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给你讲个童话吧(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


*王叶童话合志参本


*OOC,OOC和OOC






给你讲个童话吧






《序》


 


叶修翻开了这本厚重的书,王杰希搬了个小板凳,在他身旁坐下,黑色的法袍随着他的动作摆动,堪堪地垂到凳子腿。


“什么书?”王杰希问。他个头才到叶修腰际,生得一张娃娃脸,粉嫩而圆润——实际上他就是个娃娃的年纪,法袍的宽袖里伸出来他的手臂,白生生的,像是两截嫩藕。


叶修便把书皮展示给他看。动作小心翼翼,尽量不用指腹去挑战书面起皱打卷的纹路,为此他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


不过这书确实笨重,而且足够老旧,深红硬面裹着磨破了边角的银灰色皮革,且不说顶上头烫金字母缺勾少撇,就连封面图案上的金粉也掉了一半,显然已经失去任何足以使人能意会出书本内容的凭借。


王杰希把头凑过去,小大人似地皱起眉头,几秒之后,便摇摇头,又将视线放回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看起来很是得意:“你看不懂,那也是当然的。”


“所以它是用来做什么的?”王杰希似乎已经很习惯叶修这一副没个大人样子的幼稚表现,只是淡淡地问道。


“这是本童话合集。”叶修也不绕弯子,直接公布答案。


“……有什么用?”王杰希又皱了皱眉。这幅表情不太适合他这张圆嘟嘟的小朋友的脸,叶修用食指尖去戳了他脸颊一下,以示警戒。


“有什么用嘛……”叶修慢吞吞地磨叽着,也不知是在想措辞,还是只不过卖个关子。


“我就这么说吧。”他最后神神秘秘地讲道,“这本书的作者,我是认识的——是个相当了得的高阶守护者。”


 


《目录》


 


叶修翻开了第一页,王杰希专注地盯着他,不过这份兴趣大约更多投注在“一位神秘的高阶守护者所著的书本”,而非“一本又厚又破旧的童话集”。


但叶修状似也不是很介意这个,他视线随意地扫过看起来是目录的部分,然后极其快速地略过了这几页纸,最后停留在正文的第一面,那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字迹潦草的文字。


“写的什么?”王杰不由好奇。他偷偷又瞥了一眼,更加确认这些字符并不是他现有认知中的任何一种。


“以后你就知道啦。现在么,你放心,我来读给你听不就成了。”叶修轻快地回答。他一目十行,似乎对这些看似复杂难辨的文字极端熟稔。


“第一个故事,叫小美人鱼。”叶修如是宣布道。


 


 


《第一个故事:海的女儿》


 


“小美人鱼生活在海底,是海神最亲爱的女儿。”


 




“美人鱼是什么?”王杰希问道。


“一种半人半鱼的动物。”叶修回答,“不过这个作者所处的时空里其实并没有这样的物种存在,所以实际上算是人类的一种幻想生物吧。”


“小美人鱼爱上了一个人类王子,为了获得与王子的爱情,她与海底女巫做了交易,用声音换了一双人类的腿。”


“她原先的不是人腿么?”王杰希吃惊道。


“你被另一个时空的概念误导了,”叶修善意地提示他,“在这个时空的人类脑海里,人鱼是拥有人的上半身和一条鱼尾巴的生物——你要理解这样美丽的幻想。”


“好的吧。”王杰希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内心还没接受这个设定。但是叶修没顾及他的这点小情绪,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海巫的咒语虽然使小美人鱼获得了双腿,但是她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忍受着这样巨大的痛苦,小美人鱼终于见到了王子。”


 




“不是说美丽的生物么?”王杰希终于从对人鱼设定的纠结中顺利脱离了出来,转而将疑点指向了别的地方,“那为什么要换成人类的双腿?”


“很好理解呀,”叶修向他解释,“要是王子不住在海边,那么鱼尾巴就上不了岸。要是王子住在海边,那他肯定也吃水产。”


……好像很有道理。王杰希被说服了。


 




“王子被她的善良和美貌打动,最终与小美人鱼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这就完了?”王杰希瞪大了眼,“这么短呀?”


“那是。”叶修信誓旦旦,“童话嘛,给小孩子听的咯,你想它能有多长?”


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然而王杰希心生疑惑:“可是这一面有这么多字呢。”


“咳,因为这个作者太罗嗦了呗!”叶修大言不惭,“我就稍微精简了一下。”


王杰希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开口,便被叶修打断了。


“来来,别磨磨蹭蹭的啦,”他兴致勃勃地说,“我讲下一个故事了。”


 




《第二个故事: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


 


“白雪公主出生在一个下雪天,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所以起名叫白雪。”


 




“雪很白么?”王杰希又打岔。这不是他的本意,他似乎极力想要克制打断别人的冲动,可毕竟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总忍不住好奇心的。


好在叶修完全没放在心上。“当然很白啊。”他说,“然而说实话,想想一个人居然能白成那样,难道不觉得恐怖吗?”


他这么说,但是王杰希没见过雪,时空塔向来没有四季,当然也是不下雪的。不过他试着想象了一下,于是道:“那和你比起来,哪个白一些?”


叶修的表情像是被噎住了,可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且抬手就给了小朋友一个爆栗子吃。


“下次带你去看雪。”他有些气呼呼地说道。


 




“白雪公主的母亲去世了,国王迎娶了一位后母,后母却因白雪的美貌感到了嫉妒,于是她下令将白雪逐出了城外,而且还百般刁难她,比方说给她吃才熟了一半的苹果,或者给她一把其实并不好用的梳子。”


 




王杰希再一次陷入了逻辑难题。“皇后专注于为难公主,国王就不管管吗?”他问。


“或许国王觉得女儿在体验平民生活。”叶修想了想,回答道,“毕竟王族也不能老是高高在上,要贴近民生才好,历史的经验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王杰希点点头,他作为时空塔的学徒,年纪不大,经验尚浅,书却已经读过了不少,对于这个说法还是比较认可的。


 




“但是最后当白雪公主找到了心爱的王子,他们一同回到城堡以后,皇后却改变了想法,甚至为继女跳了一支舞。最后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王杰希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结局感到满意,但他随即又察觉出不对劲。


“小矮人哪儿去了?”他猛然觉察了,“我记得他们有七个呢。”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叶修挺随意地摆了摆手,“那一部分太累赘,我把它给扬弃掉了,反正你就当是这样呗——简而言之,来讲下一个故事吧。”


 


 


《第三个故事:快乐王子》


 


“快乐王子是某座城市里的一座装饰得很好的雕像,有一天,他认识了一只小燕子。”


 


“从此他们就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叶修总结。


“……你跳过了多少?”王杰希惊讶坏了,一个童话再怎么简短,那也不可能精炼成这样,就连设定都还没讲完呢,就赶集似地、百米冲刺似地冲向了终点——虽说故事总归都有个结局,可世上却少有为结局生的故事呀。


“抱歉抱歉,是我弄错了。”叶修认错态度良好,诚恳得几乎百年一见,“我不该讲这个故事的。”说完又像前几次那样,胡乱翻页起来,也不知是真的上心了没。


王杰希心想,你可是对着书读呢,怎么会弄错?可是嘴上却说不出来这话。


他只好说:“好的吧。”


但停顿了一小下,又接道:“可我还有个不太明白的地方。”


 


 


《最后的故事》


 


“你说吧。”叶修回应。没准是由于他才失误过,因而语气显得特别真诚、特别温和,反倒让王杰希有些不习惯了。他有些犹豫:“为什么这几个童话故事,结尾都是一样的?”


叶修顿了顿,但不像是意外,反而貌似还挺在意料之中的样子。


“童话嘛,”他看着王杰希,悠悠地回答道,“正因为是个好结局,所以才显得千篇一律呀。”又说,“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结局哩!”


王杰希想:敢情到头来,你这童话就是为结局生的故事呀!


但他不好这么说,因为这话听起来有点儿像个抱怨,虽说他时常念叨叶修总没个正形,却是从不埋怨的,毕竟,总归,叶修依旧是正儿八经的高阶守护者,阅历和知识都超过他许许多多的倍数——相比之下,他才不过是一个小学徒呢。


“你说的也没错。”王杰希着实思考了一番,这才谨慎地评论道,“可是毕竟是故事,总要有跌宕起伏,起承转合,最终才幸福快乐。我觉得这样或许才更好些。”


叶修看着他,安静地听他将这段话说完,他显得像这样温顺的时候可不多——或者直说吧,就是他看起来好像有些走神了。


王杰希又一次皱起了他的小眉头。他才想出声提醒叶修回神,可叶修居然抢先一步地回过神来,又拿手指尖戳了戳王杰希的脸颊——倒像是个条件反射了。


“你刚刚听见我讲了吗?”王杰希不太乐意了。他下意识地又动了动眉毛,就连鼻尖也跟着颤了下,但是中途反应过来,总算给忍住了。


“听见了呀。”叶修说,一面满意地摸了把小朋友的头发,“这才像个小孩子嘛!”


王杰希往后缩,想要逃避掉这个粗鲁的动作,心里有些惦记着那句小孩子,但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那本厚厚、老旧的书上,或许是叶修先前把故事讲得太快的缘故,他总觉得这本书应当是不止如此的。


“所以呢?”王杰希说,“还有故事讲么?”


“这个嘛……”叶修慢吞吞地说道,就一瞬间吧,他好像再次陷入了那种难言的恍惚之中,但随即又极快地脱出,令人以为这不过是一个错觉——比方说,他正透过王杰希看向某个遥远的、模糊的人影。


这不是一个愉快的感受,哪怕它足够短暂,一闪而逝。在王杰希抓住它之前,叶修飞快地转移了话题。后者脸上仍有着那一瞬的意识飞远所遗下的残留,王杰希不怎么高兴地发现,这些冰屑般的物事正从对方的眼瞳中融化开,汇聚成一个饱含温柔的面容。


叶修露出了一个怀念的、柔和的微笑。


他说道:“那这样。就给你说个,没人讲过、也没人听过的童话吧。”


 


 


 


End.


 






与我讲个童话吧


 


 


《倒数第三个故事》


      


当我在王杰希面前打开那本日记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正在摧毁他的童年。


尽管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即使用不着我提醒,他自个也会挨个领悟到这本书里的每一个字。但这个时间点毕竟不是现在。


他还那么小。当他凑过来仔细阅读书本的封皮,并且将蕴含求助的目光投给我的时候,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这点。


他的双眼甚至还是一般大小哩!我自得其乐地想。


王杰希响应了我的号召——虽然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后悔这个决定了——他伸出了手,像是任何一个正学着辨认字迹的孩童一般,用手一个个地指着,吃力地尝试去阅读书封皮上那一串艰深晦涩的文字。当他幼小的手腕从深色的法袍里伸出来,就像嫩藕从淤泥中冒出一个尖尖,我开始觉得这件颜色厚重的法袍是否真的适合他,因为那看起来实在是沉重非常,就像一层饱满乌云,一捧浓厚的火山灰。


有那么一瞬间,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应当让他踏上与我一样的道路,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便成为一个时空魔法塔的守护者,但随即我又坚定起来——不为什么,我想起了我与未来某个时空的王杰希的初遇,这是我实在不能割舍的美好回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未来的王杰希会如何渊博和成熟,这个时候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理解这些文字的。


因此,当我将这本书在他的面前摊开的那一瞬间,我便开始后悔。我相当突兀地想着,大约只要我念出这本书里的前几个字,甚至一个发音,那都即将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我指的不是这本所谓的童话书里,实际上并没有讲述任何公主与王子的美丽故事,当然前者也是我极其有可能亲手破坏的幻想之一,毕竟它构建了一个两性之间阴阳相合的经典爱情体系,而要是我教会了王杰希这些字,他便会极快地认知到这个体系确实不适用于他自己——好吧,还有我。


我主要担心的是别的事情。我比谁都清楚,时空塔守护者的童年是宝贵的,它短暂而脆弱,就像是一个沙子堆砌而成的楼阁,而当守护者开始理解时空的语言,试图书写时空的文字,这个空中楼阁便崩塌了,所有时空的一切都会向他蜂拥而来,就像用起子拔出软木塞,啵地一声,如此轻易地将他拔出那懵懂的、无知的、幸福的混沌,然后抛弃在冰冷的空气之中,令他独自发酵。


他会感到无助,会迷茫,会痛苦,会彷徨,会深刻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孤独——但最后他会成功。


王杰希最终也会成为与我一样、一个合格的时空塔守护者。


而我最害怕这个。


他即将跳过少年,跳过青年,跳过壮年,跳过一切热忱的、美丽的时光,燕子般掠过那些火一样窜动的日子,而直接通往年迈,永垂不朽,如同一个活雕塑,一株十二月份还生机勃勃的老松柏,叶片只有针尖那么大,上头挂着冰凌。


确实,我摊开了书,出于某种揠苗助长、画饼充饥的心理,但好在我立刻就醒悟。


最后的最后,在我念出第一个发音的前一刻——我改口了。


 


 


《最初的故事》


 


当王杰希推开我的书房门进来的瞬间,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就是王杰希。因为在我当时的印象中,“王杰希”应该还是个连话都不会讲的小鬼头,个头还没有我的手臂长,只会咿呀咿呀地叫,就像一只刚出生了没多久的小奶猫。


但这个进来的男人却比我还要高大,他穿着一身高阶守护者的黑色法袍,仿佛是披着一身的夜色,肩膀上装饰了草绿色的缎带,好似攀着一株常春藤,宽大的六边形叶片一直垂荡到胸前。


我的余光瞥到了,但依旧没有认出他,只是头也不抬地问道,新来的么,贵姓呀?


谁知道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说,不是的,我走错了。


走错的时空守护者并不少见,每个纪元我都见过无数该走向自己时空塔的守护者脚底打滑,一歪就歪进了别塔的管辖范围内。可是走得这么偏的家伙,还是个高阶守护者,我还是头一回见。


我说,可不是!您都拐进我书房里来啦!


王杰希说,实在抱歉,可是没办法,谁叫我太熟悉这儿了呢。


他这么一说,我才彻底抬起头来,又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才犹豫地问道,你谁?


王杰希居然笑了。他说,我是王杰希。


我又想了许久,这才回忆起这个名字,可不是前几天才送到我这儿的那个小毛头嘛!


我心下犯嘀咕,可是嘴里却立刻调笑道,哟!孩子长大了,想家了?


他该听出来,我的意思是“知道走错了,还不赶紧回去?”但王杰希却站着一动不动,也没带上房门,就是干站着,很呆似地直盯着我看,但是眼神又不是很呆的那种,而是深海一般、夜空一般的深邃,里头有恒星和浪花变幻多端地滚动。


我还想说些什么,可王杰希却率先开口了。他很坦荡地说,是啊,我想你了。


他这样我反而说不出话来。我心惊道:糟糕,原来这小子以后这么难搞呀!


万幸王杰希似乎并不意在打压我。他很快又接着说下去:只是再怎么近,两座时空塔之间总归隔得非常远——要么就几个纪元,要么就几个光年。好在成为了高阶守护者,便可以于塔际畅通无阻……虽说也不过只有借个路的时间。


我想:那是呀!不然呢,你想让时空扭曲吗?可不知怎的,这话我却说不出口。


你还是没变——我就想,应当是如此的。王杰希讲到这里,突然笑了笑。


这个笑容很轻柔,王杰希嘴角上扬,他的眼睛稍微眯起来,我一开始就想吐槽那双大小眼在这一刻完全看不出来了。但问题很明显不在这里,有那么一瞬间,我清晰地感到自己的心脏加速了那么几拍。


这些年,我观测过如此多的时空——


王杰希笃定地这么告诉我。


可无论多少的时空,我们都将相遇。


 


 


《倒数第二个故事》


 


我开始讲一些我自己也记不大清晰的童话,并且篡改它们的内容。要是上天有灵,没准那些童话作家会从各个时空的棺材板里跳出来,用他们的钢笔羽毛笔挨个敲打我,但谁管他呢。他们也应当体谅我,一位没有童年、青年与壮年的吸血鬼似的时空塔守护者,是如何艰难而又坚持地守护一个小大人也许总共也就一汤勺大小的童心。


尽管这些所谓的童话故事都模糊和离谱到都不足以糊弄过随便哪个稍微听说过原版的小屁孩,但我知道王杰希并不属于这些小屁孩的其中之一。他将绝大部分时间花费在守护者能力的研习上,极少关注这些对于同龄人而言耳濡目染的小玩意儿。大多数时刻,我对他的这种执着抱有某种不知名的焦虑与惶恐,担忧他过早地脱离学徒身份,踏上一个正式守护者形单影只、又遥遥无期的悠长道路,并且也同时离开我的身旁。但此刻,我应当庆幸,他不会识破我的骗局。


我与他讲故事,王杰希这时候才显出些孩童的纯真来,他眼睛里星光灿烂,仿佛蕴含着一整个宇宙,令我想起许多年前的某个午后,未来的王杰希有些莽撞地撞进了我的书房,披着夜色与常春藤,那时候的那个男人也有这样一双眼睛,那里头星河浩瀚,像极了倒映着星空的深海。


我忍不住说道:“那这样。就给你说个,没人讲过、也没人听过的童话吧。”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文是王叶童话合志的参本,可以放出就拿来混更(←


当时写的时候就在想,童话么,约莫都是大人给小孩讲的东西,生活中都不是这样子的,可真是这样,才更显出故事的可贵来。若是想让童话统统实现,实在是个奢望,而要一个人在现实里也如故事那般,十有八九,不过是满嘴调油,要谎骗自己吃假糖,没准和喝假酒也无多大区别。


就是这样,我写了这个故事,想要令童话变成真的,但不也是一字一句的真实,半真半假,那样也很好。时空塔的叶修与王杰希,观望向许许多多时空的他们,时空之间大不相同,却只把美丽的故事告诉你。


rr在我后面写了个名叫最后一个故事的小游戏,但其实文中已经有最后一个故事了……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没注意,但我好想吐槽哦233333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共 6456 字


2016.12.9 


(时间为放出时间)

评论

热度(139)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