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天下一品(一发段子)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陈年梗的段子速成


*修仙美食趴的毒性发挥


*OOC,OOC与OOC!








叶修是苏杭一带无人不知的名厨,四方菜式样样精通,最拿手是一道一品烧鸡。


 


做法呢,当然是秘而不宣,只晓得是经由秘方腌制,慢烧快烤,以致肉质细嫩,表皮香脆,号称天下一绝。


 


他在的嘉世酒楼有块御赐的牌匾,上书天下第一楼,就是当年皇帝尝了这位大厨的手艺。吃了那道烧鸡,大感此真乃厨中一品,因而坊间起名,一品烧鸡。


 


喻文州是只狐狸,爱吃鸡的那种。修得三千六百个岁天,道行完满,妖力深厚。


 


一定要说,可能只有一个弱点,就是很爱吃鸡,一道做法上桌,光是香气就要反复品味。他自己当然已经很不屑于时间,不介意闲情雅致,不过的确搞得身边妖老是觉得,喻文州这大妖道似乎当得也很不霸气,像是闻个鸡味儿就要发愣的主。


 


这只狐狸本来定居在广州,按理说应该是美食之都,吃喝不愁,然而毕竟活得太长,时间久了,就不满足于一方口味,开始想着去尝遍天下。


 


于是一路北上,一边吃一边走,就这么慢吞吞地来到了苏杭,听说有个天下第一楼,就想着过去看看。


 


这一看不得了,正巧是一品烧鸡出炉的时候,烧鸡的大锅一掀,香味立马铺了半条街。


 


狐狸喻五感何等惊人,隔着三条大路顿足回首,走到街头,一拐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等在街中央嘉世酒楼站定,已经眼睛都要红了。


 


他也是见过天下美食的妖了,光从门口遥遥远远地一望,心里已经有了半个底,那半架烧鸡挂在钩上,油光水滑,焦香可人,恰到好处,就晓得,这一品称号确是实至名归的。


 


等着大饱口福的队伍已经排到了酒楼外,狐狸喻在烧鸡弥漫的香味里呆呆地沉迷了半天,忽然顿觉不妙。


 


当然并不是因为烧鸡排不到了,今日本来就没希望排到,而是因为他就这么一恍惚,本来好端端的障眼法,这会儿居然就要破了。


 


狐狸喻内心大囧,大庭广众,不好捏诀,赶紧随便找了个地方想躲起来,才翻了一堵墙,噗地一声,耳朵尾巴就这么给露出来了。哇,那真是好丢妖脸啊!


 


而更加尴尬的是,在他的面前,大厨叶修正窝在石板凳上啃着鸡腿。鸡腿来自旁边一只可怜的烧鸡,瘦儿吧唧,边角还略有烧焦,形象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造型毁了,没有端上桌,被内部消灭了。


 


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叶修盯着喻文州,从耳朵看到尾巴,嘴里嘎吱嘎吱地嚼着腿肉,香儿吧唧,表现异常淡定,出妖意料。


 


半晌,喻文州开口道,这位兄台,这可是一品烧鸡啊?


 


叶修下意识就回,是啊。


 


然后就看到喻文州狠狠地抖了抖头顶两只毛耳朵。


 


……你想吃么。叶修问。很贴心,不过其实是因为看不下去这幅很馋但我要矜持的景象了。


 


喻文州很谦虚地说,想。


 


那天最后叶修既没有去报官,也没有叫来道士,而是和这只狐狸一起分掉了一只造型毁了的烧鸡。


 


后来狐狸摸清了叶修的住处,找人越发地熟门熟路。叶修在做菜时好像总会不小心毁掉个一两盘,不是菜品个头颜色什么的不对,就是乱糟糟的端不出去。


 


后来狐狸逐渐听闻一些消息,说是嘉世楼真叫日复一日地不比当年,也学会应和这世道,缺斤少两、以次充好起来,是晓得银子的好处了,这般小家子气兮兮,还敢叫做天下第一楼么?


 


再后来,叶修给他研发了个新菜种,是一道白斩鸡,这回并没有皇上叫好,但大约要借自家烧鸡的名气,嘉世楼里起名,叫做一品白斩鸡。


 


喻文州嘴也是很刁,尝过之后,直言不讳,说:这个白斩鸡确实很好吃,但比起那道烧鸡来,还称不上一品。因为我吃过更好吃的白斩鸡,实不相瞒,就在我老家。



叶修也很诚恳,告诉他说,这我也不奇怪。实际上,虽说我会做四方菜式,可是自从进了嘉世楼,也没机会再云游四方,自认早就不算名副其实。过去这么多年,总有更新换代、层出不穷,就算哪天真的把天下都再脚踏实地走过一遭,那都还不一定能说准呢。所以,虽然我这道烧鸡被称为一品,可事实上,谁知道天底下第一品的烧鸡究竟在哪里呢?



喻文州说:你讲的是呀,所谓天下美食,哪有在一个地方就能一网打尽的?


叶修笑了笑,心里却想,瞧你这话说得,好像是已经收拾好行李,明天就要准备出发啦。


他没说出口,可是喻文州却好像与他心有灵犀,他说,我本来是打算吃遍天下,自从道行圆满之后,我以为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不过,我现在有比这更想做的事了,虽说原本是为了云游才出发,可现在,却宁可不要云游。



听他这么说,叶修真的忍不住笑了。


 


你别随便就放弃嘛!他欢快回应,至少要先听我讲讲吧?


 


本来我攒足了盘缠,就打算要走,去哪里还没想过,可一定是哪里都要去的。去学一手踏踏实实四方菜式出来——可这也不过是因为我喜欢罢了,从前都没有想过,这手艺要用来做什么,反正,绝对不是为了在天下第一楼里当个大厨就是。



但我现在大约想到了。叶修看着喻文州,很慢地说道。


 


喻文州笑眯了眼,神情难得很像只狐狸。他毕竟是修为圆满的大妖了,白衣一袭,墨扇一把,此时也很翩翩君子。当然除却头回相遇,喻文州再没有露出过耳朵与尾巴,但这时候叶修看他,却仿佛又要看到那条毛尾巴悠哉哉地摇起来,像是他们初遇的时候,叶修扯下一只鸡翅递过去,狐狸接过来,垂着眼睛啃,面上看来只是适当的高兴,可是背后连尾巴也晃悠悠地摆动起来。


 


这回也再一次把叶修逗乐了,边笑边讲,看来我俩想法,和吃遍天下,好像并不矛盾,你觉得呢?


最后,叶大厨离开了嘉世酒楼,坊间有传言,一说是曲高和寡,不要再染世俗泥尘,一说实则他走得也不大情愿,个中缘由,众说纷纭,喻文州一概没问。


 


他是晓得叶修走的那天下雪,叶修走过半条街,喻文州就站在街口。读书人要作斯文,入冬也要带把纸扇,妖却不必,倒是喻文州惯常一身雪白,与他毛色如出一辙,这回却披了鹤氅,长发束起,青丝之间一抹月白颜色,寒风里闪闪烁烁。


 


叶修走近了揶揄他:是怕我找不见你?


 


喻文州看着他冻红的鼻尖,最终还是摇头笑道:非也,是换作,绿水青山。










End.






梗来源是不知道当初哪里看到的,喻文州很爱吃鸡,以至于让人怀疑上辈子他是一只狐狸(←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