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喵

半个叶粉,见不得别人黑叶,叶神必须帅,玩恶俗丑化梗的都去死好吗

[喻叶]银之龙(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架空西幻下的龙paro


*四月是你的点文第一弹@夏猫


*OOC,OOC和OOC


 


 


银之龙


 


 


1.


喻文州见到了一条龙。


一开始他并没察觉到面前的庞然大物会是一条龙,但等他认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龙幅度轻微地动了动它的尾巴,竖着石笋一般倒钩的尾端滑过他的面前,被宽大尾羽扫过的地方发出悉索的沙沙声,一颗细碎的石子蹦跳着,最终停在距离他的脚尖不到一寸的地面。


比遇到一条龙更加可怕的事,是这条龙已经醒了。


 


 


2.


龙窝在它自个的翅膀里,灰色的羽翼围出一个巨大的巢穴。现在这个巢穴松动了一下,它的鳞片在羽毛的缝隙间闪过锐利的光泽,但却看不出是什么颜色。


红龙好战,蓝龙惰懒,黑龙贪婪。龙的颜色是非常重要的判断标准。


喻文州放下法杖的时候非常冷静。


 


 


3.


龙张开了眼睛,金色的竖瞳在昏暗的洞穴中闪闪发光,像是两块巨大凝冻的火焰。


它的眼睛只比他整个人小一圈而已,里头清楚地倒映出喻文州的身影。


喻文州摊开双手,试图证明自己毫无恶意,虽然这个动作依然危险非常,但总比妄想战胜一条龙要明智得多。


时间比想象中要更加漫长,山洞里滴答的水声惹人心乱。他那把长长的法杖被遗弃似地放置在脚边,沉默得像是一截枯木。


一片寂静之中,巨龙缓慢地昂起了头颅,接着微微地张开了嘴,从喉咙里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喻文州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面前的这条龙,它原来是在笑。


“我睡了多久了?”龙问道,它的声音在空旷的洞穴中回荡。


“我不知道。”喻文州老老实实地回答,“或许很久了吧。”


龙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又问:“那你知道这里附近的那个村庄,里头住的魔法师是叫什么名字吗?”


“我知道。”喻文州说,龙的眼睛有一瞬间亮了亮,“但如果我没弄错,那个镇上唯一的魔法师似乎就是我。”


这回龙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才轻轻地说道:“看来我确实是睡了很久了。”


 


 


4.


龙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这个山洞深处的空间已经非常宽阔,但当龙蹲着抬起头的时候,它脑袋上的龙角还是碰掉了洞顶上的几根钟乳石。


尖锐的钟乳石掉下来,摔在龙背脊灰乎乎的鳞片上,啪啦啪啦地断成几截,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被龙用尾巴随意地扫进他身后的湖水中。


它的鳞片像盔甲一般坚硬。喻文州看着这场景,在心里头默默地想。虽然对于有色龙来讲,它的体型就像是连龙骨都没长硬的幼龙一样,但其实它应该已经成年了。


湖面的水纹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照亮湖边龙尾端的羽稍。


喻文州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惊讶流露到脸上。


他面前的,竟然是一条银色的龙。


 


 


5.


银龙动了动它宽大的翅膀,期间艰难地调整了几次姿势,终于成功找了个不会磕磕碰碰的静态动作,安静地环绕着湖水趴了下来。


传说银龙在阳光下,全身都会发出的新铸银币般的耀眼光芒,但是洞穴里显然没这个条件,它整条龙都显得灰不拉几的,只有侧腹靠近湖面的鳞片,隐隐约约好像反射了点可怜的湖光。


发光的这个描述除却一个判断的标准,别的压根没什么大用,但这也是书本上对银龙唯一的描述了,人类对这个龙种几近一无所知。


“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个魔法师。”银龙看着他,得出了结论。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恕我冒昧,这是指……?”


“别这么担心呀。”银龙无趣地摆了摆尾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歪了歪脑袋。


“我来猜猜你在想什么,如何?”它很有兴致地说道。


“好。”喻文州点了点头,他除了接受龙的提议以外别无选择,哪怕其实他心里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里。


“你在想……”银龙眯了眯眼睛,“你在想,红龙冲动一根筋,蓝龙嗜睡不管事,黑龙自大认死理,可是这条龙是什么特性呢?书上怎么没说呀。”


它说对了。喻文州吃惊地想。虽然它自己也作为一条龙,表达的方式要亲昵得多,但原理上确实是一样的。


“我说的没错吧?”龙看着他,眯着眼愉快地说道,“你们人类很有趣。虽说大部分龙不认同,但你们总结出来的规则,真要用起来也挺高效的,我很中意。”


“您看过人类写的书吗?”这下喻文州也有些好奇了,他忍不住问道。


“没看过,你们的文字我看着吃力。”龙说着,突然垂下眼,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神情,“不过用不着我自个看,以前有人常常拿过来,念给我听。”


 


 


6.


喻文州第二次来到洞穴中的时候,带了几本他自家小屋里的藏书。


银龙正垂着脑袋打盹,听见脚步声,有些慵懒地抬起了眼皮。


“您好,龙先生。”喻文州试探地说。他的行动称得上是胆大包天,但心里对于这个物种还存有一丝基本的顾忌。


龙看见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不过从它抖动耳羽的样子来看,它实际上非常高兴。


“真是惊喜的客人呀。”银龙坦率地说道,“见过我,还愿意再过来的人类,你是第二个。”


喻文州笑笑,他总不能说,自从上次见了这条龙之后,他内心中魔法师独有的求知欲便按耐不住地蠢蠢欲动,终于是忍不住又跑了过来。


“看来我们需要打个招呼,重新认识一下。”龙单方面地做出了决定,“我想想……要不你伸个手试试。”


龙问得很有礼貌,但说实在的,从客观上来讲,作为单独面对了一条龙的人类,喻文州依然不敢拒绝它的任何请求。


喻文州有些犹豫地伸出了手,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龙竟然把脑袋凑过来,用鼻尖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心。


“握手和贴面礼,我记得是你们人类打招呼的方式。”龙体贴地压低了声音,温热又湿润的气息吹上他的掌心。


它这种各取一半的问好方式实际上已经与人类的习俗无关了,但反过来现实地想,无论用人的脸颊去贴上那张巨大的龙脸,还是用人手去握住锐利的龙爪,那似乎都会变成一个恐怖的画面。


“您和书里写的龙真的不太一样。”喻文州有些惊奇。


“你和一般人也不太一样。”龙回道,然后缩回脑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


这动作看起来像是个威胁,龙从微微张开的大嘴里露出它又长又尖的牙齿,那些个骑士小说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描述吗?下一刻要么是骑士拔剑抗击,最终战胜并杀死这条龙,要么就是龙张开血盆大口,残忍地吞食掉它面前有勇无谋的挑战者。


然而这两者并不适用于目前的情况。


“龙先生,恕我直言。”喻文州看着龙诚恳地说道,“您在和别的种族交谈时,像刚刚那个动作,可能最好还是少做为妙。”


“你怕我吃了你?”龙维持着蹲着的动作,小小地咧了咧嘴,这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偷笑。


“那倒不是。”喻文州笑了笑,虽然他并不能发誓自己从见到这条龙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想法。


“但其他人会不会这么想,我就不确定了。”他说,想了想还是补充道,“毕竟,通常大多数人都认为,龙是强大又残酷的生物。”


“那看来你不属于多数生物之一。”龙得出结论,然后好心情一般地摇了摇身后那条长长的尾巴。


 


 


7.


喻文州把他带来的书给龙看,当然这个看,只是过一眼封皮的那种。


很神奇,龙竟然认识里面几本年代久远的书籍。


“这本我见过。”龙用尾巴尖指了指一本又厚又旧的硬面书,“里面有提到龙的种类和交涉方法,很有意思。但他在银龙那章一个字都没写,可惜了。”


“我记得您说过书里没有对银龙的描述。”喻文州忽然想到,“为什么会这么说?”


“很简单。因为我就是银龙,银龙就是我。这片大陆上,除了我不会有第二条银龙给他们写了。”龙狂妄地说道,尽管不知它自己有没有注意到,这话听起来有一丝难言的寂寞。


“其实小说里有。”喻文州辩解道,“三个银币一本。”


“这么贵。”龙听起来好像很嫌弃,“中级魔法学也只要三个银币。”


“现在涨价了,要一个金币。”喻文州解释,“几年前的新条规,魔法学相关的书籍全部要有教会发行,全大陆统一定价。”


“哪个教会?”龙问。


喻文州没想到它会对这个感兴趣:“金翅教,你听说过他们吗?”


“还没换啊!”龙好像有些吃惊,但它随即又像是挺高兴的样子,甚至有些激动地动了动翅膀,“我以前就想去看看他们的那个首都,听说到处都是金灿灿的雕像,都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还是不是闪闪发亮的那种。”


它这话说得尤其像一条龙,其实这没什么好特地提及的,说一条龙像龙实在太过理所应当了,这简直是一句废话,但是,谁叫面前的这位银龙先生,它大多数时候一点也不像是一条龙呢?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银龙有些奇怪。


“没什么。”喻文州轻松地扯开话题,“可为什么不飞过去呢?对龙来讲,或许教会城离这儿也没那么远。”


“我本来是打算去的。”龙说,不知怎么的,它身周的气息似乎突然凝固了起来。


一滴冷水从钟乳石上滴落下来,湖面漾开一圈细微的褶皱,倒映在银龙明亮的眼睛里。喻文州意识到,他刚刚显然说错了什么。


“我在等一个人,和我一起去。”龙说。


它眨了眨眼,火焰般的虹瞳抖动了一下,有一瞬间喻文州觉得那其中就要滚落出泪水,但是并没有。


龙只是安静地、沉默地收起了翅膀。


 


 


8.


喻文州已经习惯把书带过来,然后再念给龙听了。


严格来讲,这不是一个无偿的行为。因为龙在听完一个段落后,总会和他分享它自己的见解。在这方面,这条龙时常展现出超越黑龙的自信,不过它确实有这个资本。


银龙观点犀利、通晓古今,以至于喻文州在选书的时候,必须挑选一些年代较近的崭新学派,不然很可能他才讲了个开头,龙很快就想起了整本书的内容。


不得不说,和银龙的交流是个愉快的过程。作为镇上唯一的魔法师,喻文州从前大多数时间都只能独自和书本交流,现在终于遇到一个志同道合、学识相当的书友,哪怕它是一条龙,也是件足够令人欣慰、让人雀跃的事。


“我自从离开学院以后,已经很少有像这样一场收获良多的学术对话了。”喻文州满足地叹道。方才银龙向他解释了龙息的运作原理,喻文州与它讨论,竟然发现龙息与人类的法术之间,居然存在着异曲同工之处。


银龙也对法术相当感兴趣,它回忆起以前见过的许许多多的魔法师,从伞到扫把,他们拿什么做魔力媒介的都有。


“你用的是什么?”银龙好奇地问,它好像没见过喻文州拿武器时候的样子,这大约是对方展现善意的一种方式。


“我下次带给你看。”喻文州温和地说道。


 


 


9.


喻文州轻轻摇晃了下他手上的法杖,上头各种奇妙坠饰仿佛在呼应他的动作一般,发出清脆的郎当声。


他向龙解释:“它的学名其实叫做巫杖,是将魔力转化为自然力的一种法杖。”


“自然的什么都能控制吗?”银龙瞪大眼睛,凑近了看。


“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喻文州说着展示了一下,湖水在魔力的牵引下,如同沸腾一般翻滚着激荡起波浪。


“很不错啊。”龙用爪子碰了碰水面,“能用这个降雨吗?”


“小规模的话,可以。”喻文州说,顺手把法杖晃过一个恰好的弧度,停止了这个法术,“但是会费点力。”


“没什么攻击力,不过挺实用的。”银龙中肯地评价,“我见过很多强力的法术,也很费力,但大多数不能伤到我。说实话,还不如这个呢。”


喻文州听着,突然想到。


龙在受伤后,是会陷入沉眠的。


 


 


10.


“我还是决定,要出去看一下。”


有一天,龙突然这么说道。


那时候他们刚讨论完关于治愈咒方面的问题,喻文州刻意而又巧妙地避开了教会的神圣魔法,但是没想到,银龙听完后思考了一会,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喻文州的第一个想法是,可能龙本来就知道白魔法的事情,因为他很确定自从那次无意的冒犯之后,他再也没提过教会两个字,但他又随即意识到,说不定龙其实早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只是始终没和自己说过而已。


喻文州不出所料地发现,他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失落,不管是他对于龙如何做出决定这一过程的猜想,还是放在龙向他宣布这个决定的现实,都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孤独。


“出门前我是不是该久违地收拾一下。”龙看了看自己不知多久没见光了的羽毛,虽然它有用湖水洗澡,可还是禁不住它们因为窝了太久而显得乱糟糟的。


它真的一点都不难过吗?喻文州忍不住想。


他还是第一次像这样,在心里偷偷地、有些责怪意味地去埋怨一条龙。


 


 


11.


“漂亮吧。”龙说着,炫耀般地昂起头颅。


就在刚刚,因为看不惯一条龙在小小一汪湖水里打滚的样子,喻文州直接用法术给它冲了个淋浴,甚至之后还附带了梳理羽毛和用热风吹干的友情服务。这么大条龙呢,三个法术下去,他差点没用光魔力。


不过这些辛劳都是值得的,现在,这条龙变得干净整齐,正如那本三个银币一本的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喻文州仿佛是突然意识到一般想着,他之前竟然没发觉,龙原来是这么美丽的生物。


银色的龙张开翅膀,雪白的羽绒在暖风中激扬地颤动,巨大的羽翼拍动着,在地面扬起温热的飓风。


“你叫什么名字,魔法师?”龙在风中问道,它扬起的龙角在阳光下如同白银打造的一般闪闪发光。


“喻文州,你呢?”喻文州回答道,他必须大声说话,不然在这强烈的风中,他的声音就变得像是会消失一样的弱小。


“我叫叶修。”龙回应他。这大概是龙语音译过来的名字,因为龙说出修这个音节时,它就像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嘹亮优美的龙吟。


叶修仿佛渴求着飞翔一般,不断拍击着翅膀,喻文州不得不努力睁大眼才能看着它。


这风真大,刺激得他眼眶都快湿润了,他手中法杖上的挂饰被吹得叮当乱响,总感觉下一刻,银龙就要在这风中腾空而起,消失在天空中一朵遥远的云彩背后。


 


 


12.


龙起飞了。


一时间,一股强力的风压让喻文州坐倒在了地上。再抬头的时候,他只看见远天白色的云彩下,银龙那条修长灵活的尾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他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高高的云端之上,银龙侧着身子鲸跃而出,又徐徐降下,腹部细密的鳞片闪烁着,好像整齐排列着的新铸银币,闪耀着隐入如海的云层。


他走了。喻文州有些发愣地想。叶修,一条美丽的、绝无仅有的银色的龙。


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反而没有预料中的那么悲伤,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受,但他的内心十分平静,就像是冰层下没有一丝波纹的河水,安静又沉默地流淌到某一处遥远的海洋。


该走了。


喻文州想着,然后转过身。阳光直射下来,他闭上眼,感受到一阵空荡的浪潮正冲刷过他的全身。


 


13.


该走了,可是去哪儿呢?


要不就教会城吧。喻文州乐观地想。虽然以他一个人类的速度,等他过去的时候,叶修肯定已经走了,但至少这样一来,他以后再遇见叶修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聊聊白魔法了。


有了目标,接下来就是怎么去实行。喻文州认真地思考着,他那一屋子的书,到底是该带着走呢,还是干脆全部送掉算了呢?


他想得很专注,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分神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阴影已经笼罩住了他。那并不是天上任何一片恶作剧的云朵,因为与之伴随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烈风,和风中翻滚下来的,一支挺拔的、银色的羽毛。


风很大,他很不给面子地摔倒在了地上。


 


14.


“嗨,这位魔法师。”


他头顶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轻松愉快的语气听起来,总好像有些幸灾乐祸的调调。


“我正巧还缺个旅伴,看在你也是个魔法师的份上,要一起吗?”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篇写了魔法师喻x叶修龙的故事,如果点文的小伙伴发现这个设定和点梗存在了微妙的不同……请允许我采用这个各取一半的偏题方式(躺


写完这一篇,感觉归档里“我的对象不是人”这个系列又壮大了一点诶(x


以及关于文中出现的魔法系统,在我的脑洞之中它是存在一个体系的(严肃


在我心中,魔法也是要讲逻辑、讲科学的(认真


此外剧情上留出来的部分大约不会进行补完,所以尽可以放心地脑补_(:з」∠)_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共5933 字


2016.3.19


 


 


 


 



评论

热度(542)