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叶修看了会沉默喻文州看了要吃人(上)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


*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


*非常变态!!非常污!!


*修修的设定参考scp166((


*食精情节高能警报!!


*不过脑子的大纲文


*OOC,OOC和OOC




 


(上)


 


 


1.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科学所不能解释的灵异现象,只不过或是没有被公之于众,或是沦为了谣言甚至传说。


 


喻文州工作的实验室就是这样一个负责收容灵异个体的机构。


 


有一天,实验室收容了一个人类,喻文州被指派为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人类作为灵异体被收容的情况并不常见,但也不能算绝无仅有,然而这个个体有些特别。


 


他档案上写的收容起因居然是:一见钟情者过多。

喻文州一看这个记录过往情况的档案表,好嘛,确实是追求者如云。在正儿八经的档案上,这么一项一项地列出恋爱经历仿佛有些搞笑。但是喻文州清楚,既然这个人会被实验室所注意到,那么这种异于常人的恋爱感就不可能是自然或者正常的,而是灵异磁场导致的结果。




不过这些都不是这份报告最亮瞎眼的地方。


 


最高能的地方在于,在报告最后磁场的处理措施中,赫然有一项这么写道:


 


根据观测,该个体在食用精//咕//子后,其磁场反应显著削弱。


 


 


2.



哪怕喻文州秉持着科学精神,在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也被惊呆了。


 


第一想法就是,哇哦,这个到底是怎么被观测出来的?


 


这个问题真是挥之不去。不过当喻文州真的见到那个灵异体的时候,他脑内挥之不去的想法又换了一个。


 


……这个处理措施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


 


这个语气之间的微妙变化请你们自行想象区分一下。


 


 


3.


 


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是受到了磁场干扰。


 


虽然灵异体此时已经被收容在了一个专门由能够阻隔磁场作用的金属和矿物所筑成的房间内。


 


并且他是通过室内的鱼眼摄像机同步进行观察,距离灵异体的实际距离大约有三公里左右。


 


并且他身边的同事们似乎完全没有这种现象。


 


……好的吧。喻文州承认了。


 


他可能是恋爱了。


 


 


4.


 


灵异体作为人类时期的名字叫叶修。


 


实验室中被收容的个体,哪怕曾经是个人类,在被纳入收容的同时,也会理所当然地剥夺掉姓名,仅仅以代号称之。


 


报告单当然上不会列上这些已经彻底消除了的无意义信息。


 


所以喻文州晓得对方的名字,是在他暗地里私自释放了这个灵异体之后。


 


 


5.


 


他把灵异体藏匿在一个地下室里。


 


当然这个时候已经不好叫他做灵异体了,该称呼为叶修。


 


地下室是早就布置好的,周围也安置了实验室里那种金属与矿物,但是毕竟只有私人财力作支撑,不能达到实验室里那种隔绝效果,规模也小很多。


 


喻文州有些愧疚,说抱歉,虽然把你放了出来,可其实在这里你也依旧不能乱跑。


 


叶修回,还行吧,反正我本来就宅,好歹你这边没有那些实验项目了,还挺不错的。


 


喻文州说,其实或许也没你想的那样好……因为这边的隔离措施不很完善,如果不采用适当的方法压制你的磁场效力,大约实验室找到我们轻而易举吧。


 


于是叶修就问那有什么方法你说说看呗。


 


于是喻文州就和叶修说了报告书上的观测结论。


 


恩,你们都懂得。


 


……然后叶修看喻文州的眼神就很意味深长了。


 


 


6.


 


喻文州尽量表现得诚恳:我尊重你的想法。你有选择的权利,要是不乐意,可以回到实验室,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会安排一些能帮助你逃脱的事宜,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我就无能为力了……


 


叶修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那好吧,可以先试试,说不定在这里好些呢?毕竟做实验又累,又不习惯,还怪不舒服的。


 


这句话反向地理解一下。


 


然后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7.


 


说过的,我比较宅嘛。叶修笑了笑。


 


然后在这一刹那,不晓得是不是喻文州的错觉,总觉得对方褐色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金灿灿的,周围的空气仿佛震动了一下。


 


这一切都结束得很快,叶修像是什么也没有察觉,很无辜地眨了眨眼。但喻文州是知道的,这就是磁场发挥作用的瞬间。


 


叶修自己恐怕也是没有自觉的,这很正常,因为灵异体也并非一定能够了解自己,对于那些习惯了普通人类生活的个体,则尤其如此。


 


可是……喻文州竟然也觉得自己没有受到影响,恩……这就有些奇怪了。


 


 


8.


 


然后叶修就在喻文州这儿住了下来。


 


小日子过得……怎么说,的确贯彻了喻文州一开始的预警,过着非常有声有色的生活。


 


但是喻文州非常节制。


 


节制到叶修都怀疑自己磁场是不是治好了。


 


在磁场范围内喻文州每天都与他进行着接触,可是这个人被磁场干扰的情况,却好像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他俩每隔一天做一次,一次各自只来一发,完了就结束。


 


做的时候喻文州会收集精//喵叽//液。


 


一来,储备次日的使用,二来,也防止一次性的摄入量过大,使用不当产生抗药性。


 


每次这个时候叶修就特别耻,比口还耻。


 


毕竟口还可以说是为了他爽我也爽。


 


可拿试管采集这种东西是为了干嘛。


 


一想到这个是为了不久的未来给自己吃的,叶修简直要耻进被子里去了。


 


 


9.


 


叶修特别不满。其实喻文州的就算了,为什么连他自己的都要收集?


 


别吧!至于吗!叶修忍不住说。




至于。喻文州回应得非常淡定。不收拾掉你又要偷吃了。




叶修:我没偷吃过!




喻文州:你收容期间我是你项目的负责人。




叶修:……哦。




叶修:那什么,喻文州你是不是性冷淡?






10.


 


这话真的是合理怀疑。


 


且不论喻文州令人发指的次数和频率上的规定。


 


他们做的时候,这人几乎很少直接射在里面。


 


当然这种话叶修自己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


 


可是并不能阻止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做的时候居然不射在里面这点真的超不爽。


 


生理性的那种不爽。


 


呃,可能心理性的也有那么一点点吧。


 


 


11.


 


所以他的磁场问题其实完全没有得到改善,甚至是不是还变得更严重了。


 


叶修忧郁地想。







评论

热度(40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