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灼灼(一发完结,背后预警)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污能预警


*梅妖王杰希x影妖叶修,系列文见tag梅影灼灼


*不是好肉,有些黑,有点肥腻


*OOC,OOC,和OOC


 


 


灼灼


 


戳我传送(还是不老歌,挂了请告诉我)


 


 


叶修扶着床沿垂着头喘了一会,看着几滴汗水顺着他发梢滴落到那薄床单上,迅速地化成墨点似的深色圆斑。这屋里确实有一股花香,确切点应是酒香。今日部下给他递了一坛子梨花酒,因其在梨花开时方酿成,是以名曰梨花酿。这酒是再不过的好酒,他与部下一同饮完了不说,连时常随身那一小瓶子梅花酒也拿出来祭了五脏庙。


 


他那会只想着,再要这酒也没什么用了,现在才想起来,这酒好像还是他上回从王杰希那儿讨的,是人家自个亲手酿的梅花酒,喝了就没了——或许是再也没有了。


 


那时候他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就只剩了一点装进小瓶子挂腰上,这几年装酒的瓶瓶罐罐也不知换了多少个,越换酒越少,就只好往酒里再加水。说来这酒里也不知掺了多少水,他刚才仰头一口闷,却发现里头半点酒味也没有,几近与白水无疑。想想怎么着也不至于淡成这样,过一会才慢慢记起来,原来当初已经有人往酒里面掺过了水,不过他突然没想起来罢了。


 


过了那么一会,叶修突然发现,他确实是在流泪。略带咸味的液体从他的眼眶里滚下来,有些汇集到他额角的发梢,又有些沿着脸庞流到他的嘴角,咸涩的味道也与汗水相差无几,滴落到床单上,样子也与汗水无异。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流泪的,又是为了什么而落泪,竟然连叶修自己也不清楚。


 


他看向镜子。镜子里是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男人的胸口印着栩栩如生一朵白梅,在这黑暗的室内越发娇鲜动人。镜子里的男人在流泪,可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这朵似雪白梅,生动至极,却是一丝梅花香气也无。


 


反观镜中自己,浑身肌肤都泛起动情艳色,唯独胸口一朵白梅干干净净,不染一丝颜色,反而衬托得比红梅还要妖异淫靡。


 


这可真是……人面梅花。叶修喘着气低笑了几声,稍稍平复了些呼吸,又想到,自古向来都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梅花却是要顷筐塈之的。


 


这时候他又堪堪想起,那回他与王杰希道别,像也是在这样的时节。


 


……可分明不是的。叶修想,他记得再清楚不过,那时候他们一起喝酒,王杰希一庭院的腊梅连个花苞都没有,可现在呢,怕若是那冬梅若还在,也要谢光了吧。


 


他很少像这样感伤,分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却像什么都已经发生了。北平解放了,战争结束了,这再好不过的时刻,他却如同忽地将什么从他体内拔去一般,突如其来地恐慌。他甚至开始想,王杰希给他种的这咒印究竟是不是真的,当时分明那么真切感受到那份妖力,这会儿却再怎么努力也感受不到分毫,莫非真是已经全然融进他体内了?要不然……不过也有人说,人对习惯了的事物就无甚么感知,这道理妖恐怕也是一样,若是那样也再好不过。


 


四周的黑影已然平静如初,冬日森森寒意又覆盖上他身体,叶修又发了会呆,终于抬手胡乱抹了把脸,他掌心都是吹冷的手汗,指尖颤抖不已,却是热度灼灼。


 


大约还有那么几日吧,叶修阖上眼想,春梅便要开了。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这回竟然又写了这个私设,明明只是想写对自己这样那样的叶神,为什么又扯上这个了诶(笑哭


以及原意是想写有点黑黑的肉,可最终好像有哪里不对?


本篇的时间设定在北平和平解放没多久,也就是二月份初吧。实际上冬梅真正谢的时候大约在三月份,但叶修这时候的心情很难形容,一定要说,就是奋斗了很久,在即将得出一个结果的最后,突然惶恐失去……这个原理大抵就类似于近乡情怯吧(?


总之,就是喝了酒之后不是很清醒的叶神,因为太过重要的事物(某人)而突然没那么勇敢了的夜晚,这样的故事。


虽然遇到危机也一直很果断、又冷静又强大的叶神非常棒,但一直被这么夸赞的话,有时候成为普通人应该会更轻松一点吧。(在说什么


还有需要强调的是,王大夫没有出事,他好好的!


……说来,老王好像全文没出场?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3490 字


2015.11.30


 


 


 


 


 


 


 


 

评论

热度(93)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