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黄叶]可是我黄日天又怕过谁(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赶着趟儿更新了想不到吧!?




食用前请注意:


*黄叶+喻叶,一发完结


*严重警告!不是演习!


*我是天宝的妈妈粉啊!


*OOC,OOC和剧毒!!


 


 


 


可是我黄日天又怕过谁


 


 


 


1.


 


黄少天要受不了了。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他觉得自己三观都在遭受一个蜕变,并不是褒义的那种。


 


要是时间线能够倒退到全明星前,他可能会选择干脆装病翘班,宁愿被扣工资,也不要来什么B市。


 


如果不行的话,那也可以回到今天的早晨,这样他就不会听信什么王杰希的谗言去尝试什么鬼的豆汁,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伤害人类的食物。


 


时间为什么不能倒退。


 


甚至只往前回溯个十分钟也好。


 


这样他就会选择在会场后台等待一个能告诉他洗手间在哪里的工作人员,而不要想着什么反正酒店也很近不如直接回去吧早退的又不多他一个。


 


啊,他生从何来,死往何去。


 


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黄少坐在马桶上,觉得整个人生都充满了惆怅。


 


 


2.


 


他不由陷入了沉思。


 


只有思考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是酒店的隔音不够好吗。


 


其实也没有,毕竟一般同一个房间内也并不需要隔音这种玩意儿的存在。


 


但实际上这种设计是有缺陷的。黄少天现在深切地感受到了。


 


洗手间的门好好地关着。可是外面的声音就这么毫无阻碍地传了进来。


 


黄少天很希望自己无法辨认出那都是些个什么声音。


 


他希望自己最好是聋了。和荣耀里的npc一样,是场景的一部分,一只萌萌的小龙虾。


 


然而很遗憾的是职业选手听觉的敏锐度不允许他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呢,只是亲个嘴,为什么要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隔着一个门板,他现在能够清晰地听到洗手间外面发生了什么。


 


甚至连声音出现在哪个方位都能够感受到。


 


意味隐晦的水声从右边移动到左边。


 


间或夹杂两个人带着轻微喘息的对话。


 


其实是很低声的交流,但如果他们没有背靠着这扇门,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如此声声入耳。


 


他的好队长用从他没听过的口吻问:这就等不及了么?


 


他的好基友用他从没听过的嗓音回答:等不及的是你吧?


 


不,等不及的是我。


 


明天的这个时候,黄少天可能会去给酒店提议,加强套房内部的隔音效果。


 


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可至少还能阻止下一个悲剧。


 


如果像他这样的人还有下一个的话。


 


 


3.


 


黄少天真的很后悔。


 


在他意识到房门被打开的瞬间,如果他那个时候就出个声表示一下存在,哪怕被嘲笑,事情也不至于发展成这样。


 


毕竟,一个是他职业身涯最好的敌手,一个是他职业身涯最好的战友,故事再怎么丢人,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可谁想到会是这样。他们曾经关系是这么的铁。


 


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战友!是敌人,是敌人好吗!?


 


喻文州去死吧。


 


黄少天悲壮地想。


 


他觉得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最大的错误甚至不是喝了那一口豆汁。


 


也不是他赶着上厕所连灯也没开一个。


 


而是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暗恋对象在一起了,


 


他特么现在才知道!


 


 


4.


 


将心比心,世界上有比这更加痛苦的事情吗?


 


如果有。


 


那可能就是他们隔着一道不隔音的门,四舍五入等同于是当着他的面,亲得那叫一个水声啧啧。


 


而这时候他就在这道门之后连个屁也不敢放。


 


这一切就特么因为,妈个鸡的他正在拉屎。


 


 


5.


 


拉屎很丢人吗?并不。


 


毛主席说过人有三急。只要是个人,就算是周泽楷也一定会拉屎。


 


如今问题的关键显然已经不在他这边。


 


外面的声音面明显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肆无忌惮。


 


如果黄少天没有听错的话,这都已然不是单纯的喘息,其中还间或夹带着几声不连贯的嗯嗯啊啊。


 


这还怎么叫人好好上厕所!?


 


他都不敢想象。


 


在外面两个人说着情话卿卿我我的时刻,如果身后的洗手间里突然惊现另一种意义上的水声,外头到底会怎么想?!叶修到底会怎么想?!


 


只要有那么一丝屎掉进马桶里的声音,身处于同样不隔音环境下的对面一定会察觉到这屋内还有第三个人……这第三个人特么的就是他!黄!少!天!


 


到时候他在叶修面前保持的形象就会荡然无存,以后叶修看到他,再也不会想到他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只会想到一个字,屎!


 


这到底会是一副什么样曼妙的光景。


 


画面太美他真的不敢看。


 


 


6.


 


往好里想或许他们会以为是洗手间哪里出了故障,于是并不会真的进来监察一番。


 


这种假设很单纯,很美好,黄少天试着畅想了一下,说不清这种情形究竟算是好还是糟。


 


但其实他也可以不用畅想,因为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现实永远比想象更飘逸不羁。


 


黄少天是那么的真心实意。他是真的已经开始觉得,其实如果只是单纯的屎坠落马桶的声音,没准这一切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可关键谁还记得,导致他急于方便的一切的源头,在于黄少天在一个不美丽的清晨,喝了一口不美丽的豆汁。


 


是啊。


 


他不单纯是在拉屎。


 


他还特么在拉肚子。


 


 


7.


 


拉肚子是一个什么概念?


 


如果把普通拉屎的声音比作小溪,拉肚子就特么是泄洪!如果普通的拉屎是bug修复,那么拉肚子就特么是重装系统!


 


这两个根本不是同一重量级的选手!简直是无从比较!


 


最最最关键的是!同一座堤坝面对小溪都特么怕滴水穿石究竟拿什么来抵御山洪?!


 


bug可以一两天不修复,系统崩盘特么能忍多久不重装!?


 


什么叫度秒如年?


 


这就特么的就叫度!秒!如!年!


 


一切都是那么的惨绝人寰。世界是那么的黯淡无光。


 


黄少天觉得他真的快要窒息了,当然不是憋的,虽然他现在憋得也快要窒息了。事到如今他已然很想要放弃挣扎,就像一个在沙漠里长途跋涉的人,已经不期冀出现什么绿洲,只求上天给他一个痛快,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横竖都是一个死,不要死得太慢太煎熬。


 


这个期望是如此的渺茫……然而好像是回应了他的渴望,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地,洗手间门被不知道谁猛地撞了一下!


 


真是卧了个大槽,吓得黄少天一颗小心脏险些蹦出来!就连磅礴的屎意在这一瞬间也畏缩了一小下!


 


这是终于有人要发现他了吗?!


 


黄少天有些小震惊,有些小惊喜,还有些小紧张。


 


他忍不住正襟危坐起来,并且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衣裤。


 


面子肯定是没了,但好歹里子不能丢,尤其是在叶修面前。


 


讲真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已经做好准备要面对一切的挑战了。甚至觉得除了被叶修讨厌这点完全不能接受以外其他别的已经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只求给一个能让他安心拉屎的机会。


 


但是并没有人打开门来。


 


取而代之的是门外一声浅浅的、极具暗示性的低吟。


 


黄少天毫无防备。黄少天措手不及。


 


这一声吓得他差点都要憋不住了。


 


……双重意义上的那种。


 


 


8.


 


科学研究表明动物在三种时候最为脆弱。


 


进食。排泄。发情。


 


没什么比希望过后的失望更加打击人,白紧张了一场,在当下极度脆弱的情况下,黄少天觉得他距离崩溃也不远了。


 


千军万马在黄少天脆弱的内心上奔驰着。


 


喻文州这不是你的单人房间啊你凭什么把人带过来还不先检查一下洗手间?


 


你就没有听说我早退了已经回酒店了就不奇怪一下我人在哪里吗??


 


你不是战术大师么……哦对啊这不还有叶修呢???


 


我早上就和你讲过我喝豆汁好像闹肚子了你真的有在听我说话吗????


 


你们,谁,还记得,我,的存在,啊?!?!


 


啊,什么友谊,什么爱情,都是假的。


 


黄少天真的好绝望。


 


所以他到底还该不该继续。


 


拉肚子好难受。拉肚子憋着更难受。


 


他真的要受不了了。


 


 


9.


 


事实证明既然人家连他的存在都没有感知到,那更加完全没理由会接收到他许愿的脑电波。


 


叶修出了那一声之后好像就失去了什么禁锢。


 


门外不断溢出他仿佛止不住一般的低喘,以及宛若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似的轻哼,尾音黏糊糊的,带着一个模糊而甜腻的小钩子,像是震动着微波的湖水,从最细小的缝隙之间渗透进来,漫延、浸满这整个空间。


 


那细碎的声音在洗手间自带的立体环绕效果加成中,像一把小刷子磨蹭着他的耳后。


 


黄少天真是怎么也想不出来叶修那副老烟嗓究竟是怎么达成这种温温软软的效果的。


 


但是真要了命了,他的确控制不住地开始想象起来,那个人会是如何扬起脖颈,暴露出他喉咙苍白脆弱的曲线。


 


唉,脆弱。


 


 


10.


 


黄少天看着自己身前昂扬的小兄弟。


 


他脆弱的理由又增加了一个。


 


啊,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1.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黄少天觉得自己三观都在遭受一个蜕变,大约是毁灭性的那种。


 


虽然尽可能地忽视了另一个人,可时不时地,他依旧能听到喻文州在门背后轻浅的笑声,以及他们俩调情腻歪的话。


 


叶修用沙哑的声音反反复复地念着,文州,文州。


 


黄少天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有所策划的,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他为什么要忍受。人为什么要忍耐。


 


外头这两个我的天他们真的好吵啊。是因为没有开灯的原因吗,金属皮带扣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明显啊沃日。


 


哀莫大于心死。黄少天无力地想着。


 


……别吧,求你们不要进行到那一步。


 


 


12.


 


伟人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黄少天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就算他忍得了,他的消化系统也忍不了。


 


就算他的消化系统能够坚持,他的小兄弟也不能坚持下去了。


 


不不不,这些不都是关键。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得在沉默中灭亡。


 


蓝雨的机会主义者最关键的是他的行动力,然而他现在的行动力,转化成具体指数那就是0。


 


这怎么行。经过总计长达一个世纪的思想挣扎与哲学思考,黄少天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不是放弃而是舍弃,而舍是为了得。


 


他松懈了下来。


 


瞬时间雷鸣响彻了房间!巨响在瓷砖之间回环往复,延绵不绝,仿佛震撼了一整个空间!相比于与先前隐秘晦涩的莺莺燕燕,它就宛如开天辟地一般,是如此的声势浩大,气势惊人!


 


也就在他放松的那一刹那,门外的声音也陡然停止了。


 


多么的一石二鸟,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清爽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早些想开。


 


啊,真叫一个荡气回肠。


 


黄少天真诚地想。


 


他已经不尴尬了。真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14.


 


洗手间的门打开了。


 


黄少天坦荡地按开了灯,顷刻间房间明亮了起来。他眨了眨眼,竟然觉得这久违的光线有一丝的晃眼。


 


喻文州安静地注视着他,手上貌似随意地理了下衣领,但很了解对方的黄少天能够看出,他其实并不平静,甚至有那么点点慌张。


 


而旁边的叶修则是很明显的衣衫不整,皮带松松垮垮,显然是匆忙之间胡乱套上,衬衫则披挂在身上,只错乱地扣了几颗扣子,嘴唇红肿不堪,来不及遮掩的锁骨与颈侧上留着过于新鲜的吻痕,黄少天刚看他一眼,叶修的视线就立马打偏,彻底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只留给黄少天一个侧脸,以及他一边绯红的眼角与耳朵尖。


 


气氛是真鸡儿的尴尬……可是黄少天他特喵的不怂!


 


丘比特维纳斯谢伯格阿佛洛狄忒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叶修咳了一声,像是想要打破蜜汁沉默,但黄少天完全不在意,他注意到的是对方的领口正凌乱地大开着,或许是因为紧张,白皙的喉结小小地动了一动。


 


啊,是机会。


 


下一秒他揪住了对方衬衫衣领,猛地拉扯到最近的距离,如同肉食动物捕猎时的扑咬,一口吻上了那对微微张开的嘴唇。


 


叶修的视线倏地收了回来,他应该还没有反应过来,然而那双因为吃惊而睁大的眼瞳里,却清楚地倒映出黄少天在极近距离下的面孔。


 


机会主义者瞧准时机的吻出击迅猛,浅尝即止……不过实际上他是被打断了。


 


很快就有人握住他的肩膀,以坚决的力道将他推远。黄少天只不过稍微向后仰了些许,就这样的一个空隙,喻文州便毋容置疑地伸手插了进来,侧身挤进,不容置喙地拦在了他与叶修的中间。


 


空气里换上了另一意义上的凝重。虽然几秒钟前才发生过一个天大的闹剧,但现在那一页已经被一秒钟揭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然十分地认真了。


 


黄少天得意地舔了舔嘴角。这动作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挑衅。


 


喻文州紧皱着眉头,沉默地盯着他。他很少有这样的时候,眼角还残留着先前情爱的热烈,可眉宇间却很冷,像是一块燃烧的冰。


 


黄少天当然知道对方的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是戒备,是要保持距离的警告。


 


可是笑话,我黄日天又怕过谁。


 


 


 


end.


 


 


 


 


是粉不是黑。


我爱天宝,我爱他。


我爱州州,我爱他。


只好说520快乐吧(x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2017.5.20


全文 4543 字



评论

热度(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