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清辉煮酒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中篇一发完结,污能预警


•妖怪paro,历史元素有


•肉走外链,感谢给我不老歌邀请的夏夏


 •OOC,OOC,和OOC




清辉煮酒


王杰希低头写着药方,纸上的字突然抖了抖,他没多理会这变化,这幅方子还差两味药就能完成,快的很,可是对方似乎连两个字也不给他多写,旁边砚台里墨汁催促般地点开几圈涟漪,王杰希看着笔下纠结得仿佛要连成一气的几个字,心里叹了口气,总算起身去开门。




门外没人,庭院里干竖着几株空荡荡的梅树,空气里却隐约飘散着股不知哪里来的梅花香气,清风徐来,月色下一地清浅稀疏的碎影,就是没半个人影。 




王杰希站门口等了一会,外头还是没一点动静,心里不禁好笑,面上却不显露,只冲着院子里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再不进来,我可就关门了。”




地上梅树的影子动了动,也就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一个身影也不知从哪棵树后头走了出来。来人一席墨衣,长衣广袖,一把玄色油纸伞懒懒地撑在肩上,今夜月色清明,可这伞却打下了一整片厚重阴影,恰好把人整个笼罩起来,就连眉眼都显得模模糊糊的,可王杰希清楚得很,敢在他府上这样大摇大摆进来的妖怪,不是叶修又会是谁呢?倒是对方这架势让他挑了挑眉:“今天有什么事?你很久没这么穿了。”




叶修噗地笑出了声:“大事。来找你喝酒,这么重要的事,必须特别隆重。”他说着,悠闲地收起了肩上的伞,像拐杖似的往身边一拄,这伞竟是像被墨水淹没了似的,安静地沉进了地上的影子里,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叶修收了伞就往屋里走,一边回头歪着脑袋看他:“你不回去写你那药方子了?”




王杰希跟着叶修进了屋,却没再往书案那边走:“都给你弄成狗爬了,总归是要重写的,待会再写吧。”




“那好那好,大眼你说的那梅花酒呢,总不会是要我自个儿去树底下刨吧?”叶修扬着嘴角,一副得逞了的样子,整个表情都显得幼稚极了,王杰希看着他那副狡黠模样,心里却是暗自松了口气,叶修虽然现在是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可这些日子他的操劳,王杰希却不会不知道。




他前几日卜得一卦,乃是最坏不过的下下签,上海沦陷恐怕也不过这几日的事情,当下这南京城,表面虽仍是一派井然有序,内里气息却已是躁动烦乱,想必也不是久留之地。妖怪比起人类在这方面要敏锐得多,昨日听说喻文州那边已经开始动身,他这一起头,整个城南的小妖小怪怕都是要跟着走了。




王杰希在城北的地位与喻文州相仿,不过城北妖怪较少,他这边小小一家医馆,铺子里头清一色的妖怪,这些日子也差不多都齐整了,改日即便是要整个迁走,也并不会如何麻烦、或说引起多大注意。可是叶修那边就没这么轻松了,嘉世偌大的商行,底下人妖混杂,根深叶茂,要说走就走,谈何困难。




王杰希端出他那套酒具,回头一看,叶修正斜靠着坐在屋门前一动不动盯着院子里,也不知是在看些什么。王杰希端着酒具走到他身边坐下,一边摆着酒杯,头也不抬地问:“看什么呢?” 




“看你家梅花什么时候开。”叶修移开视线凑过来,伸手碰了碰王杰希提在手里那柄精巧瓷壶:“不错啊大眼,看来早知道我要来,酒都给温好了?”
  王杰希自顾自倒酒,像是没听见他后一句话:“快了,再十几日吧。”




“太慢啦。”叶修拾起他那杯只到了一半酒的小瓷盏把玩,他肤色偏白手指纤长,月光里衬着半透明的轻薄瓷器,恍惚间给人种纤细脆弱的美感,“我还想在你走之前一起赏个梅呢。”




王杰希一愣,叶修这话说得,好像是在向他撒娇一般,此人平时软硬不吃,极少表现出这种柔软情绪,能说出这种话来,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绝景。可他顿时又联想到叶修现下的处境,嘉世这几年似是有意排斥妖怪,然而以叶修的脾气,必然不会在这紧要关头选择离开自保,不过这样一来,又是加倍的进退两难……




王杰希尚在沉思,那边叶修却突然闹了起来,一面嘴上咋咋呼呼,一面伸手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袖子,拉拉扯扯地愣是强行拉回了王杰希的思绪。




“大眼你看,这不是开花了吗!”叶修指着外头院子的地面冲王杰希眨巴眼睛,王杰希顺着望过去,只见地上原本浅浅淡淡的影子不知何时已然一派墨色浓厚的光景,那些个枝桠的影子极力伸展,到尽头处却又都堪堪垂下,俨然是被枝头墨色的层叠花团给压低了姿态的模样,而除却影子的部分,其余的地面皆是披覆一层莹白月光,一时间黑白分明,浓墨淡彩,宛若一副疏密有道、又有浓有淡的水墨画卷。




叶修眼角都笑得弯弯的:“怎么样,哥厉害吧!你看这花我开的如何?”




“梅花哪有开成这样的。”王杰希端起瓷盏抿了一口,明明是饮酒,模样倒像是在品茶。




 “诶哟这话……那你倒是变回去给开个看看呀,你不是古梅嘛?”叶修眯着眼睛凑过去,抬手戳了戳王杰希的嘴角,“分明在偷着乐呢,我说,就你这袖子能藏个什么呀。”




“我没有想藏。”王杰希说,虽然他刚才确实有想遮掩一下自己的笑意。他平日多穿长衫,今天却是标准一套头西式的衬衫西裤,袖口规规矩矩纽扣扣好,相比长衫的袖子都还窄了不少,更比不上叶修那样的宽大袖口,自然是什么都藏不住的。




王杰希平常不会忽略这种细节,然而眼前叶修这一身过于过时的打扮,却恍惚间给了他一种追溯过往般的错觉,很久以前他也和这个人一同这般月下饮酒,那时候这般长衣广袖的打扮还是挺习以为常的呢,可那实在是太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像是覆盖了一层明亮又朦胧的月光,就像今夜那样。




叶修又咯咯地笑了两声,他今天似乎特别爱笑,王杰希忽的想起了什么,瞥了眼摆在中间那一小瓷壶梅花酒,得,就他先前几次晃神的功夫,这边已经快见底了。他自家酿的梅花酒清冽香甜,酒香浓郁,酒味却称得上寡淡,这酒他三月时候埋的,昨日挖出来,前后也不过八个月,端过来之前还特地掺了糖水,理应没多少酒劲,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大碍,结果还没一会呢,这位就已经醉了。




叶修醉的样子,王杰希是见过的,他现在倒是有些回忆起来,那时候他俩喝的,好像也是他自个酿的竹叶酒,清酒沥沥,取竹叶饮,浅淡清雅,回味尤甘,空气里悠悠酒香,酒盏里一轮明月,和饮酒人眼里的点点繁星,和现在也没什么不同,都是足够醉人的物事。




戳我传送




一吻已毕,王杰希稍稍退开了些,叶修忽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下头,他胸口那朵带着浅绿色光芒的梅花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朵浅绿色的白梅花纹,正随着他的呼吸起伏温顺而生动地舒展花瓣。




这朵纹身般的梅花颜色倒是清淡,可混在那一片斑驳红痕之间却显得分外醒目,虽然模样和颜色都是怎么看怎么无辜,然而确实就是这小东西,被种植在他的心脏位置,正带动着王杰希那份再独特不过的温润又清冷的妖力,血液般流转在他的全身。




“满意了?”叶修盯了这小东西一会,抬头伸手蹭了蹭王杰希的脸,后者眯着眼睛,明确地摇了摇头。




叶修大吃一惊:“王杰希你胃口还不小!这咒也给结好了,人也给你办了,还不满意呢?”




“不满意。”王杰希握住了那只从蹭蹭转为敲打的手,看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叶修,你知道我要走了。”




“知道。你还能不走吗?”叶修扬着嘴角,又是他往常最惯用那副不正经样子,“嘉世也是要走的,就比你家药铺迟个那么一些罢了。”


 


王杰希微微皱了皱眉,没去反驳药铺这个说法,而是问道:“嘉世要走,那你呢?”




“我也会走。你不最擅长算卦吗,这儿总归是已经留不长了。就是……”叶修难得地迟疑了一下,“就是要比你晚一步了。”




岂止一步。叶修想干什么,王杰希心里清楚得很,他开口想要劝他,可话到嘴边,喉咙里打了个滚,又咽回去了。说到底,叶修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只不过他是何等的固执,王杰希也是再清楚不过了。




叶修靠近来了些,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我不会有事。”他说,牵起王杰希的手,按上他自己胸口那朵梅花的位置,“你看,你陪着我呢。”




又是个骗小孩子的把戏。王杰希想,可他确实感受到,他内心最惶恐焦躁的那个地方受到了安慰,涌起一股并不如何炙热的暖意。




妖怪漫长的寿命使他并不畏惧死亡,可说到底,又有谁能忍受孑然一人。




“可惜这酒了。”叶修摆正了那只翻倒的酒皿,里头自然是没剩几滴酒水,倒是王杰希那杯酒还没动几口,叶修捞过那只小瓷杯,坐回院子里捧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这酒该凉了,我再去兑些温了给你,没喝完的你拿回嘉世也成。”王杰希在屋里往外叮嘱,叶修嘴上回应着好好好,一转眼等王杰希端了刚温好的酒出来时,酒杯已经空了。




“天凉了,喝冷的总归不好。”王杰希瞥了眼叶修,语气颇像是先生在训诫学生。




“哪儿能啊。”叶修也不知是不是又醉了,端着杯中新倒好的酒,指着酒面道,“你看这不是有火在温着吗?”




王杰希低头往那酒盏里一瞧,那酒面上倒真有一点火苗似的半圆光斑,在黑夜色泽暗沉的酒液重围下更显亮泽,再仰头一望,可不就与那夜空中悬挂的半轮明月如出一辙。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偷懒了好久,终于开始复健,第一个cp当然是本命!以及虽说是复健,竟然也野心勃勃地尝试起了炖肉,都分不清是复健还是挑战了诶!?王叶的魅力也太大了吧!(?
  本篇讲述的是妖怪大眼和妖怪老叶,时间上正如文中多次暗示的,是1937年十一月初,没错,正如大家所料,是在淞沪会战结束的前夕,南京城里的故事。
  说来明明是幻想类的私设,结果却非要带入现实的设定,结果好像连肉也变得忧心忡忡了起来,这种……果然不出所料是我的风格,复健成功了呢(x
  关于私设。老王是古梅化形的妖怪,而叶修这边却比较模糊……虽然设定上是与影子相关的妖怪,但实际上却类似于,呃,以“黑色”作为形态的妖怪?总之像是影子呀、没有干掉的墨水呀什么的,都可以自由地控制,这种的想想就感觉很厉害吧!
  更重要的是,可以顺利地解释千机伞这种黑科技哟!再仔细想想的话,一声黑衣其实都是自己幻化的,所以愿意的话可以轻易收(tuo)起(diao),有种真空般的感觉,好诱人!
  ……然而以上都是自己暗搓搓的脑洞,实际上写完感觉并没有充分利用设定,实在是抱歉(土下座)
  关于文题清辉煮酒和包括结尾在内的暗示部分,大体都是在说同一件事。总所周知,上海沦陷是在11月12日,而南京战役则是在12月1日开始,文章的时间点在十一月初、12日之前,而腊梅的开放时间是在11月中旬,恰巧在两者之间,因而王杰希看不到花开,而叶修却可以看到。


夜色深刻浓重,月光却明亮清澈,灼灼如火,可以煮酒,可以暖心。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7005 字
2015.11.20  

评论

热度(141)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