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叶修看了会沉默喻文州看了要吃人(中)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前文:(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


*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


*非常变态!!非常污!!


*修修的设定参考scp166((


*食精情节高能警报!!


*不过脑子的大纲文


 *OOC,OOC和 OOC






(中)


 


 


12.


 


喻文州要出趟远门。


 


离开的时间比较久。


 


为了防止叶修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内暴露磁场,所以提前在冰箱里放入了几天分量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叶修打断了这句话。


 


 


13.


 


头一回留叶修单独一个人这么久,喻文州有些担忧。


 


离开前很放心不下地叮嘱。


 


要记得保持联络。然后不是我告诉你那个号码来的电话,就不要接。


 


要记得不能出门。然后如果生活用品如果不够,不要自己出去,打电话给我,我会处理。


 


要记得按时摄入……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说,并且堵住了喻文州的嘴。


 


 


14.


 


不能说出名字的那什么就放在冰箱里。


 


被贴心地分装成了小袋包装,一次使用量不多不少,刚好一袋。


 


袋子是那种医用的,小小一只,透明塑料封口。


 


旁边放了一支很小剂量的针管,方便取食。


 


里头的液体冰冰凉凉的。冷冻过后,这东西特有的气味已然寡淡不少,可一旦在舌尖、喉咙、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回温,他还是能够轻易辨认出来,这的确是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很熟悉了的某人的味道……


 


靠。


 


喻文州并不在家,但是叶修耻得快要把自己埋进冰箱里头了。


 


 


15.



喻文州打电话过来监督他。

问,今天按时吃了没啊?




……这话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如此的一语双关。


 


叶修抱着听筒,忍了很久才没有就这么一把挂掉电话。


 


他连耳朵尖都憋得要烧红了。


 


 


16.


 


喻文州出门已经有一个礼拜了。




周六的时候,突然叶修打了个电话过来。




哇,好稀奇。喻文州有些惊讶,一问。


 


竟然是储备的那什么没有了。




喻文州奇怪,不会吧,我算好的呀怎么会没了?




就听到对面叶修支支吾吾说。




这个啊,嗯,可能最近几天,用的有点儿多……




……究竟是怎么一个用法。






17.




喻文州严肃批评了这样的行为。


 


摄入量变化导致的磁场异常或许会被实验室捕捉到,这点姑且不论。


 


如果抗药性加大,到最后,吃不消的会是叶修自己的身体。


 


他这么一说,叶修也挺有些不好意思的,可嘴上还是打哈哈,说,噫喻文州,你是不是怕以后你一个人满足不了我呀。


 


然而那边喻文州却突然沉默了。


 


叶修有些尴尬:呃,别这样,我是开玩笑的……


 


可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


 


通话竟然就这么给挂断了。


 


 


18.


 


那之后一天,两天,喻文州始终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叶修有些懵。他也没想到,就开个玩笑而已,对方居然会认真成这样。


 


然后他开始反思。


 


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有些过分了?


 


其实也没有。喻文州毕竟是他收容时期的项目负责人,既然对方都能知道他可以通过这种微妙的特殊方式抑制磁场,那他肯定也知道自己的,呃,稳妥些讲,恋爱史。


 


说实话,他由于这个体质的影响,对这方面感情的事情,已然看得非常淡。


 


但是喻文州的反应,不知怎么的,却让叶修觉得那么一丁丁的不自在。


 


是胸口被微微地揪紧,这样的不自在。


 


有那么一点儿的酸胀感。还有些小小的提心吊胆。还夹杂了那么些,很轻很轻的疼痛。


 


他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像一个跋涉了很久的旅人,满身都是尘埃和沙土,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淅沥沥的小雨。


 


令他整颗心都变得潮湿起来。


 


 


19.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叶修估摸着时候,给喻文州打了电话。


 


都已经隔了这么久了,喻文州也应该消气了吧?叶修不大确定地想。


 


他考虑了非常多的应对方案。叶修几乎将对方所有可能的应答想了个遍。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光的缝隙之中,喻文州这三个字的含义,竟然已经变得这样丰满了。


 


等那个人回来的时候,他可能需要作出点表示……不对,大概现在就可以打个提前量,试个水,至少预先打探一下态度,日后也好调整应对。


 


听筒忙音的时间似乎有些偏长了。叶修咽了咽口水,默默把关键细节在心里头滚过一遍。


 


首先,先叫个文州试试吧。


 


 


20.


 


然而要不怎么叫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是叶修,也有预测失败的时候。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当他再一次拨入喻文州给他留下的这个号码,在耳边出现的,竟然不是那个熟悉的、温和的声音。


 


听筒中冰冷的女声机械地宣读着。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以下内容和本篇无关(←


呜呜呜说出来你们不信哇今天看私信居然有天使撸了第七幕的repo!我还是第一次收到长评我的天!除了基友会好心施舍我(不)而且wodema写得好长啊并且看得超认真!开始觉得愧疚因为我其实还没有想清楚之后的剧情(划去)总而言之感动到语无伦次无以为报只有更新!!(←



评论

热度(308)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