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旧文混更][黄叶]outset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Outset








七点整,黄少天定时从睡眠模式中醒来,在他睁开双眼之前,今天一整日的任务列表就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现。那是一排橙黄色半透明的任务标签,显示橙黄色说明它们未完成,等到完成就会变成浅蓝色,同时下移到任务栏的底端。


 


现在任务栏的最上面是一个标识为“起床”的标签,设定的时间是七点半,距离现在还有二十七分五十八秒。这是他今天的第一个任务。


 


不得不说,他的第一个任务开始前的闲置时间有点长,在到达七点半“起床”之前,他除了消耗电量以外无所事事。他一动不动地蒙在被子里,虽然他其实并不需要被子来维持体温,但这也是设定的一部分。同样出于设定,不出五分钟他就陷入了待机状态,中枢自动开始清扫运行垃圾和整理储存碎片。这个过程或许和人类做梦的原理类似,一些可能需要的数据被保存下来,另一些则删掉——他的使用者以前问他这是什么感觉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回答的,不知为何对方看起来似乎有点高兴。


 


黄少天的储存容量非常庞大,虽然在这方面他已经比不上一些后来的机型,但还是足以储存下相当惊人的数据,这一点要归功于他的使用者对他进行了一些改造,比如扩大了他的存储量,或者修改了他一部分的自动删除程序——对于后者,黄少天认为这可能是由对方一次错误操作导致的,因为这么做除了能让他记录下一些毫无必要的信息以外别无他利。


 


他曾经向使用者提议,这个错误操作可以通过重装系统修复,但这个建议没有被执行,不仅如此,第二天他就找不到自己的自带系统修复软件了,毫无疑问是他的使用者把这个软件隐藏或者卸载了——但这也是件没有意义的事,因为他无法自己重装系统,就像他无法更改自己的程序一样。


 


总之,这件事最终的后果,就是导致他必须花费比之前长得多的时间来整理他的记忆系统……还删不掉自己想删掉的数据。


 


理论上按他的机型,待机整理记忆数据所需要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但他保持待机状态直到七点半,大概也才整理了不足一半的数据,剩下的一大半还得找其他时间来做,现在他得“起床”了。


 


他从被子里爬出来,然后打开衣柜,根据网络搜索的结果和记忆库自动搭配着装,虽然他可以在十五秒钟内整理好床铺,但是设定要求他先不管床的事,而是走进卫生间整理头发。他换了三个发型,分别是网络搜索给出的最新发型时尚排行的前三名——这倒不是因为他臭美,他并没有这种情感,只是他在“打理头发”那一栏的任务被设定的时间是十五分钟,远远超过他实际需要的时间。


 


他最后选择的发型也不是之前那三个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个有些过时的发型,大概二十年前还比较流行的那种。这个发型虽然早就不在时尚排行榜上很多年,但是却是少数几个受到过他的使用者称赞的造型之一,所以优先程度在时尚排行榜之前。


 


十五分钟的“整理头发”完成,那一栏的任务标签变成蓝色,然后沉到了任务栏底端,下一个优先任务是“梳洗”,五分钟的规划时间,比刚才少多了,但还是足够他完成好几遍了。


 


七点五十分,“梳洗”完成,在他把毛巾挂回架子上那一刻,他开始说话——这也是设定,在“梳洗”完成的同时,下一个任务“说话”就开始了。这个任务比较特别,它在任务栏里被标记了信号,并且直到休眠为止始终悬浮在任务栏最顶端,只要接下来的任务与它不冲突,它就会始终处于优先执行的状态。


 


于是黄少天开始说话,说话的内容从数据库里随机挑选,虽然他搜索到的调查表示大多数人希望自己的机器人能多聊些当下时兴的事,但在这个方面黄少天并没有被设定优先等级,这也就是说,他的聊天内容完全是随机的,他不用变着法地报告天气、挑选新闻、汇报工作报告……总之他不使用他在宣传广告中被标榜的全部性能,只要时不时在“说话”的过程中加入一些特定的语句和语气,这样就可以了。


 


这个任务非常简单,几乎不会占用他多少内存,只是应该会多消耗一点电量,还有别的什么的话,大概就是经常会让他的使用者觉得烦。不过很奇怪的是,即使如此对方也没有删除掉这个任务,或许对方只是想要找个机会说他烦?他的程序无法分析这种东西。人类的想法一直很复杂,好在设定就是设定,设定简单易懂,而且刚才说了的,他又不能自己改变设定,他的使命就是遵守设定,此外不需要理解设定的意义。


 


下一个任务是“检查存粮”,没有设定时间限制,黄少天花了不到三分钟就完成了,检查的结果是零食柜里还有一两包泡面,冰箱里还有一点食材,但是今天是周日,周日的任务单内有“采购”这一标签,所以其实不管有没有存粮他都要去买菜。


 


“采购”时间设定是在八点,与“检查冰箱”有大约十分钟的间隔,这十分钟也是有任务安排的,只不过这个任务是个可选择的任务,它以浅黄色的标签显示,表明它的优先级别很低,没有规定一定要做——他可以走进他使用者的房间里,不停说话直到对方醒来为止,这样的话之后他可能就能和对方一起出门。


 


往常的话他可能会去完成这个任务,但是今天他早上的数据处理进程实在太慢了,他需要这十分钟来整理一下数据。于是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待机,浅黄色的标签闪烁了几下,倒数三十秒后沉到了任务栏的最低。


 


五分钟后,黄少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病毒,因为今天整理数据的效率真的很低,他暂停整理开始运行杀毒软件扫描他的数据库,但是两分钟后扫描完毕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种情况他还没遇到过,可能他的病毒库需要更新了,他记得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收到过一个更新提醒,但是那个时候他的内存占用量太大所以没有及时更新,他可能中了什么新型病毒了也说不定。


 


这件事有点糟糕,但还不至于到影响他执行任务的地步。黄少天把病毒库的更新调成后台运作,还是在八点准时出门进行采购工作。他按照他家使用者的喜好买了一些食物,但是绕过了方便面那个货架,毕竟今天使用者没有要求他买方便面。他想起前天对方抱怨家里的拖鞋有点不暖了,于是又买了红色和蓝色的两双毛绒拖鞋。此外还买了些电池以及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在十点多结束采购回家。


 


他一回家就开始自顾自地说起刚才他采购时的经历,也不管有没有人回应,反正设定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受到回应。病毒库的更新包已经下好了,意外地有点大,下下来之后系统立刻提醒空间不足,没办法直接安装。这个时候最方便的就是删掉一些多余的东西,但由于使用者先前的那个错误操作,黄少天没办法删掉这些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数据,待会还要给那个不省心的使用者做饭,下载菜谱还需要空间,于是他只好先把安装包移动到电脑里再说。


 


黄少天一边抱怨着一边打开电脑。这是使用者的电脑,没有设置密码,不然出于他系统自带的有关用户隐私协议方面的设定,他是没办法使用这台电脑的。他有的时候会怀疑对方不设置密码是为了方便他连接传送数据,因为据他所知这电脑里面还是保存着一些相当重要的东西的,但是他的使用者坚称不设密码只是因为他自己懒而已,这个回答让他没有办法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因为虽然他可以指出使用者的操作问题,但是使用者的情感却属于用户隐私。


 


电脑开机连接上家庭网络,黄少天开始传送那个更新用的安装包,内部传送网速相当不错,没几秒传送完毕,可是等到他开始安装的时候,速度又慢了下来,这让黄少天觉得是不是他在硬件方面出了点问题,因为他也有很久没有去过维修点了,他的机型也不新了,有点地方不太灵光了说不定。


 


他决定待会和使用者提一下这个问题,刚好他下午的任务栏挺空的,或许可以和他一起去一趟维修点,这也挺好的。他一边想着一边做饭,做好了就摘下围裙把盘子端到桌面上去。他不需要进食,安装过程中也没办法整理数据,正在运行的任务只有“说话”一项,于是他便集中精力说话。


 


他说你上次不是说拖鞋不暖么我今天买了新的,一双蓝色一双红色有木有很配啊。


 


他说靠靠靠叶修你敢再挑食一点吗,你不吃完就只有扔掉了我又不吃的你不知道吗?


 


他说叶修你理我呀速度的不然PKPKPKPK


 


他忠实执行设定好的任务,至于回应什么的并不重要,不过他也没收到过什么像样的回复就是了。


 


说起来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被微妙地错误使用了,他的很多功能到了他的使用者手里就和没有一样,他的任务被设定得挺满的,但是实际上有意义的部分却很少,唯一被稍微发挥了点的正经功能大概也只有做家务一项,不过这房里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家务,他每天有大段时间除了说话以外无所事事,真不知道被买回来是为了干啥的。


 


好在不管怎样这些问题都不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


 


更新包安装进度缓慢,黄少天回房叠好被子,又等了一会,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出来收碗筷,把没吃完的菜用保鲜纸包好放进冰箱,准备晚上热一下。他关上冰箱门带上围裙又开始洗碗,洗到一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门铃声。


 


今天并没有客人来访的预约,但可能是临时约了谁来也说不定。黄少天冲着房内问了一声,但是可能由于他开着水龙头,声音被盖住了,总之没有回应。新的任务窗自动生成了,“去门那里看看”的标签显示为橙红色,优先级别比洗碗高,于是黄少天放下碗筷,冲了下手后关掉水龙头,在围裙上擦了擦又解下围裙放好,离开厨房前往客厅门。


 


这个时候他的性能就显现了出来,这一系列动作没花费他几秒钟的时间,门外的人此时还没摁响第二声门铃。黄少天从猫眼看出去,面部识别系统辨识出那是他使用者的一位关系不错的好友。


 


那谁来了他有和你讲过么?他冲着房间的方向问,但是依然没有得到回应,说不定他是睡午觉去了,但是这样一来,到底要不要开门呢?


 


叩叩叩。


 


这次对方没有按门铃,却是叩起门来。


 


他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面容温和的男人,他看着他点点头说,你应该还记得我,我是喻文州。


 


——是的他记得。


 


但他没有回话,他点点头,侧开身把这人让了进来。


 


男人从他身边走过,我来收拾一下东西。


 


他看着男人走进房间里,忍不住开口,收拾什么昨天叶秋和苏沐橙已经来过了。


 


男人转身看向他,眼神像是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顿了一会才回应,没错,我来收拾一下少天的东西。昨天应该托苏沐橙告诉你了。


 


他点点头,退回厨房继续洗碗。安装更新可能占了太大的内存,系统反应延迟略高,不然他怎么会一时间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连点头的动作也那么机械。


 


虽然他本来就是机械。


 


他站在那边看着男人翻动房间内他整理好的东西,他没有进入房间,但是他的视觉连接到房内电脑的摄像头,将男人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个动作显然只会加重他内存拥挤的情况。中枢加速运转,机体温度上升,系统内置时间似乎被卡死了,不然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手上那最后一只碗到底洗了有多久。


 


更新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装好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好转。左上角的任务栏在闪烁着黄光,“洗碗”这项任务已经超时了,可他不知为何还在反复擦着手上那最后一只碗,好像那只碗永远不会擦干一样,他保持喋喋不休,但后台却几乎没怎么运作,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懒得去扫描了。他什么都不想运行了,这不对,因为机械应该是不会觉得疲倦的,所以他可能是没电了。是的,哪怕他不久前才充过电,可他的机型够旧,电池或许也老化了吧。


 


他还在一动不动地混乱着,男人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手上理出来的东西不多,但是房间里剩下的更少,这几天很多东西都已经处理掉了,这间屋子除了些家具也没有什么了。


 


剩下的应该都可以清理掉了,男人拎着行李箱对他说。


 


没问题交给我你完全可以放心了,他放下那只早就不淌水的碗,这么回答着,把人送到门口。


 


男人又愣了一下,眼神露出一点迟疑,他站在门口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叶修之前有给你装过什么特别的程序吗?


 


没有吧?他脱口而出,但是延迟了一会后台又调出了之前储存的某段记忆,于是隔了几秒又补充道,他不仅没有装还删了我好多自带程序呢,搞得我现在很多东西删不掉运行超慢啊,而且整理储存的时候都快要疯掉了,为什么我非得为了记他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不得不连菜谱都删掉啊?做菜的时候必须联网调菜谱这种痛一般机体真心体会不到啊!


 


他一开口就巴拉巴拉说个没完,这完全是设定的缘故,但是面前的男人却面露讶色。


 


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由吃惊转变为沉思的表情,他看着他,微微皱着眉头,叶修有说过怎么处理你吗?


 


没有啊怎么可能,他说,心想,他都没想到他会死。说好的飞的是安全指数最高的交通工具呢。


 


男人又沉默了一会,看起来有点犹豫,你知道吗,你……很像我以前一个朋友,他叫黄少天。


 


恩我知道怎么了,他点了点头,我还知道他二十年前就死了——当然后半句他没说出口。


 


不过他不说男人自己倒是说了。二十年前,因为某个……意外,叶修从联盟的实验室辞职了,之后也没再发表过什么成果,我一直觉得他是在自己做些什么,只是没想到……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他,只是没想到会是机器人的赋人格化。


 


……不,不对,他并没有被赋予什么人格,他自己最清楚这一点了。他按照程序运行,行为只符合设定,“黄少天”其实并不存在于他身上的任何一处,他们除了名字以外没有一处是相像的。


 


是啊,他怎么和他相像,他不可能和他相像。黄少天是人类,但是黄少天只是量产的机型罢了,他可以被设定成黄少天的名字,但事实上他的名字是AE2558-0810,他可以是在八月十号那天出厂的蓝版限量机型,但是他并不是特别的,他从流水线上诞生,和所有的AE2558长了同一张脸,那张脸上没有一个部分像黄少天。


 


一时间各种想法占据他的内存,连带他的基础功能似乎要被挤掉。他这次沉默得太久,过了很久他才回答说,你错了。喻文州,你被骗了。


 


没错,这是他的使用者苦心经营多年制造出来的骗局,利用巧妙精准的设定连锁,旨在还原一个实际上已经消失多年的人格,这个人格早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了,他却致力于使它在自己的客厅和卧室里出现。


 


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设定而已,“黄少天”的人格并不存在在这里,他看着男人,用食指指向人类应该是心脏的那个位置,又笑笑说,你看黄少天的话刚才怎么会不说话这么久。


 


是啊,男人也笑了笑,我知道你不可能是少天。但是如果你只是普通的家用机器人的话,对我的问题,你又怎么可能这么久不回答。


 


他不说话了。


 


他的自带程序想要秒速否认对方的话,但事实上他却什么都没回答。


 


啊啊没错。


 


他没有一处像是黄少天的地方,但他确实感觉到了,自己和那个叫黄少天的人类正在变得越来越像。或许是叶修那些乱七八糟的篡改设定让他变成这样的,或许是他自己把自己变成这样的——叶修房间的那台电脑里存了那么多关于黄少天的东西,那台电脑没有设置密码。


 


他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希望自己能更像黄少天一点,好像这样叶修就能更喜欢他……或者说,喜欢上他。


 


他的本质还是机械,但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和其它他的同事们有所不同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闭上了眼睛,左上角“说话”一栏的任务指示还亮着,但是他没有说话。


 


男人的声音从并不完全的黑暗里传了过来。


 


我看了叶修的电脑,对你的设定他也有提到,但是——你刚才连接电脑了么?总之那和最近你系统自动备份下的设定不太一样……不如说你那份反而更加复杂,特别是在时间规定上,虽然很精确,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现在的机器人该有的效率,而且里面有备份他修改和添加过的程序,我觉得和数据储存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而且……


 


够了别说了,他睁开眼看着男人,打断对方的话,你明明都知道了。


 


我只是不太确定。男人表情变得严肃,人格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科技革命,股票震荡,人机大战,世界危机……什么都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转过身看向空荡荡的屋内,没有再理会还站在门口的喻文州,而是走到旧沙发上坐下,低着头自顾自地说,我会留在这里,之后的话……这屋大概三天后就要断电了,断电前我会把电脑格式化,对了你电脑里的东西都拷贝了吗?


 


是的。喻文州没有否认。


 


那么公不公布就都随你了,只是等我储备电量也差不多了的时候,我要重装一下系统,而且事先声明啊,我这边的资料你就别想了。


 


喻文州点点头,转身扶上门把手,转开前又转过头,对了,该怎么称呼你?


 


他一时无言,过了几秒才刚反应过来一样开口,你是指老叶他的叫法的话,有好多,你要听哪一个?还是说都告诉你比较好?其实我也不介意的,就是找起来可能要花点时间,你懂的我的数据库比较大,你确定你要听吗?


 


……不了,喻文州打开门,我觉得我应该已经知道了。


 


他走出门,用那只没有领箱子的手朝着坐在沙发上有点呆愣地看着他的机器人挥了挥。


 


再见,少天。他看着面前表情讶然的家伙笑着说,还有,我刚才没说完的话——而且我还是觉得,你运行的那个应该就是黄少天的人格代码啊。


 


你说什么,黄少天有点愣,甚至字与字之间都产生了微妙的停顿,合成的声音似乎有点颤抖,分不清是不是机械质感带来的错觉。


 


叶修没有告诉你吗,喻文州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黄少天”一直都是人造智能的名字啊。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先前一段时间先后入了刀乱和基三大坑,结果明明壮志酬筹地删了旧号开新号,结果一上来就不更新,简直……自己都被自己给震惊了(。)


目前已然a了基三,然而因为正处在手生极了的恢复期,拿出旧物混更什么的……请不要怪我啦ww(那怪谁


这篇文讲的是智能人格和科学家老叶的故事,还记得当时是玩了《史丹利的寓言》之后有感而发写的,写完基友和我说:“这种的不叫糖,只能叫碳水化合物。”……也就是说体内转化之后就能变成糖咯(哪里不对


所以是黄少和老叶隔着科技树两情相悦的故事!(喂


废话好多,总之要是希望喜欢就真的太好啦!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日期不打了)


全文 6836 字

评论

热度(10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