蔽住自己的身姿。他的气息接近于无,但若非丧尸并不能体察恶意,否则必然会为这个微小动作之间所爆发出的森冷寒意而改变前行的路线。


——黄少天握紧了剑柄。


丧尸向前迈出了一步。


沉重的腿脚踏上中空的瓷砖,但这声响几乎瞬时就被淹没,取而代之是以及利刃摩擦剑鞘的尖锐鸣叫,以及利刃破开硬物时炸裂一般的声响,剑尖蹭擦过桌台外侧的金属贴片,带出一串噼啪的电流火花,却没有一丝受阻的迹象,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圆满的灿白残影,破风而出!


拔刀斩!


电光石火之间,丧尸的身躯连同收银台一角一起毫无阻碍地被彻底斩开,货真价实的一刀两断。


但叶修没时间对此评论,他几乎与黄少天同一时间做出反应,却是在迅速起身后翻出桌台,转身向室外看去。这个动作将黄少天与丧尸一同至于背后,看似无谋却是冷静与信赖的最好证明。现在最需要做出判断的,实际上并非是黄少天能否顺利击杀掉那只丧尸,而是在这只看似落单的丧尸之后,是否有与其一起行动的复数的敌人。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没有——这个没有自然不仅仅局限在透过店门看出去的删减版视野之中,叶修没有犹豫地一步踏出了店门,然而仿佛是呼应他转头张望的动作一般,第二只丧尸在道路的转角出现了。


拐角与店铺尚且有百米距离,但受到声音与移动热源双重刺激的丧尸,其移动速度远远超越普通人类,到叶修那边也不过十数秒左右,但更糟糕的是,丧尸在他的视线中俯下了身,四肢着地地开始了奔跑。


“变异种!”叶修低声呼道。他这个时候还有意识压低音量,完全是出于严苛训练与常年战斗所积累的习惯。


店铺内黄少天反手利落补刀,在叶修出声之前,就已经急转方向从店门冲出。可在听到变异种后却陡然刹住脚步,反倒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调整呼吸,在店门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迅速地进入了先前的潜伏状态。


原因无他,叶修会出声提示,当然不可能是因为他需要支援,理由他们谁都再清楚不过,此时此刻黄少天的攻击与其简单称之为支援,不如说是“必需”更为合适。


除非像刚才那样万不得已的情况,战斗是最应当避免的事,而毫无疑问比战斗更应当避免的,则是在战斗中开枪。


这附近的某处,实打实地存在着丧尸群,而枪声就仿佛是集结它们的号角一般。叶修手上拿着枪,只是连保险都没开的枪充其量不过是个近战道具罢了,而对于就连有没有情感都难说的丧尸而言,这把没有利刃的光芒、也不能射出子弹的枪支甚至连威胁用的道具也算不上。


变异种在距离大约二十米的地方明显地放缓了速度,这个距离已经可以看清它脖颈和手背上野兽般的毛发,以及略显突出的口中、人类时期不可能存在的尖长獠牙。


大约只是几秒钟内的事,丧尸在离叶修只有十米时突然向左一跳,而后从侧前方猛地跃出,一瞬间就将距离急剧缩短!


叶修心下一惊,这只丧尸竟然还知道迂回突进、出其不意,但吃惊归吃惊,几乎同时久经训练的身体就已经自动作出对应,丧尸前扑的动作被一记更为凌厉的踢技打断,踢腿裹挟劲风正中丧尸的脖颈,硬质军靴下发出沉闷的折断声响。


丧尸因为踢技的力道滚落在地,但随即便挣扎着翻身而起。


然而它不会再有第二次进攻的机会了。黄少天从门内突刺而出,锋利的剑刃精确而迅猛地贯穿了它的头颅。


叶修走近看了看,变异种的四肢还在颤动,以诡异角度扭转的头部证明它确实已经颈部骨折,然而没有像寻常僵尸一样立刻失去平衡,或许是因为其体能更加强悍的缘故。


黄少天没好气地往这东西脖子上又补了一刀,嘴里也不留情:“什么玩意啊这是,这还能算是人吗!”


“可惜不能带回去。”叶修站在他旁边,像是遗憾地摇了摇头,“这么严重的偏兽化,张新杰绝对会欣喜若狂。”


黄少天嘶了一声,装模作样地抖了抖,又说:“诶老叶你说,这东西有没有智商啊?”


叶修知道他是在说那只变异种攻击时的异常举动。


“谁知道呢?”他耸耸肩回答,“就算有,你能和它讲道理吗?”


“谁和这种东西讲道理哦!”黄少天皱了皱鼻子,踩着丧尸脑袋,把剑拔了出来,“就这一个?”


“按理说应该连这一个都没有。”叶修说,“但是毕竟变异种,听觉灵敏又跑得快吧?大概是从附近赶过来的。要赶紧转移了。”


说话间两人折身返回店内,先前找到的罐头还散在地上,或多或少都溅上了些丧尸浑浊的血液。


“挺不巧,咱没清洁装置,只能拿这点了。”叶修指了指随身的军用腰包,里头只放了两个罐头。本来背心口袋和黄少天的背包里还可以再放几个,但现在,就算是罐头包装,也不能保证在开启时会不会被污染。


黄少天嫌弃地撇撇嘴:“我倒觉得挺巧的,那菜这么咸,少吃点能省多少水啊。”


“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个。”叶修呵地笑了一声,低着声音回了一句,“撒什么娇呢你。”


这店里又小又静,黄少天听得清清楚楚,那含着笑意的嗓音是如何这样,震颤着融化在空气之中。

评论

热度(8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