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王叶]Fever(R预警,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


*哨兵向导paro,向哨预警


*《fever》收入文,肉走不老歌


*OOC,OOC和OOC


 


 


Fever


 


这儿太特么热了。叶修看着视野一角斑驳的天花板,有些模糊地想到。




他出于某种不太明确的原因,头脑并不是特别的清晰,以至于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被一个向导推到了床上。




导致这个情况的最大可能是这个向导疯了,或者是喝高了,或者抽风了,总之在任何一种正常的情况下,一个脑回路正常的向导都不会把哨兵按到床上去。




“冷静点啊大眼儿。”叶修努力而又艰难地劝说道,“趁哥现在还有点理智,你要么就此打住,我们还能保持点纯洁的哨向关系,成不?”




然而王杰希不买他帐。




“该冷静的是你,叶修。”他说,“你结合热了。”




王杰希的声音有点冷,但不知为何,单单只是他说话间的轻微吐息,那温度都让人觉得皮肤发烫。叶修愣了一会,像是没听清似地问道:“……我什么?”




王杰希叹了口气:“你醉了。”




叶修冲他眨了眨眼,看起来有些迷惑,但是他,一个哨兵,不可能是因为没听清王杰希的话才露出这幅迷茫的表情,所以应该只是单纯地不能理解而已。




说实话,王杰希把在叶修带进房间的时候还抱持了点微弱的期待,想着在“叶修是三杯倒”、“刚刚叶修喝的果汁实际上是酒精饮料”和“叶修的体温貌似有点不太正常”这三句话中,总归有一个是假的,是虚构的特技,然而现在铁的事实正在无情地敲打着他,上述三个大概都是真得不能更真了的现实。




喝醉了的叶修眼神迷蒙,尽管听起来他说话间还有点逻辑存在,可这大舌头也是没谁了。




王杰希心里又叹了口气,低下头尽量平缓地说道:“叶修,我们已经结合了。”




“结合了?”叶修愣愣地重复了一遍。




“结合了。”王杰希言之凿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当然是纯属扯淡。已结合哨兵怎么可能还会有结合热这种犬科单身种属性的东西,然而叶修面对这么大的bug,竟然也仅仅是沉默了数秒,数秒过后,还很呆萌地沉思着点了点头。




王杰希大受感动。他自从和这人认识以来,还没见过对方这么听话的时候。大约是十分钟前,他还坚信像乖这种字眼绝对不会和叶修产生任何实质上的联系,但现在不出十秒钟,他就破除了封建迷信,刷新了陈旧三观。




这个能管用。王杰希天真地想到。他向导专业课一直学得很好,现在精神安抚也已经能够做得比较熟练了,关键是叶修身上的结合热表征还不算特别明显,只要哨兵还能继续这么配合下去,他再来一个简单的安抚,然后抽空打一个急救电话,那么一切都解决了。




就是这么简单。王杰希安慰自己。别想太多,想多要误事。




“叶修,现在看着我的眼睛。”他尽量放缓语气,柔软了自己的精神壁垒,S级向导舒展开他的精神波动,制造一个出如同温水般柔和而严密的精神环境。




这一切的征兆都预示着接下来应该是一个专业严肃的半治疗环节,然而叶修盯了王杰希几秒,非常不给面子地笑喷了出来。




“大眼大眼我和你说啊,正经的那种。”他在王杰希的压制之下,毫无芥蒂地笑得花枝乱颤,“你以后别让人盯着你那大小眼儿看,特别是距离这么近的时候,我讲真的。”




“……那你别看。”王杰希冷漠地回道。




他之所以没有采取直接锁上房门这种简单粗暴的隔绝措施,完全是因为这么做会对哨兵的身体产生较大的伤害,出于同学一场的友情和送佛送到西的职业向导精神,王杰希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温和的救助计划,但现在他开始后悔了。




可是叶修没给他后悔的机会,或者说,他好像是感应到了王杰希的不情愿一般,突然抽出手臂来,一手扶在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以手掌轻轻地按上了面前人的后颈。




这个动作严格来讲其实挺符合哨兵本能上的行为模式,比如表达对一个人的挽留之情时,他们相对于语言,更倾向于直接用行动说话。王杰希的哨向心理学成绩优异,不过现实中的理论联系实际可没有书本上那么简单,叶修的动作以他们的关系而言似乎有些过于亲昵了,虽然他们的关系确实挺好的,但是不是那种暧昧意义上的好,呃,或者说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的暧昧。




总之王杰希忍不住稍微往后退了一点。




这个幅度轻微的反应没有逃过哨兵的眼睛。




叶修不满似地皱了皱眉,这不是一个好的反馈,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都产生了某种古怪的危机感,他猛地想起就在几分钟前,他才和叶修声明过他们属于已结合哨向这么一个可怕的虚构事实,但是在他考虑到这个前提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之前,一个更大的冲击彻底阻却了他的思路。




王杰希感受着嘴唇上突如其来的某个微妙的压迫感,大脑是超载的,思维是罢工的。




“大眼儿。”叶修磨着他的嘴角,压低了嗓子撒娇般地说道,“你别生气呀。”




他嗓子哑哑的,声音又轻又软,热气隔着两片软嫩的唇瓣挠着他的皮肤。王杰希懵逼地想着,叶修,一个哨兵,他又不是向导,他的结合热不该有此等的传染力啊。




但这是他最后的学术思维了,事到如今什么想法都已经是多余的,王杰希脑内嗡地一声,炸成了一朵小型的烟花。




这时候他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为什么他们要在床上保持这个,一个人压住另一个人的姿势呢。




 


传送门(不老歌还没挂为啥我要挪地方)


 


 


End.


 


 


情人节快乐!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6919 字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