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深夜60分]河汉清且浅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深夜六十分,关键词为“一醉方休”


*本文可看做清辉煮酒的番外,讲的是很久以前的故事


*妖怪paro,古梅王杰希x影妖叶修


*OOC,OOC,和OOC


 


 


河汉清且浅


 


 


 


 


王杰希摆出他那一套头酒具的时候,并不晓得叶修不擅长饮酒,等叶修特别直白地给指出来,别说是酒具,连酒都给温好了。


 


这酒是他自个酿的竹叶青,酒味香醇,色泽碧绿,香气清雅,倒是颇有烈性,因而入口清冽,入喉烫贴,入腹温热,稍饮一口,不出多时便周身和暖,虽名为竹叶青,却是冬季作饮再适合不过……然而显然并不适合叶修不善饮酒之人,王杰希颇有些遗憾,仍是老老实实打算收好酒器,却被叶修一把拦住,从酒壶里允出了少许竹叶酒,又兑了他腰上半竹筒清泉,统统倒进那温酒的酒器里,硬生生勾兑出半壶酒来,也不管比例是否匀称合适,径直拿去火里就给温上了。


 


王杰希看着他糟蹋自家好酒,倒是觉得很有这人风格,也就由他去。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冬夜温酒也算是风雅情趣。两人在廊下坐下,随意聊了聊,不多时就见一旁炉上白烟氤氲,沿着壶嘴溢出竹叶清香来,飘飘摇摇向上升起,然后全融在似水夜色里。


 


王杰希有些畏热,本想是等这壶凉了些再倒酒,却见一道纤细黑影慢悠悠攀上壶柄,毫不费力就提起酒壶,稳稳地往一旁酒盅里派起酒来,末了还把酒盅也端到两人面前摆好,最终又躺回原处,安安静静变回地面一道笔直竖影。


 


王杰希简直哭笑不得:“这却邪就被你这么大材小用?”


 


“这叫物尽其用。”叶修指正,一副非常在理的样子,说罢就端起酒杯低头稍稍嘬饮,大概也是怕烫,垂着眼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宽大的衣袖遮住半张面孔。这模样平白给人种温顺的错觉,王杰希心里莫名一动,怔了一小会,方才醒悟般侧身取过酒盅,举杯稍作敬酒,然后也浅浅地喝了一口。这动作像是礼节,可王杰希心下却清楚得很,这不过是为了低头长袖掩面,纯粹洋装淡然罢了。


 


这酒他是用来迎客的,然而叶修在旁边无边无际地细碎闲聊,酒杯拢在手里,倒像是个暖手的,反而是他这个主人家,不过是在旁边安静听着而已,却时不时要垂首小饮一口。


 


他家院子里正对着这边屋檐的地方有一小片竹林,月色下竹影斑驳,清风拂过,竹叶悉索,清雅得很,然而往这上头再加了酒,还加上佳人,便恐怕风雅都谈不上,只有风流了。


 


王杰希有些胡乱地想着,再低头一看,这酒盅里只剩下薄薄一小层稀酒,干脆仰头一饮而尽。


 


叶修颇有些惊诧地望着他,恐怕还以为他杯里尚有不少余酒,然而即便如此,他嘴角仍是留着那玩世不恭笑容,调侃般地赞道:“王大夫真是好酒量呀!”


 


王杰希似是品酒般垂着眼,沉默半晌方才一本正经地说:“我听说好酒不惧清泉洗,这竹叶青酒味寡淡,酒色浅薄,虽有竹香,却无什么滋味,乃至回味略苦,比起那些个琼浆,倒像是中药了——看来这做药的果真并不能去酿酒。”


 


叶修兴许又将这纯粹当做了玩笑话,咯咯地笑了笑,也跟着打趣道:“我看你这般豪饮,倒还有余力辨酒好坏,看来是灌得还不够。”说着拎起酒壶就要往他酒盅倒。


 


王杰希也不推拒,表情也与平时无异,只稍稍抬起手上酒盅,让壶里酒液不要倒出来。


 


“不过半觞淡酒,”他笑了笑道,“且并不能,一醉方休。”


 


 


 


End


 


 


为什么番外这么短?因为这是我60分的极限了!(遁


简而言之,讲的是本篇里提到那个竹叶青的故事!那时候王叶还不熟呢!


没错两人就是标题那种状态!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全是感叹号因为快要来不及啦!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1403 字


2015.11.26

评论

热度(6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