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all叶]秘密-黄叶篇-刀锋之先-上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设定】末日paro,私设如山。单篇都是only,连起来却是all叶。


【概述】叶修有个秘密,黄少天不知道,但他也不介意,他觉得自己有的是机会知道。黄少天也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


【其他】黄叶篇bgm:Old Gold-Cranky


【重要】OOC,OOC和OOC










它在城池之内,黑匣之里,刀锋之先,在我苦涩的唇舌间,在我炽热的指尖上。






 


[all叶]秘密


黄叶篇-刀锋之先(上)




 


1.


黄少天提起他那把冰雨的时候,叶修还没想过他会就这么冲出去的可能性,然而事实是,几秒之后黄少天一脚踩上了那辆军用吉普的挡板,紧接着就是一跃而出。


他的这个动作一气呵成连贯迅猛,矫健迅速宛如猎豹捕食瞬间的一扑,这么短的时间内,恐怕也只有黄少天自己,得以用他那独门绝技一般的谜之语速念完整一句话。


“我去开个路把人给接回来,你们就当是帮老叶的忙,给战友我打个掩护啊!”这么长一个句子黄少天一口气说完居然不打一个气喘,等车上头那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股脑窜进了丧尸堆里头。


叶修从窗户里看到这一幕,隔着一条马路外加两个楼层对他吼,“黄少天你脑子进水了吗快他妈给我滚回去!”


他平日极少像这样爆粗,只是这难得的声音这会儿几乎全部都埋没在了他自个儿延绵不绝的枪响,以及丧尸群发出的那一片毫无意义的呜呜啊啊之中,已然沦为这浩大背景里的微小杂音。


黄少天将这个杂音自动略去,自顾自地手起刀落,一瞬间又砍倒了凑到他眼前的几个敌人。丧尸的群落依然在向他这边涌来,五颜六色的一片层层叠叠宛如打翻了的染料缸子,然而黄少天确实是在向叶修这边靠近着。


“黄少天我数到三啊,你还有回头路!一!”叶修一面喊着,一面挤出空来往黄少天背后那个方向开了两枪,这两枪的角度刁钻又老辣,硬是在那个宛若包围圈一般的丧尸海洋之中开辟出一个空档来,然而黄少天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固执地往这空档的反向移动着。


“二!”叶修继续倒数加开枪,这回他却没什么余力再去找什么角度,只是匆匆朝楼下甩了几颗枪子。这也没办法,他这边情况也同样是又险又急,说实话,相比黄少天那里也好不了多少。


他人处在三楼一个楼道的拐角,楼上的台阶已经被封死,楼下却源源不断地有丧尸往他这儿爬。按理说,他这位置该是一夫当关的好地利,奈何却是敌众我寡。叶修脚下那些个已经不能动弹了的都快要堆满这楼道,手上枪管滚烫几乎灼伤食指,然而往楼底下一望,下面仍然是人头攒动此起彼伏,也不知道是惊动了哪里的哪个大巢穴,惹出来这么多生力军,然而就这状况,也亏得黄少天还敢往他这边跑。


叶修往窗外看了一眼,黄少天已经快行进到他这楼的门口,也不知道他一个拿冷兵器的近战是怎么一路给突破过来的。叶修匆匆撇了眼黄少天,又看了眼隔了黄少天一条马路的那辆吉普车,那边也是围了不少的丧尸,只是全仰仗车上那一架固定式重机枪,周围一带都被他们扫出一片空地来。


叶修眼尖,一瞬间就瞧见车屁股后面排气管道喷出的尾气,顿时心里一紧,“一!”他急匆匆往窗外喊道,把一个“一”字拖得老长,尾音都快叉出一道声嘶力竭的裂口来。


黄少天仍是置若罔闻,阳光里头那把冰雨一阵意气风发的金光乱闪,叶修抽出手往楼下开了一枪,枪眼定在黄少天脚尖前头不到三十厘米的地面上,烈日底下,弹孔冒出一缕慌乱的白烟。


这一枪比起杀敌倒更像是一个威吓,只是黄少天似乎是下定决心要排除来自叶修的一切干扰,他一脚踏过了那道威慑,动作间半点犹豫也没有。在谁也没有注意的地方,那道白烟缠绕住他黑色的军靴,终究还是无奈地消散。


灰烟滚滚,军用吉普强劲的车头蛮横地撞开几个拦路的空虚躯壳,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2.


他们摆脱那一窝子丧尸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两个人一路狼狈地边打边逃,最后是躲进了街边一家音像店里头的隔音室里,才算是逃过一劫。


隔音室没有窗,两个人在房间里躲了快两个小时,黄少天才敢开出一道门缝,贼头贼脑地往外头看,没看几眼就被叶修拉住,又把门重新给慢慢推回去了。


“天快黑了,要走也得等明天。”叶修看了眼黄少天,放轻声音说。


晚上最好不要发起任何行动,这个道理黄少天当然是懂的。感染了病毒后的人类,也就是俗称的丧尸,它们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丧失视觉、触觉等等感官,最终只留下对两种事物的敏感,一是声音,二是热源——恰巧两个都是会在晚上存在感变本加厉的东西。


黄少天开门当然也不是真的为了要出去,惊扰丧尸聚集地这种事,谁有过第一次也不想有第二次,何况他们才刚从这种状况中脱出。


“我就看一眼,察探一下敌情呀。你看这里没吃没喝,该有的东西一个没有根本呆不下去,反正我们最晚明天也是一定要走的,现在天又没黑,先观察观察也是可以的嘛。”他念叨着,却没有再去动门,而是跟着叶修走到了房间最里面,叶修靠着墙坐到地上,他就在叶修对面盘着腿坐了下来,嘴上还是没停。


叶修看着黄少天,脸上却没多少表情。“你当这是玩游戏呢,敌人一个个都是小聋瞎?”他说,语气虽然仍是那幅不咸不淡的样子,声音却冷冷的,“事先说好,我这里可没多少弹药了,接下来还得省着用。”


叶修说的确实是事实,只是他平时并不会这么说话,黄少天一听就知道不对,看来这次叶修是真生气了。他与叶修相处时间颇久,因而自然是知道的,此人性格虽然是又倔又欠,脾气却好的很,温和耐磨,极少有动肝火的时候。这回这彩票难得落在他头上,对方气的是什么……根本是不用猜也知道,想必就是他之前不听人劝,非要跟过来这件事。


黄少天心里吐了吐舌,往叶修那边挪了挪。“老叶老叶,你别生我气呀!”他说,还可怜巴巴地缩着脑袋,眼睛从下往上看,眼神就像是只大型犬科动物一般纯良,只是奈何叶修不吃他这一套,只看了他一眼,别的一句话也不说。


黄少天契而不舍:“老叶你想想,这事不怪我呀?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先走啊!说到这个,怎么有这种猪队友啊,一般来讲看到战友被困会选择直接拍屁股走人的吗?虽然我承认当时情况看起来是有点夸张,但这就吓尿了,也太没见过市面了吧!何况他们也不想想这边应对状况的人是谁,是我和你欸,我们俩是谁啊,是……”


他这边还要滔滔不绝下去,却被打断了。


“黄少天,讲真,”叶修这回连看都不看他了,自顾自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一边说着,一边掀开盖子往烟盒里头看了一眼,“我以前倒从没觉得这世道能叫末日,毕竟我看着觉得希望还挺大的。”


“是啊是啊!”黄少天看着叶修的动作,也不管自己被扯开了话题,边说边点头。


他这会表情倒是乖得不得了,丝毫看不出半点之前那份执拗的影子来,叶修抬起眼看着他,手上把烟盒子又塞回了自个口袋里了,才悠悠地开口:“……然而我现在怎么就觉得像是末日了呢。”


黄少天装作没听懂,眨着眼睛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来:“哪有啊,这不还有本剑圣陪着你呢嘛,这么一想有没有又觉得生还希望变得好大了呀?”


叶修也对着他笑了一下,还笑出了声,只是就俩字,呵呵。


“真、心没觉得。”他说,把真心两个字给吐得特别清晰,末了又加一句,“外头那群倒是另当别论,现在我就怕自己被屋里这个给烦死。”


这刀补得适得其反,调侃有余气势不足,黄少天立刻精神地眨了眨眼,黑暗中那双眼睛闪动着光亮。


“你总算心情好些了!”黄少天说,他得寸进尺,这会已经从叶修对面跑到了人家旁边,挨着他坐下来就开始喋喋不休,“就你刚才那样我还以为你要和我绝交,我还想着完蛋了我好不容易拐来的partner要跑啦,吓尿了好吗!”


“黄少天,”叶修打断他,“咱能好好说话不要放洋屁吗?”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黄少天回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叶修向来拿他这表情没办法,这会也只能是撇开视线,无言以对。说实话,他现在虽仍是有几分后怕,却也早就已经不在气头上,甚至对黄少天那种情况下还能冲过来接应他这件事觉得挺感动的。


黄少天拉了拉他的胳臂,“叶修。”他叫道,声音比他平时说话还要轻一点、也更加低一点。叶修脑袋转回一半,斜着眼睛看过来,却刚好撞进对方一副认真的眼神里。


“你放心,有我在呢。”黄少天笑着说,声音又肯定又沉稳,眼里沉着得像是一片平静的海面,“我们绝对能平安回去。”


叶修像是被他这种无来由的自信和坚决给噎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几秒钟,黄少天才听见他回嘴一样地说了句,“不然还能怎么样?哥可还没到这时候呢。”


语气上也和平日无多大分别,可黄少天却像是被逗乐了一样,半低着头低声笑了出来。


 


 


3.


隔音室确实是个藏匿的好地方,两人在这里窝了一晚上,不仅一夜无事,环境还清静安稳,除了由于常年无人导致的一地板墙壁的灰尘霉味,真的是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昨天那场逃出生天的战斗,再加上此前已经连续了一个月的任务,把两个人都给累惨了,这下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安安静静的地方,那还管什么脏不脏难闻不难闻,都是倒头就睡,叶修隔天起来的时候一估时间,恐怕外头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像是隔音室这种地方,墙厚无窗,密闭性好,确实算是个难得的藏身处,但就和昨天黄少天讲的那样,这里没有必要的水和食物,要不当心打起来,也没有可用来脱逃的后路走……而且最重要的是,尽管睡前两人都分别发出了位置消息,然而经过了一整个晚上,他们却并没有收到来自分部的任何回应,很有可能是隔音室屏蔽了通讯器的信号。


两个人随便整理了一下,确认通讯器处在发信状态,以防万一,又大致地记录下了隔音室的位置,做好这些事,其他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了。


叶修推开隔音室那扇厚重的门,悄无声息地摸到走廊拐弯的折角,往外探出半个头张望,街上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太阳光照下来一片白花花的视野,这种气温较高的环境下,人体的温度反而比较不容易被丧尸察觉,要走的话,现在确实是个好机会。


黄少天跟着叶修摸过去,他贴着墙面稍稍弯腰探身,隔着个走廊拐角就看见音像店地面上斜打进来的阳光,把深棕色铺了一层灰的瓷砖照得边角明晃晃发亮,于是心里大致已经有了数,可却仍是等着叶修的信号。


叶修往太阳里头走了两步感觉人没跟上,回头一看,黄少天还老老实实地躲在拐角后面,见他看过来,甚至假意无辜地眨了眨眼。


叶修哪里不知道这货的心思,大抵又是为了昨天擅自行动的事在假装乖巧,顿时好气又好笑,只好做了个确认安全的手势,果然黄少天这就颠颠地跟出来了。


叶修心里嗬了一声,大概表情表现明显了点,黄少天一过来伸手就要戳他脸颊,叶修后退一步躲过食指攻击,急忙手势示意暂停。黄少天装模作样地咧了咧嘴,倒也没追击的打算,他再怎么样不至于到忽略状况的地步,突然来这么一下也就是稍稍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他昨天晚上睡得并不太好,隔音室寂静的氛围与晦暗的霉尘气息成为思绪滋生的最好温床,他心里越清楚现下紧张危险的状况、头脑中越是清醒地去分析,就越是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叶修那边该是如何复杂又艰难的情况。事到如今,嘉世的态度也没什么好说的,可退一万步,他黄少天在这儿也不是个摆设,然而嘉世宁可冒着蓝雨方面可能施加的压力也要抛下他们俩,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叶修晃悠悠地走在他前面,行为间好似全然没什么紧张感,那个松松垮垮的背影看起来倒是一副没什么压力的样子。今日天气晴好,冬日阳光和暖坦荡,然而街道两侧萧索塌陷的废弃楼房仍是色调黯然,剥离的墙面下,阴影灰暗晦涩,在冷风穿过破漏窗户的微小哀鸣中默默延伸。


黄少天跟在后头,表情看起来也悠悠闲闲的,只是左手始终搭在剑鞘上,时不时摸索一下剑柄或是护手的部分。他们俩看似随意,其实都没有放松戒备,虽然这幅神情自然、大大方方地就走在街道上的架势简直与和平年代那些逛街的小青年没什么两样,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无论是叶修还是黄少天,都把武器放在了随手可即又不会影响敏捷的位置,甚至两人在行走间也几乎没什么脚步声。


在现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别说什么正面冲突,甚至是只稍微引起丧尸一点关注,都有可能把他们逼向弹尽粮绝的绝境——然后,正中某一些人的下怀。


黄少天扶了扶剑柄,护手上金属质的防滑纹路在五指指腹的位置留下一抹冰冷的触感。他昨天提及这个话题时刻意绕弯,可即便如此,叶修也没让他继续吐槽下去,这或许是因为念及旧情,又或许这才是叶修斩断过去的方式,然而对他来讲……


叶修回过头,像是要说些什么,黄少天眨了眨眼,阳光下,他瞳孔里那点冰屑般细碎锋利的冷意在这个动作之间很快地消失不见。


——然而对于他来讲,除却挥下这把冰雨,此外并不存在其他更干净利落的斩断。


 



评论

热度(118)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